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泛文娱 / 人民需要影帝

人民需要影帝

今年的暑期档非常惨淡,上周仅产出票房3.18亿元,创下本年度第三差单周表现,比去年同期下跌67%。

进入8月以来的最高票房电影,还是7月底上线的《怒火·重案》,然而影片上映25天后,票房依然没有突破10亿元。

其中,被视为“救市之作”的电影——《长津湖》官微在8月5日发布了延期上映通知。此外,《五个扑水的少年》、《皮皮鲁》等一批被寄予厚望的新片,也在之后相继宣布延期上映。

作为中国内地电影市场最大的两个档期之一,暑期档曾经创下了国产电影票房第一《战狼2》(56.94亿元)和第三《哪吒之魔童降世》(50.35亿元)的战绩。然而,被寄予厚望的今年暑期档,非但没有票房回暖,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冰封期”。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统计,截至燃财经发稿前,今年8月电影票房未突破16亿元,还没达到2019年8月的电影票房78.36亿元的五分之一。7月全国电影票房32.21亿元,较2019年同期缩水25亿元左右,同比下跌43.97%,是除2020年外,八年来观影人次最少的一年。

有影院相关负责人告诉燃财经:“疫情和缺乏好作品是暑期档电影市场遇冷的重要原因。”

不仅电影市场冷冷清清,电视剧市场似乎也凄凄惨惨,年初播出的《山海情》、《山河令》、《司藤》等剧拉高了观众的期待,而随后的电视剧市场,戏剧性地呈现了“高开低走”的国产剧“基操”。

而最近上线或公布定档的剧集中,除了《扫黑风暴》引发网友大范围讨论外,其他备受观众期待的《理想之城》、《亲爱的爸妈》、《乔家的儿女》等剧,目前都没有显示出“全民爆相”。

其他豆瓣评分较高的几部,如《我在他乡挺好的》、《突如其来的假期》等,也仅实现了圈层小爆。加之大批“耽改101”迟迟没有上线,就更别提捧出“夏日限定爆爆艺人”了。

尽管如今影帝影后出演烂片、“晚节不保”的情况比比皆是,屡屡被烂片欺诈的观众也不相信他们是优质作品的稳定保障了。但每到这种“影剧荒”的时刻,观众的第一反应还是:“XX影帝/影后都去哪了?他们的新作咋还不上线?”

网友小闻告诉燃财经:“张震的最新作品国际科幻片《沙丘》,我从去年就开始期待了,希望能快点上线。”网友吴继三也表示:“余男、张震、周迅、谭卓、段奕宏等都是我很喜欢的演员,但他们最近都没有什么好作品上线,感觉自己‘影荒’了。”另一位网友汤老师则直接表示拒绝:“最近的国产剧太拉胯了,我都直接看英剧、美剧了。”

观众对好作品的渴望有目共睹。豆瓣影评下的一条高赞回复也道出了观众心声:“那么多影视剧杀青,就没一部好作品上线吗?”

业内人士表示,《长津湖》撤档后,今年的暑期档事实上已经结束了。从目前的排片情况来看,9月更像是暑期档,如果疫情消退,市场将强劲复苏。

影帝影后在干什么?

今时不同往日,观众可能经常看不到XX影帝/影后的作品,但他们的“身影”,却频繁地出现在互联网各大媒体渠道上。

黄渤刚刚发行了他的首张个人专辑,赵文卓去《披荆斩棘的哥哥》,孙俪在社交平台晒健身养生……大到国民综艺真人秀,小到短视频或直播,演员的“曝光机会”,越来越多了。

7月29日,入驻抖音的刘德华,开启了自己出道40周年的直播,并创下了“1.01亿总观看”的抖音新纪录。刘德华“关掉了礼物打赏”的操作,以及频出的“金句”:“偶像,要成为榜样”、“把努力当作习惯,慢慢就变成自律”,让这场直播成为他近期最受网友关注的“代表作”。

无独有偶,越来越多的优秀演员,甚至影帝/影后出现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分享自己的工作、生活。如李若彤等自律的女演员会带领粉丝锻炼养生;章子怡会分享自己的“带娃日常”……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不是主流,但直播、短视频已经是不少艺人影视综外的第四种’工作赚钱‘的方式了。”

易观媒体营销行业中心高级分析师马世聪也认可,短视频是部分明星艺人的第四种“选择”的说法,她告诉燃财经:“艺人与短视频平台合作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情,一方面,平台可以提供给演员作品以外的曝光,和与粉丝沟通的机会,也是他们作品上线期传播营销的有利渠道;另一方面,平台也能通过明星粉丝吸引力实现舆论或宣传上的收益,进而构建完整的内容生态。无论是专注做好自己的(演戏)工作领域,还是想要另外在互动媒体上实现与粉丝的紧密连接,都是明星艺人自己的选择。”

除了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做“兼职”,很多优秀演员逐渐在综艺领域开启了自己事业的“第二春”。

影视综“多栖发展”成了当下主流,越来越多优秀演员选择“下海”综艺市场。影视行业从业者、喜剧编剧仲伟佳也表示:“一部分参加综艺的演员也是基于自己的曝光需求,毕竟电影和电视剧从拍摄制作到最终上映的周期,至少都要一两年时间。面对如此激烈的市场竞争,为了让观众记住自己,专业演员有选择地上综艺也就很有必要了。”

就近期而言,专业演员参与综艺录制或播出的也不在少数。靠着《浪姐》“端水大师”人设挽回口碑的黄晓明,以及因《浪姐》重现大众视野的宁静,成了各大综艺的“宠儿”,近期他们加盟的芒果TV《中餐厅》第五季也正在播出。

本以为退出《极限挑战》的孙红雷会专心演戏,结果拍了几部戏后,他又出现在爱奇艺《萌探萌萌萌》继续“破坏王”人设;退出《跑男》的邓超去年在腾讯视频《哈哈哈哈哈》与陈赫、鹿晗再续尴尬兄弟情,而且网传他近期在录制第二季;黄渤的口碑综艺《忘不了餐厅》据说也要升级为《忘不了农场》(第三季),有望于8月开始录制;秦昊唱了一年《小白船》后,最近在爱奇艺《奇异剧本鲨》里面秀“三傻”之一人设了……

相比于一开始的难以接受,现在不少观众也对演员需要流量表示理解。网友小闻表示:“我理解演员的曝光需求,因为哪怕是优秀演员,也离不开市场选角前关注流量的限制。”但他也认为,作品的口碑和票房比起演员的曝光量更重要。

正如Tilda Swinton等国际演员曾指出的,过多暴露自己不利于观众进入角色,观众的意见也影响演员全心全意地进入角色。很多网友就反馈过,在邓超、孙红雷等优秀演员频繁参加综艺后,再看他们的作品,总会在其中看到演员自己的影子。“我对他们塑造角色的信任感在消失。”网友小七表示。

对此,影评人三号厅小哥向燃财经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我一直认为,演戏是需要演员维持神秘感的,综艺可以上,但需要有选择的上。就比如黄渤,虽然他也参加了很多综艺,但是观众看到他在电影里是不会想到他本身的,然而邓超在《跑男》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的作品,会让观众感觉出戏。其区别就在于黄渤的综艺是挑选过的,综艺的设定不会破坏他出演角色的神秘感,而且他不会过度参与,但邓超在某种意义上已经过度了。”

好作品去哪了

综艺、短视频赛道引得影帝影后等专业演员纷纷“下凡”,是观众近期看不到好作品的最终原因吗?

其实不然,据燃财经粗略统计,章子怡、吴京、沈腾、徐峥、张译、马思纯等影后影帝7月均有影视作品杀青。影评人道哥也对燃财经表示:“中国影视市场还是很热的,哪怕是三四线演员,只要肯放下身段,一般不会存在他们接不到戏的情况,每年产出的电影电视剧更是多达成百上千部。”

这么多作品在制作或已经制作完成,但今年暑假,为什么迟迟未出现口碑票房双收的作品?

不少业内人士第一反应都是疫情,影评人李宇飞告诉燃财经,“疫情不止导致了观影人次的减少,而且也会影响优秀作品的上线。首先,对影片有信心的出品方,肯定会选择一个较好的档期‘抢票房’,但因近期市场整体表现的低靡,以及部分地区限制上座率等,肯定会影响最终票房,那些对作品票房抱有高期待的作品自然会‘择期再战’。”

“其次,线下娱乐方式的改变也成了电影市场遇冷的重要原因,疫情之前可能很多年轻人将看电影作为线下聚会的优先选择,而现在剧本杀等娱乐的火爆,也挤占了电影的生存空间,这让优质作品更不敢上线了。”

据拓普数据公开数据显示:截止到8月7日,全国已暂停影院数达3088家,暂停影院票房占全年大盘20.2%。其中有73座城市选择全市影院停业,总涉及到计2066家影城。影院的关门,对整个电影市场来说几乎是又一次“致命打击”,也导致了优质作品迟迟不上映。

三号厅小哥也表示:“因为没有强力竞争,一些投机类型的烂片会选择在这期间上线,烂片上线频率变高后,也会消磨掉观众对电影院的信任和习惯,进而产生‘烂片多了-观众不去影院-优质作品不敢上线’的恶性循环。”

有业内人士认为,过不了审也是一些优秀作品无法面世的原因。优秀的深度内容为了引发观众反思和共鸣,自然会揭示一些比较黑暗或沉重的东西,这也会增加作品的过审难度。

为了降低作品触碰审查红线的几率,不少创作者偏向于制作更为轻松向、不需要观众思考的“下饭”剧或电影。

此外,“部分内容创作者的能力、艺术审美体系以及讲故事的水平有所欠缺,而观众的观影审美却在不断提高,这种情况下,叫好又叫座的优秀作品自然难以产生。”道哥谈道。

相比电影市场,剧集市场的遇冷似乎更出人意料,毕竟近几年每逢暑假,都会产生“夏日限定”。但最近上线的剧集,不仅同质化严重,而且题材受众十分受限,更难产生全民爆款。

还有一点重要原因是:剧集排播的变数越来越大了。网台博弈、政策审查、艺人风险……都会对剧集排播造成影响。截止发稿前,孙红雷主演的《扫黑风暴》、闫妮主演的《亲爱的爸妈》、孙俪主演的《理想之城》、正午制作的《乔家的儿女》、潘粤明主演的《云南虫谷》、杨紫主演的《余生请多指教》等大制作,纷纷空降裸播或突然定档,其中不少作品备受观众或粉丝期待,产生全民爆剧也未可知。

可以说,电影市场虽然早早地宣告了2021暑期档的结束,电视剧市场的暑期档下半场“战争”,似乎刚刚开始。正如三号厅小哥所说:“去年疫情期间线下电影院关门,电视剧等线上视频市场实现了大爆发;今年暑期电影市场的遇冷,或许也会给线上视频带来更多机会。”

流量至上的隐患

虽然大部分演员都在源源不断地产出影视作品,但不管是有口皆碑的全民爆款,还是被全网吐槽或“糊到地心无人问”的烂片,优秀演员等内容创作者在其中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小,资本和流量的主导因素越来越大。

有影视相关行业从业人员告诉燃财经,近年来爱优腾的话语权越来越强,它们在与内容制作方合作过程中,衡量好作品的关键不在于剧本的质量,也不在于演员的演技,更多还是纠结于剧本是不是IP,演员有没有流量。

无论是给流量明星作配,还是在一些逻辑混乱、剧情无脑的作品里担任主角,都在损耗观众对优秀演员甚至影帝/影后的信任。霍尔果斯厚海文化制片人高森浩告诉燃财经:“众所周知,在艺术价值上‘影>视>综’,它们之间也没有必然联系。毕竟电影注重细节,剧集讲究情节的快速推进,故而没有那么细腻的情感表达,综艺则更是大开大合的演绎。”

“在资本裹挟下,三档明星艺人难以拆分,也导致了表演上的相互影响。虽然综艺不会挤压其他两种市场,但靠综艺起家的流量明星,一旦在影视剧中担任绝对主角,那专业演员就只能在剧中做绿叶,这对专业演员的挤压是存在的。”

某影视传媒公司CEO也表示:“流量至上,演员、影视作品的好坏都被资本主导,我们从业者也很无奈。”

知名编剧汪海林亦曾谈过,这几年,网络平台们对流量情有独钟,更偏爱有流量基础的IP项目,周围很多编剧的原创作品,都被网络平台们相继踢出局。这种乱象导致市面上的内容作品种类单一,容易产生审美疲劳化,国内的影视行业也因此停滞不前。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综艺市场上,仲伟佳表示:“国内综艺普遍创新不足,其根源在于新节目形式难以落地。对于电视台或网络平台而言,创新模式很难获得广告商认可投资,而平台也要考虑投资回报率的问题,它们很难给新综艺试错的机会。”

这种情况下,以借鉴甚至抄袭为主的“拿来主义”就成了平台和制作公司公认的内容及模式来源,毕竟此类节目已经在国外验证过了,这也导致国内的创新机制越来越受限,内容制作方也会越发求稳,进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但是,近年来发生的事情表明,流量并不是万能的。吴亦凡涉嫌犯罪、范冰冰偷税漏税等事件,导致他们的影视作品无限延期甚至无法上线,都显示了资本市场“唯流量论”的风险性;且近年来鹿晗《上海堡垒》、杨幂《宝贝儿》等作品的票房、口碑双失利,也意味着流量正逐渐失灵。

仲伟佳相信:“随着国家有关部门的整治,且流量对影视作品的加持影响也显而易见地降低,影视行业的流量热是会逐渐冷却的。”

曾有一位影视公司制片人告诉燃财经:“一部影视剧从立项到制作再到顺利过审上线,其创作周期一般在一年半到两年左右,因此从内容创作者的角度来说,我们是不会过多地去关注和迷信所谓的用户大数据和流行元素的,因为等到作品正式上线,曾经的流行大部分会变得不流行。”

或许,当这种观点被行业内容生产者和平台、资本普遍认同并执行,观众才不会再问:“好作品都去哪了?”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