首页 / 消费 / 王家卫首次拍卖张国荣戏服,背后是上千亿的“衍生品”市场?

王家卫首次拍卖张国荣戏服,背后是上千亿的“衍生品”市场?

“他代表了电影人们理想的一种创作状态:一切为了电影,其他只是笑谈。”

苏富比拍卖行宣布,将与王家卫合作,在十月份举行“泽东库藏”拍卖专场,来纪念“泽东电影”三十周年。三十件展品,包括服装、道具、造型、海报以及个人收藏等,还有张国荣在《春光乍泄》中穿的黄色皮衣,对于拍卖引发的外界议论,王家卫如此回应道。消息引发了外界对他“是否缺钱”的质疑,网友评论道“没有钱的电影就是一盘散沙,顾里如是说”。

拍卖物品中引人瞩目的还有王家卫首个电影 NFT 作品《花样年华 – 一剎那》,于10月9日登陆苏富比香港秋拍。NFT内容为王家卫在1999年拍摄的经典电影《花样年华》中的未披露剧情片段,仅发行1版,NFT 时长1分钟31秒。NFT即非同质化代币,比特币、以太币属于同质化代币。近日数字视觉艺术家Beeple的一套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以NFT形式拍卖出近7000万美元天价,NFT在艺术圈、游戏领域备受追捧,拍卖屡创新高,更可能与元宇宙概念结合。

王家卫也要玩转区块链了,最终落槌价将会是一个天文数字吗?是需要回血,抑或是对影视道具IP衍生市场的一次探索?

王家卫电影背后的资本账

“是缺钱/欠债了吗?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我们众筹。”类似评论不仅出现在这一次拍卖消息宣布后,也出现在王家卫监制,张嘉佳执导的《摆渡人》上映时期,同时也出现在每一次泽东电影旗下艺人们出演作品与大众预期不符合之际。

例如“文艺男神”张震宣布出演古偶剧《三生三世宸汐缘》之时,又或是另一位男神、影帝梁朝伟出演豆瓣评分3.6分的《欧洲攻略》之时。

这一切,当然与影迷对王家卫的情怀滤镜与高期待值有关,与泽东电影的江湖地位有关。这家公司由王家卫和刘镇伟联合创立,拥有“一帝三后”——梁朝伟(2018年宣布20年约满)、张曼玉、刘嘉玲、巩俐等人的经纪合约。

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世界级大师,“墨镜王”是中国第一位斩获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的导演,曾任第63届柏林电影节评审团主席,他的电影将柬埔寨、布宜诺斯艾利斯等多个小众旅行地带火,成为了文艺青年“有生之年”系列的朝圣之地。《花样年华》助梁朝伟斩获戛纳影帝,《重庆森林》《春光乍泄》《花样年华》《2046》让梁朝伟四度夺得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帝,《重庆森林》令梁朝伟摘得金马奖影帝。《一代宗师》为章子怡带来7座影后奖杯。

尽管无台本拍摄、十年磨一剑、“一剪没”逼疯无数演员,但对人孤独处境的追问,标志性的迷离色彩和有辨识度的音乐,求不得的爱欲,构成了“王氏美学”,王家卫在影迷心中的神级地位毋需赘言。

泽东电影缺钱吗?当我们将目光投向其近年来的项目,看起来似乎市场商业表现不容乐观,成金扫帚最烂电影的《摆渡人》4.82亿票房,但需要10亿票房才能回本,作为阿里影业首度试水之作,口碑票房均失利,财报显示,2016财年,阿里影业因“个别项目票房不如预期”,内容制作版块亏损人民币2.435亿元,文隽批评为“有钱不一定能拍好电影”。透支口碑的《欧洲攻略》1.53亿票房,成本高达3亿,未能回本。

重制上映的《一代宗师3D》报收3.52亿元票房,且没有沦为“情怀圈钱”的“伪3D”重映,算得上可圈可点。万玛才旦执导,王家卫出品并监制的《撞死了一只羊》票房为1038.5万,但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最佳剧本奖。

但这些并不妨碍每部有“王家卫”名字的作品,总是拥抱豪华投资阵容和全明星卡司。无论是演员还是资方,与大师级导演合作的动机并不是只求商业回报,更多是瞄准了奖项。

需要认知到的是,艺术电影并不等于亏损、不等于只有内地票房这一条路径,其IP价值也不能仅仅用票房成绩来衡量。王家卫、贾樟柯等文艺片名导,多次现身三大国际电影节,在海外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大都并不完全依赖于国内票房,而是海外发行、流媒体发行等“多条腿走路”,释放长尾效应。

例如两人均和欢喜传媒形成了股份绑定或签约合作,将作品授权给欢喜首映。根据欢喜公告,向导演王家卫及陈可辛发行股份,市值接近9亿港元,与王家卫签署了4.5亿的网剧。

采访显示,泽东影业牢牢掌握着亚洲版权,片酬之外还有票房分成,《蓝莓之夜》背靠Studio Canal,第二周以23 万观影人次跻身法国票房前十。

最近王家卫的名字频频出现,则是由于泽东电影制作,企鹅影视出品,王家卫任监制兼总导演的剧版《繁花》即将播出。该剧改编自金宇澄的茅盾文学奖获奖方言小说,同名电影也在筹备当中。此前《繁花》剧版仅仅发布了一则预告片,便因片中胡歌十足的“老上海腔调”而刷屏。“无台本拍摄”的风格是否会延续到剧集中,以及又一部“名导下凡”之作,会续写传奇还是颠覆印象,都成为粉丝关注的问题。

道具拍卖火热:
阿里等巨头进军衍生品市场

本质上,道具拍卖应当被视为“影视售后”和“粉丝经济”的一种,既是对IP自身价值的进一步开发,同时也延续着IP生命周期,持续扩散IP影响力。与其开启嘲讽模式,不如将其视为王家卫对影视道具IP衍生品这一蓝海市场的进一步探索。

片方或剧方意欲缩减道具和服装成本,增加收益,需要通过租借退库和拍卖等方式,提高运转效率,经过明星效应加持,拍卖无疑是最高效的方式。

在国外,玛丽莲·梦露在1955年《七年之痒》电影中的白色裙子经典造型,日前在洛杉矶一场拍卖会上以460万美元售出。传奇影业此前联合美国一拍卖网站,将魔兽电影中的近477件道具进行了拍卖,包含莱恩国王的长剑及全套盔甲、卡德加长袍及法术书、迦罗娜匕首、鸡腿杖等多样道具。

在国内,拥有粉丝高情感粘性的耽美剧,以及爆款甜宠剧,成为探索剧组服装道具拍卖的主力军。知名平台有“双鱼馆藏”等。阿里相关团队亦有意识地推动服装道具公益拍卖,借此打通影视与电商业务。《琉璃》四件服装拍得17万,扮演禹司凤的成毅的两套戏服分别拍出10万元和3万元,饰演褚璇玑的袁冰妍,两套戏服最终成交价为3.5万和7千元。造型受到好评的《司藤》,则售卖女主同款作为“周边”。

《山河令》影视道具拍卖专场中,共有原衣、发簪、水壶等物件在内的11件道具,每件道具的起拍价均为1元,总成交价高达882491元,主角温客行的一套“鬼谷高定贵气红套装”剧组原衣于4月10日在闲鱼上拍出了224601元。

那么,传统印象中不如剧粉狂热的文艺青年群体,是否是一座有待发掘的矿藏?尽管王家卫并不认为自己是“文艺片导演”,但事实上,他的名字总是和“小资”“文艺”捆绑在一起。这部分粉丝有一定的消费力和忠诚度,同时也愿意为“情怀”买单,其热爱往往更为持久。

张国荣逝世多年,每年忌日和生日仍会形成较大圈层范围内的刷屏,集体纪念,足见其恒久远的影响力。此前张国荣的一张照片拍出16万元高价,有理由相信此次泽东拍卖或将刷新纪录。

王家卫正在不断探索着电影IP价值多维开发的边界。今年4月,泽东电影推出了盲盒纪念大礼包等周边。以《重庆森林》为例,当中便包含凤梨罐头,影院剧照,纪念版海报,用旧版海报裁成38×38厘米,卡片,布袋,纪念T恤,还会有王家卫的亲笔签名等等。

另外,此次拍卖显然不乏王家卫对NFT的试水意味。开头已经提到,近日NFT的火热程度。将它应用于艺术领域,能够更好地保护作品的“独一无二性”和艺术家收益,国内已有多名艺术家选择将自己的作品NFT化。

互联网巨头也纷纷瞄准了这一风口。阿里拍卖推出NFT数字艺术专场,随后支付宝在6月联名敦煌美术研究所、国产动漫《刺客伍六七》推出4款NFT付款码皮肤。7月,网易旗下游戏《永劫无间》IP也授权发行了NFT盲盒产品。今年,首款以《西游记》为主题的国产区块链NFT卡牌游戏《西游记NFT》上线。

这次拍卖是否会推进系列电影IP的开发?10月将见分晓。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