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泛文娱 / 有故事的“哥哥”最能抚慰中年心

有故事的“哥哥”最能抚慰中年心

看完《披荆斩棘的哥哥》第一期,我长出了一口气——如果节目中的这些哥哥也被塑造得傲慢、懒惰又油腻,是会让人心碎的。

这是一场属于中年观众的狂欢——33位“哥哥”里,不乏Ricky、刘迦、李响这样的新生代,但主打的还是温情怀旧风,陈小春、林志炫、言承旭这些“老哥哥”获得了最高的人气值和关注度。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在舞台上唱着他们的代表作,那种似是故人来的亲切和快乐,与欣赏选秀节目中弟弟年轻肉体带来的欢愉截然不同,更隽永、更深情,足以安慰屏幕前的观众对年龄徒增的恐惧和焦虑。

▲ 《披荆斩棘的哥哥》强大的嘉宾阵容让众多网友欣喜

节目播出当天,许多育儿群都热闹异常,以前忙着交流生活琐事的妈妈们,激动地争相pick哥哥,几乎每个哥哥的亮相,都能引来几句真情实感的惊叹。这样的聊天没有负担,因为无论你赞叹的是谁,群里都有人应和,而不会得到“他是谁”的反应。

比如黄贯中,Beyond乐队的主音吉他手,最早的华语摇滚乐手之一,57岁的他站到舞台上演唱当年那首《不再犹豫》毫不违和,这本身就是很摇滚的一件事。“男人至死是少年”这句已经被说得很油腻的话,在他这里,终于得到正面呈现。

再比如陈小春、谢天华、林晓峰这三位“古惑仔”,很多观众是在古早的录像厅里认识他们的。节目里,他们和张智霖、梁汉文结成的“大湾区五人组”又有反高潮的一面,老男人的练达加上过来人的洒脱,让他们无论是自嘲还是调侃别人都举重若轻,不再年轻的“古惑仔”没有变成“老炮儿”,算是对观众的一点安慰。

有的“哥哥”精准地击中中年妇女的少女心,比如说言承旭,当年主演《流星花园》红极一时,那个莽撞、炙热但又不乏羞涩的道明寺,才是真真切切的九亿少女的梦。

二十年后,言承旭人到中年,早已不复巅峰,恋爱过,失去过,众人眼中的璧人终究各奔前程,他始终沉默。这次在《披荆斩棘的哥哥》中亮相,他瘦了,更显得单薄、寂寞。

和观众同视角的布瑞吉就说:“他的眼睛不再有那种不可一世和暴躁的东西,像是放下了一切”。其实也不算完全放下,言承旭依旧青涩的笑容里明显多了一点哀伤,大约是由许多心愿成空的时刻攒成。

节目组显然很懂这个,亲友放送环节,大S温柔的一声“道明寺,我是你的杉菜”让时光机瞬间启动。大S说,他是她人生里的第一个男主角,“道明寺,杉菜永远都在。”这是所有老观众的圆梦瞬间,如同当年看的少女漫画,今天出了新番外。

还有赵文卓,当年他在电影《青蛇》里扮演法海,非常有想象力的角色。男人感情中的红白玫瑰之想,女人也有。《青蛇》作者李碧华说: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伫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帖心灵。

年轻时的赵文卓,剑眉星目,如金钩铁描,面色端凝,对小青的诱惑丝毫不假以辞色,确如一座金漆神像。

多年不见,赵文卓端凝如故,但满口养生之道。手持保温杯的他,端凝出一种老干部风来。严肃中不失慈祥,随和里自有分寸,看上去神情自若,但多多少少有一点边缘处的慌乱。他把《流星雨》唱出了京剧腔,还是大武生那种。今昔对照,金漆神像变成和蔼可亲的老干部,落差自然有,又有些让人忍俊不禁。

鲜衣怒马的少年都会老去,会怂,会发胖,会和光同尘,但也会忽然在某个时刻放出光芒。比如胡海泉。二十多年前,“羽泉”代表作是《最美》和《冷酷到底》,看标题就不留余地,旋律激越,似乎要硬夯到观众的心坎上。

二十年间,你见他起高楼,你见他楼塌了,又在时间洪流的尽头看见他。陈羽凡出事后,胡海泉由台前转向幕后,尝试做直播,被卷入各种是非,那个曾经在台上奔跑跳跃得特别欢快的人,长出了双下巴。这些噪噪切切,最能将人催老。不过,谁能不老呢?

如今他相对内敛,不像年轻人那样乐于表现自己,也不像老哥哥们那么旁若无人,他的笑容温和谦虚,但是,当他在钢琴边唱起18年前给任贤齐写的《飞鸟》时,王者之态重现于他浸透了时间的身体上,人生易朽,才华无敌。

那些熟悉的旋律,触发的是观众今昔对照之感。哥哥们都曾是最意气风发的少年,经历跌宕起伏,活成了有故事的人。他们鲜衣怒马的高光岁月,搭建起了我们这一代人的青春回忆。看他们重新站在舞台上,面孔不再紧致,精神却没有跑偏,我们这些观众似乎也给了自己的青春岁月一个妥帖的交代。

客观地说,跟“浪姐”们比起来,这些“哥哥”有点吃老本。起码在第一期里,他们还没有“卷”起来。这也引起一些非议,认为“哥哥”的日子比“姐姐”舒服多了。

“披荆斩棘的哥哥”跟“浪姐”是有差别的。从目前看,它表现的不是“我们依旧年轻”,而是“我们可以这样老去”。“浪姐”最红的时候,也引发过质疑,一档女性成长类综艺,为什么还是要让“姐姐”向小女孩靠拢,像她们那样唱歌跳舞,“姐姐”们可不可以有更加能够体现自身魅力的表演?

▲ 《乘风破浪的姐姐》的舞台风格曾遭受观众质疑

事实上,到了第二季,尽管有那英这样的黄金歌者,她的魅力也没有得到充分展现,一直困在她不擅长的舞蹈里。即便最后进步了不少,但硬拗出来的舞蹈,观赏性平平。综艺节目到底是看表演还是看精神?这始终是一个问题。

《披荆斩棘的哥哥》也需要回答这个问题。完全不卷当然不行,“怀旧金曲”做一期还可以,但感情牌总有消耗殆尽的一天。不过,单纯的“虐”并不是让节目好看唯一的道路,况且说实话,男明星有女明星那么经得起折腾吗?万一被“虐”出的不是不死的意志,而是穷形尽相呢?还真让人替他们悬着心。毕竟,即使是最好的“哥哥”,也还不会像“姐姐”那样靠得住。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