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泛文娱 / 热钱涌入元宇宙,投资人究竟在投什么?

热钱涌入元宇宙,投资人究竟在投什么?

一千个用户眼中,对元宇宙有一千个理解。

2021年,元宇宙火了。无论是投资者还是行业人士,都有自己的见解,但不同人口中的“元宇宙”概念并不完全相同。让巨头们纷纷“上头”的元宇宙,到底是什么?

有人从字面意思定义“Metaverse(元宇宙)是Meta (超越)+ Verse (宇宙),一种超越现实的虚拟宇宙”;扎克伯格Metaverse定义为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代平台,或者是具象化的互联网;“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则在招股书中以“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文明”等八个要素来描述这一虚拟世界。

五花八门的定义并未阻挡人们对它的探讨。关于“元宇宙”这一词条,百度指数今年6月才将其收录,8月突然迎来搜索量大爆发。

一位长期研究游戏领域的美元基金投资人进一步对连线Insight解释:“元宇宙本身就是真实存在的,而非虚构之物。游戏行业的很多CEO很早之前便一直坚信这一概念,并且朝这个方向努力。只不过此前投资热度一直没有起来。”

元宇宙百度搜索指数,图源百度搜索

如上述投资人所说,彻底引爆“元宇宙”热度的,便是游戏公司Roblox。今年3月10日其上市当天股价暴涨54%,市值超400亿美金,同比上涨10倍多。即便已经连续两年净利润出现亏损,也未抵挡二级市场的热情。因此,Roblox也被认为是进入元宇宙的“起点”。

此后,元宇宙这个概念被内容、社交、硬件等多领域玩家快速推向风口浪尖,谁都不想错过元宇宙的热度。

据Tech星球报道,继字节跳动以90亿收购VR公司“PICO”后,其4月份斥资1亿元投资的代码乾坤近日在各大应用商店,正式上线元宇宙游戏《重启世界》。不仅如此,字节跳动内部或正开发一款元宇宙社交产品“Pixsoul”,打造沉浸式虚拟社交平台。

除了字节跳动,微软、谷歌、腾讯、网易、HTC、英伟达、百度等国内外科技大厂也不甘落后,进一步争夺“元宇宙”风口。红 杉资本、真格基金等顶级投资机构更是在元宇宙赛道动作频频。

元宇宙的爆红反映了互联网行业的魔幻。目前备受资本青睐的企业,究竟存在什么竞争力?

这一处于早期的风口,目前也开始涌现出蹭概念的现象,融资热背后也开始出现泡沫。

不少游戏大厂多年前的某个产品或者不经意的举动,也被定义为“早已布局元宇宙”。游戏行业的一些从业者们,也开始频频提及元宇宙。

一时间出现的“百家争鸣”,正显现出元宇宙“无法定义、无法预测”的特点。一位二级市场投资人向连线Insight直言,元宇宙仍在雏形期,目前市场上的相关产品距离实现这一概念还很远,至少还需要发展5年,市场才会相对成熟。

01热钱“跑步”进场

不论是Roblox带火了元宇宙,还是元宇宙拯救了Roblox,如今大把热钱正在涌入元宇宙概念股。

8月29日,VR创业公司Pico发全员信宣布其被字节跳动收购后,引起二级市场极大关注。次日,A股多支VR、AR相关概念股发生异动:宝通科技、金龙机电一度涨停;歌尔股份盘中大涨,对此股价变动,其发布公告回应称,歌尔与Pico的母公司小鸟看看公司在VR领域内存在合作。

歌尔股价走势图,图源富途牛牛

事实上,资本市场对元宇宙赛道的热情,近期才表现得较为高涨。2021年之前,外界对于元宇宙的感知停留在影视作品、文字或游戏中,没有一家公司将自己真正定义为“元宇宙”平台。

自1992年,尼尔斯蒂芬森在其科幻小说《雪崩》中首提“Metaverse”这一词后。时隔20余年,2018年影片《头号玩家》上映,才让人们对元宇宙有了进一步的具象化了解。《头号玩家》中,用户可以通过VR设备,体验完全虚拟的世界。

2019年,元宇宙场景从视觉作品转到游戏领域,电音歌手Marshmello在游戏平台《堡垒之夜》举办了虚拟演唱会;2020年4月说唱歌手Travis Scott举办的类似虚拟演唱会,吸引了创纪录的1200万名玩家在线观看。

直到今年3月“元宇宙第一股”Roblox上市后,它在招股书里写到的元宇宙概念,捧红了这个赛道,此后,元宇宙迎来了市场爆发性的关注。

今年4月,游戏《堡垒之夜》母公司Epic Games 凭借元宇宙概念加持,获得新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创下“元宇宙”赛道最高融资纪录;7月,扎克伯克在电话会议宣称“希望在未来用5年左右的时间,将Facebook打造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元宇宙概念是不是又一次短暂的风口泡沫还不能确定,但不论答案是与否,都未影响各大互联网科技公司和资本的热情。由于元宇宙横跨了AI、区块链、游戏、社交等多领域的体验和生活方式,资本也从内容、硬件、社交三个方面侵入元宇宙赛道。

多位投资人向连线Insight分析,在内容方面,主要集中在以“Roblox”“Fortnite”等为代表的游戏。这种产品形态基本构建出元宇宙雏形。

在寻找游戏行业的投资标的上,腾讯在业内表现得最为“饥渴”。

它早在2012年便有所布局,当时腾讯花费3.3亿美元购入Epic 40%的股份。目前,这部分股份的估值约为115亿美元,较其投资时增长近35倍。而在2020年,腾讯CEO马化腾首提“全真互联网”概念。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腾讯投资的游戏公司比例从2019年的6.56%升至17%。其中包括2020年2月,与淡马锡等三家投资机构参与Roblox G轮融资。今年上半年更是动作频频,腾讯已投资超过40家游戏公司,这意味着平均4天就投资一家。

Roblox融资历程,图源企查查

在游戏方面加大筹码的远不止腾讯一家。今年4月份,字节跳动斥资1亿元投资了元宇宙概念公司代码乾坤,8月又以90亿元人民币收购Pico入局VR领域;游戏行业新势力“上海四小龙”中的米哈游、莉莉丝今年也开启了在元宇宙领域的探索。

各个头部厂商发力投入,也带动了底层技术产业链的升级。可以说VR、AR、显示等技术和相关硬件设备是进入虚拟世界的入场券。

海外市场方面,Facebook为打造“元宇宙公司”,通过Oculus设备布局VR领域,并且推出Facebook Horizon发力VR社交平台。国内市场方面,据VRPinea数据统计,仅今年6月,我国VR/AR/AI领域就有27笔融资并购。知名咨询机构IDC预测,2021年全球VR虚拟现实产品同比增长约为46.2%,且未来几年中将保持高速增长,2020至2024年的平均年复合增长率约为48%。

二级市场争相投资元宇宙概念股的同时,一级市场基金们显得更为热情。经纬中国、真格基金、五源资本等一线基金入局。其中,五源资本较具备典型性,把元宇宙赛道的重点领域几乎全投了一遍:游戏引擎方面投资Bolygon,游戏领域投资了Party Animal团队等,虚拟AI方面投资了超参数和元象唯思等公司,在社交领域投资了绿洲VR。其他一些顶级资本也悄悄出手,红 杉领投游戏平台Rec Room12.5亿美元,网易投资社交软件IMVU。

或许在投资者看来,2021年是投资元宇宙的最佳时期,顶级资本今年押注元宇宙符合其追求超额回报的逻辑,而大厂投资的主要目的是获得入场门票。

02被热捧的元宇宙“新星”有何魅力?

资本的聚焦意味着风口将起,但被投资人追捧的元宇宙“新星”们,到底有什么魅力?

一位长期关注Roblox的美元基金投资人向连线Insight分析:“高涨的投资热度与市场标的逐步成熟有关系。比如Roblox、Epic Games等游戏企业,让玩家实现了在虚拟世界里面生活这一愿望,并且把封闭的生产内容体系变成开放的内容体系,大幅延长了虚拟世界的寿命。这些表现和原来的游戏相比,便有本质上的跨越。所以一些公司上市后便取得二级投资人和市场的关注,市值不断上涨。”

“只需打开Epic Games的‘堡垒之夜’就能看到歌手的演出,这种感觉很奇妙。”一位重度游戏用户向连线Insight感叹,“以往的国产游戏从未给过这种体验”。

Roblox作为元宇宙游戏的先行者,平台所有游戏均由游戏玩家自己制作而成。也就是说,每个用户既可以作为游戏玩家,也可以成为游戏创造者,这极大提升了游戏用户的体验感。

目前Roblox有4000万种以上的游戏,并且每天以5万多款游戏的速度不断增加,这样的游戏总量甚至超过了历史上所有游戏公司开发的游戏总和。

而Roblox作为中心化的平台,它的主要收入来自会员订阅服务、付费游戏的销售、游戏内虚拟商品的销售等。这意味着用户出售自己设计的游戏和游戏中的道具时,Roblox也会从每笔游戏交易获利。会员需要缴纳30%左右的“税收”,非会员的“税率”更高。自然,游戏账号和资产也归Roblox平台所有。

近几个月大火的区块链游戏Axie Infinity,则恰巧相反,其给予了玩家对游戏账号和资产完全的所有权。它主要采用“去中心化”技术,运行在区块链的分布式存储网络上,把游戏中的资产和代币(一种虚拟货币)放在公开市场上交易或出售。

Axie Infinity逐渐演变成去中心化组织“DAO”(Distribut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 分布式自治组织)的形式,这也是元宇宙中主要的社区组织形态。

目前,Axie Infinity日营收约2000万美金,超《王者荣耀》日营收两倍,成为目前全世界营收最高的手机游戏。

在前述投资人看来,正是Roblox、Axie Infinity等平台实现了元宇宙的诸多特征,如去中心化、虚拟资产、玩家创造内容、“边玩边赚”、社区等,让巨头看到元宇宙开始从概念走向现实的希望:“也吸引更多游戏公司开始在已有的游戏产品上,往元宇宙方向发展”。

世界最大的啤酒酿造企业百威英博,更是创新性地将“元宇宙”应用于商业。其内部工作人员可以通过可穿戴设备,在数字工厂中检查、操作机器,接受实时信息流反馈并作出决策。

国外市场领跑,国内也有很多企业希望成为“下一个Roblox”。一时间“Metaverse”成为诸多公司内部信、股东信中的热词,更有玩家极尽全力寻找与“元宇宙”契合的业务结合点。因为游戏行业、文娱行业等都急需新的刺激点,来释放压抑许久的吸金欲望。

因此,在“元宇宙”这一新概念引起的大曝光度下,带动股价的虚火也显现出来。

比如,国内社交软件Soul本想借元宇宙的东风,欲让其上市之路与此后二级市场的发展更加顺畅。上市前公开宣布其“是以算法驱动的社交游乐园,愿景是持续打造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但陌生人社交与元宇宙之间隔着的“大山”,远远不是加一个标签那么简单。

Soul按性格和兴趣特征,将用户分到不同的“星球”,人们能在“星球”上可以点开另一名用户的主页,通过文字和图片的形式了解对方,并开启聊天,但仅此而已。

本质上,Soul只是为传统的社交软件功能多了一层包装,并且使用该软件完全不需要VR/AR等硬件设备,与元宇宙的核心特征“沉浸度”的契合更是无从谈起。

Soul的星球系统,图源SoulAPP

同为社交软件老牌玩家的陌陌也不甘落后,将公司愿景从“希望人们通过移动互联网,发现身边的美好与新奇,让人们连接原本该连接的人”改为了“连接人,连接生活”,似乎暗示陌陌也对元宇宙有一些想法。

甚至连家电企业海尔近期也宣布,自己上线了制造行业首个智造元宇宙平台。

除了单纯的“蹭概念”之外,与元宇宙沾边的创业公司大多收获高额融资。比如虚拟偶像公司万像文化获得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VR企业NOLO VR完成2000万美元B轮融资;AR美妆公司玩美移动完成5000万美元C轮融资……

企业的“膨胀”,与背后疯狂的资本息息相关:是否真正属于“元宇宙”先不管,投了再说。据界面新闻报道,从锤子科技独立出来的VR工作室Recreate Games,在去年10月打造出国产独立游戏《动物派对》Demo大火后,投资方如今按照Metaverse概念给出数亿估值,瞬间估值翻倍。

蹭热度的背后是行业许久未见的热潮。纵观上述的投资案例不难发现,多数产品正是有了元宇宙“影子”,才给资本更多想象空间,让投资圈趋之若鹜。

03赌一个明天

或许“元宇宙”和5G有同样光明的未来,但这个未来不知何时才能到来。

不管是技术还是产品形态,目前的元宇宙还处于0到1的早期阶段。一位FA向连线Insight直言,“大多数企业蹭元宇宙概念,大多数国内产品是新瓶装旧酒”。

仅从技术和隐私保护方面,元宇宙也还未真正成型。

华安证券发布的《元宇宙深度研究报告:元宇宙是互联网的终极形态?》指出,目前AR和VR设备仍然存在缺陷,在当前的5G技术下,一旦设备运行时间过长,世界过于宏大,就会出现视觉上的纱窗效应和眩晕感。

换句话说,当前的技术设备远远不足以支撑一个逼真而开放的大型虚拟世界。

而且不论发展到哪一阶段,人们的安全和隐私仍然是创建元宇宙的最大挑战。小说《雪崩》也提到,Metaverse充斥着技术成瘾、歧视、骚扰和暴力等问题,这些问题也会蔓延到现实世界。

元宇宙虽然是脱离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但当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对现实生活产生足够大的影响力,甚至颠覆现实中的金融体系、交易准则。因此,信息传递是否足够规范,经济体系内是否会出现洗钱、诈骗等一系列问题,都是必须解决的问题。

问及市面上投资标的筛选条件,另一位近期与多家元宇宙概念公司接触过的投资人向连线Insight直言:“我们肯定优先关注头部玩家。但不论是头部企业还是中腰尾部企业,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元宇宙还处于早期形态,我们无法从产品端进行分析。所以投资人和企业交流时,主要围绕企业成长路径规划、未来产品呈现形态,以及企业家在探索短期处于何种心态,对于探索中长期有何规划等等。”

他继续补充道:“现在不论投资领域还是行业平台,都未能清晰地定义元宇宙概念。因此,尚未发展到整理可投资的元宇宙企业数量、分析每个公司具备的优劣势,进而梳理模型框架和知识点这一阶段。好的标的更是少之又少”。

而对于如今元宇宙的泡沫论、或是蹭概念,上述投资人认为关注这些并不重要,因为元宇宙赛道过于稚嫩,但其发展一定是不可逆的。在他看来,若通过元宇宙概念,刺激当前企业创新发展,未必是一件坏事。

需要注意的是,类似“元宇宙”的概念在曾经VR圈最火爆的时期曾被人提及。2016年那一年被称为VR/AR元年,当时不少创始人提出再造一个以VR为接口的虚拟世界,以给用户使用VR时沉浸感的体验。

根据CVSource投 中数据,当年中国相关项目的融资事件达120起,累计融资额近25亿元。

而随着VR由热变冷,第二年该行业便进入寒冬,这个设想逐渐淡化出人们的视野之外。2020年赛道迎来转折,VR头戴设备Oculus Quest 2的销量,直接超过历年Oculus头显总和。

正如rct AI CEO陈雨恒所说,“Roblox目前一个处于数字化的虚拟世界和原生的虚拟世界的中间产品,是通往Metaverse的第一阶段,而AI将会成为Metaverse 的下一个爆款应用的必备元素。从终端用户、消费者体验和需求来看,AI能通过打造具有智能的原生虚拟物种,为用户带来新的社交关系”。

尽管目前来看,通过AI带来的新社交关系尚未存在,但众多玩家都坚信元宇宙必然是未来虚拟世界发展的方向之一。

元宇宙远远未到爆发性增长的阶段,而且市面上也缺乏足够有代表性的作品,但并不妨碍一线投资机构也在赌元宇宙未来的兴盛繁荣。

一位主要关注VR领域的投资人向连线Insight坦言:“硬件门槛高,有能力做到现在的玩家寥寥无几,第一波投资热潮基本已经过去。现在投资人主要看内容方面的平台,但估计一线投资机构才有足够勇气进行高风险投资。”

只是如今面对依旧尚不明朗的“明天”,众多标榜元宇宙概念的企业仍未拿出令人信服的产品。在这场“Metaverse”概念飓风式地席卷下,投资机构也有可能成为新一波“韭菜”。

所有人都在等待元宇宙的明朗未来,但在它到来之前,赛道必然要经历野蛮生长的过程。在这期间,泡沫将与发展并存,投资人和创业者可能赌出一个明天,也可能最终成为炮灰。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