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消费 / 伟哥专利到期,国产替代品硬气了吗?

伟哥专利到期,国产替代品硬气了吗?

“伟哥”的商标之争又起,8月12日,“伟哥”商标持有人深圳凤凰生活传媒广告有限公司宣布因“伟哥”商标的使用问题,向辉瑞(PFE.US)公司等相关方索赔100亿。“伟哥”的商标争夺战并不新鲜,早在2005年10月,辉瑞就曾状告威尔曼药业非法抢注“伟哥”商标。

辉瑞曾是“伟哥本哥”,掌握着西地那非的专利,但在2014年,该专利在中国的保护期已到期,“伟哥”进入仿制药时代,金戈、万菲乐、爱力生等产品接连上市,冲击着失去专利护城河的辉瑞。

通过对药店和电商平台的走访,陆玖财经发现以金戈为首的国产品牌销售情况不错,在部分药店甚至超过了辉瑞的万艾可。据白云山(600332.SH)2020年年报显示,西地那非片在2020年整整卖了7835万片,营收8.33亿元。

如此赚钱的生意,也怪不得 “伟哥”的商标之争打了十几年。

01

专利到期,国产伟哥开花

“老板,有伟哥吗?”陆玖财经询问了一家位于北京石景山区某小区的平价药店。

商家展示了在售的几款产品,包括万艾可、金戈、万菲乐、力哥、爱力生、爱廷玖、希艾力等品牌。

繁多的品牌让人眼花缭乱,事实上,上述商品如果按照有效成分来划分,只有三种:万艾可、希艾力、必利劲,这三种都是国外品牌的原研药(原创性的新药),而其他的品牌都是他们的仿制药。

首先是万艾可,有效成分为西地那非,它的名气最大,大到其俗称“伟哥”几乎成为了所有男性药品的代称。因新冠疫苗而被大众熟知的辉瑞曾是“伟哥”的本主,独自把持着这块市场,但在2014年,万艾可在中国的专利保护期到期。

专利到期,各类替代品自然应运而生,2014年,白云山旗下第一款国产西地那非仿制药金戈上市,该产品也是第一款国产治疗类勃起功能障碍产品。随后很快万菲乐、爱力生等替代品牌也陆续上市。

其次是希爱力,有效成分为他达拉非,属于礼来制药(LLY.US)。2019年,在专利届满后,NMPA(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长春海悦药业生产他达拉非仿制药,其产品名为“欣炜歌”。随后正大天晴的“金嗨久”和齐鲁制药的“神度”等他达拉非仿制药也跟进上市。

还有一类药品为必利劲,有效成分为达泊西汀,由Janssen Ortho L.L.C(波多黎各)生产。2020年起,其仿制药也陆续上市销售,其中包括艾时达和爱挺玖。

“无论是国外的原产品牌,还是国产品牌,他们的销量都不错,不少品牌都已售罄。”一家嘉事堂药店的销售人员表示。该商家向陆玖财经推荐了一款达泊西汀的仿制药“爱挺玖”,生产企业为烟台鲁银药业。

由于抗ED(勃起功能障碍)和抗PE(早泄)类药品均为处方药,购买需开具处方,商家通过微信小程序在线为我们开具了处方,处方显示:患者患有“非器质性性功能障碍”,不适症状为“勃起障碍”,且此次为复诊。

当被询问到身体健康是否可以购买使用时,商家表示:“没问题,许多人都因为好奇来买。”

02

金戈比的上万艾可吗?

国产替代品卖得过国外原厂的药吗?据药店销售人员透露,国产品牌金戈卖得非常好,爱力生也不错。

在电商平台,陆玖财经在淘宝搜索“伟哥”,按销量排行后,排在前八位的,有六款均为白云山药业旗下产品金戈,其中第三名为辉瑞旗下的万艾可,第八位为爱力生。陆玖财经向阿里大药房的药师询问:“金戈比万艾可卖得好吗?”得到回复:“金戈卖得好呢。”

在淘宝平台销量排在原研药前的不止金戈,在淘宝搜索达泊西汀,按销量排行后,排在第一位的同样是国产品牌,科伦药业(002422.SZ)旗下的艾时达。

“国产伟哥”的销量真的超过了原研药吗?陆玖财经拨打了白云山药业的销售服务电话,对方表示并不清楚。

不管销量是否超过了万艾可,金戈等国产品牌的价格优势是毫无疑问的。在陆玖财经走访的药店中,一粒金戈的价格在50元左右,其他国产品牌也近似。对比之下,“伟哥本哥”的辉瑞就显得有点太贵了。一粒装价格为120元,5粒装价格498元。其中一家药店告诉陆玖财经,由于价格原因,辉瑞的销量一直不高。

电商平台的价格低了一些,在天猫平台,10粒装万艾可的价格为460元,3粒装的金戈仅为61元。医药市场专家茂明告诉陆玖财经:“这种差别是很正常的,在药品市场中,线下渠道费用比较高,但由于药店的便利性以及男性药品的特殊性,也让消费者能够接受这样的价格差异。”

都是“伟哥”,国产品牌的价格低了这么多,效果一样吗?

阿里健康大药房的药师告诉陆玖财经:“金戈与万艾可这两种药物的主要成分一样,药理作用一致,效果一样。”另一位售后药师表示:“如果都是万艾可(西地那非),只要含量一样就是一样的药。”

毕大夫是知名的男科专家,曾担任高校的兼职讲师,对于众多国产仿制品的效果,他给出了明确的回答:“没有差别,疗效一样。要相信中国人的制造能力。”

陆玖财经又就疗效询问了药企,科伦药业方面表示:“仿制药在上市前需严格完成BE试验,等剂量的仿制药和原研药在疗效和安全方面是相当的。”

但在药企工作的郝佳并不同意“效果一致的说法”:“仿制药的效果肯定不如原研药的,有效成分的量等指标都存在差距。”

03

卖伟哥一年挣8亿

“伟哥”市场一直是块香饽饽。据江南都市报报道,在前不久的8月12日,“伟哥”商标持有人深圳凤凰生活传媒广告有限公司宣布因“伟哥”商标的使用问题,向辉瑞公司等相关方索赔100亿。

“伟哥”商标之争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2007年,辉瑞就曾与广州威尔曼药业公司进行过一场商标争夺战。大家为了“伟哥”打得激烈,瞄准的自然是背后广阔的ED(勃起功能障碍)市场。

国内ED市场有多大?这个问题还曾闹出过乌龙。2018年5月,常山药业在其发布的《关于全资子公司获得药品GMP证书的公告》中称:“国内ED患者人数约1.4亿人。”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2020年12月9日,河北证监局对这则公告进行了60万元的罚款,认为数据准确性存疑,仅凭简单假设和推测得出“市场规模百亿级别”的结论,会误导投资者。

中国到底有没有1.4亿ED患者存在很大争议,但相关药物的市场之大却难以否认。据观研天下研报数据显示,2015年~2020年我国抗ED药物行业市场规模分别为24.3亿元、27.6亿元、31.4亿元、36.5亿元、42.8亿元,53.5亿元。预计2024年市场规模将达98.8亿元。

药企的业绩更加直观,据白云山药业2020年年报显示,西地那非片生产量为8113万片,销售量为7835万片,销售量同比增长26.86%,营业收入为8.33亿元,同比增长10.6%,仅次于头孢克肟系列的9.25亿元,成为公司营收第二高的产品。但毛利率上,西地那非片高达85.93%,高于头孢克肟的39.34%。

而在2014年,金戈刚刚推出时,其销售量仅为292万片,营收为5635万元。

巨大的市场也引来了众多企业,据观研天下研报显示,截至2020年4月,我国本土企业共有13个获批的西地那非产品和9个获批的他达拉非产品。

04

国产替代药的春天?

“国产伟哥”只是仿制药的一个小部分。

电影《我不是药神》让许多普通消费者了解了仿制药的存在,也了解了印度由于其特殊的政策而盛产仿制药。事实上,仿制药在国内同样普遍。

郝佳告诉陆玖财经:“国内的药厂基本都以仿制药为主,仿制药和原研药差不多是七三开。”

茂明并不认同七三开的说法:“国内有研发能力的药企就那么几家,过去几年研制出的新药是个位数。许多耳熟能详的大药厂也都是以仿制药为主。”

由于专利期限的存在,研发药厂并不能永远垄断,在专利到期后,也需要面临如同辉瑞和国产伟哥之间的竞争。仿制药厂能竞争得过原药厂吗?郝佳表示:“在丧失专利后,原有的药厂仍然依靠品牌、技术等保持竞争力,关键还是看运营好坏。”

仿制药的攻势也同样凶猛,前文提到,金戈在部分药房的销量超过了辉瑞的万艾可。对此,茂明表示:“仿制药的销量超过原厂也是一种正常的现象,本土药企也有他的优势,就是本土企业的渠道优势和成本较低的优势。”

茂明的说法在白云山年报中也有验证。在年报中,白云山对于西地那非片增长较大的原因写道:“本公司大力开拓终端市场,采取有效的促销手段,增加产量以满足市场需求”。

对于仿制药与原厂药的竞争,郝佳有更为亲身的体验,因为她所供职的外资药企的专利也已过期,同样面临着仿制药的竞争。“目前的情况,我觉得4+7政策对仿制药是有一个扶持的作用。”郝佳表示。

4+7是什么?2019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印发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因其试点城市为4个直辖市和7个非直辖市而得名4+7。其内容简而言之,就是通过国家集中采购药品,来代替药店等渠道,药企需要通过报价来中标。

“所有药企都可以参与招标,但由于价格等原因,据我了解,中标的以仿制药为主。”郝佳告诉陆玖财经:“我们公司也参与了招标,但作为原产药厂,在招标中输给了一家仿制药企。”

对于药物的研制与仿制,茂明给出了更宏观角度的评论:“如今的化学药物研发已接近天花板,我与业内人士也有交流,他们也认为如今的药物效果提升空间并不大。”在药物研发的高门槛,与茂明所说的“天花板已接近”的情况下,仿制药或许是许多药企的最好出路。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