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消费 / 比起阿里女员工事件,亚朵还有更闹心的事儿

比起阿里女员工事件,亚朵还有更闹心的事儿

收获今天这样的“果”,很多“因”都由亚朵一次次亲手“埋下”。

8月7日晚间,阿里巴巴女员工8000字长文控诉遭同事性侵。随后的一周,网络上关于“阿里女员工事件”的讨论十分火热。

随着舆论的发酵,亚朵酒店也逐渐走向舆论的中央。

有声音质疑,亚朵酒店在未经房客允许、未查验访客身份以及未登记身份信息的情况下,给涉事男性办理了房卡。因此,亚朵酒店的违规操作与“阿里女员工被侵犯”有着直接的关系。

随后,亚朵酒店分别在8月10日和11日连发两次声明,称其不存在违规制作房卡的情况:“前台工作人员在得到了该女士的确认的情况下,按照同住手续给该男士办理的房卡。”然而,这一说法随即被打脸。

8月11日晚间,事发地的济南警方表示,现无官方渠道认可亚朵酒店操作未违规,相关情况会再核实。当日,“警方未认可亚朵酒店声明”的话题再次冲上热搜。

针对亚朵酒店的声明,有网友直接提出新的质疑:如果女房客允许酒店方为涉事男子办理房卡,那也代表他可以直接敲门进入房间,根本不需要再单独办理房卡。

连发两份公告试图撇清自身与相关事件的关系,反而让亚朵更快速地陷入舆论旋涡之中。好在警方8月14日发布的相关《情况通告》显示,涉事男子办理房卡确为经过女房客同意。但女房客在表达“同意”时是否醉酒,精神状况如何,仍无法确认。

无论结果如何,亚朵在公告内容中用词之冷漠,仍与其标榜的“人文、温暖、有趣”品牌理念呈现出巨大的反差。

对于正陷入财务压力、融资不畅的亚朵来说,阿里女员工事件的出现无疑是一次“雪上加霜”。但最终收获今天这样的“果”,很多“因”都由亚朵一次次亲手“埋下”。

起于“人文”

亚朵酒店创始人王海军是一个成功的连续创业者。

1999年毕业于燕山大学旅游管理专业的王海军加入了刚刚创立的携程,又于2002年加入如家酒店的创业团队,成为第六将。2004年,他又从如家离职,参与创立汉庭酒店(现在的华住酒店集团)。

2012年3月,已位居华住集团常务副总裁的王海军再次选择离职,并于第二年正式创办亚朵。

亚朵从成立起就定位为中高端连锁酒店。作为征战旅游业赛道多年的老兵,王海军为亚朵注入了与市场其他酒店完全不同的灵魂,那就是“人文”。

亚朵,是云南怒江州一个小村落的名字。2012年,当王海军带着创始团队来此旅游时发现,这个村子虽然不富裕,但自然环境优美,村民也非常淳朴,充满幸福感。

在王海军看来,作为其酒店“人文”精神的载体,“亚朵”是最合适的名字,他希望“让酒店不仅用来睡觉”的理念能在亚朵实现。

2013年8月,亚朵第一家“人文·摄影”主题酒店在西安正式开业。

2014年,在酒店扩张至30余家后,亚朵没钱了。此后,亚朵一方面选择从直营模式转向加盟模式,另一方面加速了融资进程。

2016年,亚朵酒店开始玩儿起了IP。该公司跨界和吴晓波团队、知乎、虎扑、奈雪的茶、网易云等IP联名推出亚朵吴酒店、“有问题”主题酒店、亚朵软欧包主题快闪店、南京新街口网易云音乐亚朵轻居店等,希望打造出社区“第四空间”。

2017年,亚朵迎来第100家酒店开业里程碑。而后,从第100家店到第200家酒店里程碑的达成,亚朵仅用了15个月,第300家店和第400家店的落成之间更是不到8个月时间。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亚朵酒店总共拥有酒店608家、酒店客房7.11万间。该公司以9.4%的市场份额成为中高端酒店市场的领头羊,比第二名华住多出2个百分点以上。

然而,在市场份额不断向上走的同时,亚朵的赚钱能力似乎却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人文”缺失,从“钱”开始

亚朵给自己挖坑,或许从第一次考虑“钱”的问题时就已开始。

亿欧数据显示,在2014年到2017年期间,亚朵酒店相继获得四轮融资,总融资额超过1.5亿美元,投资方包括君联资本、阿里巴巴荣誉合伙人陆兆禧、德晖资本、去哪儿。

这四年,是亚朵成立后最开始发力的四年,也是亚朵最能折腾的四年。

一方面,为推升估值,亚朵的业务越来越多。

2015年,亚朵旗下已拥有亚朵酒店、轻居、THE DRAMA、长租公寓等多概念酒店品牌,并开发出了消费金融、B2C产品线等。2016年,亚朵的“触手”伸向了全住宿产业链,并搭建衣食住行娱12大场景。

截至2021年3月底,亚朵共开发了1136个场景零售SKU。然而在2020年,该公司零售业务产生的GMV仅为1.072亿元,营收数据必然更加惨淡。

另一方面,“人文”的定位,让亚朵吸引了不少资方的注意。

为了突出“人文”属性,打造IP社区,亚朵酒店占用酒店内大量非客房区域面积来展现“人文”的一面。特别是2016年以来的与众多IP合作后,这一牺牲非客房区域的情况愈发严重。而这些被牺牲的区域中,也包括餐饮区域。

文旅部数据显示,我国星级酒店行业平均非客房收入占比在40%左右,其中相当一部分来自于餐饮。而亚朵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公司餐饮收入在总收入中占比仅为2%,加上9%左右的零售收入,非客房收入合计占比仅为11%左右。

加盟商无法赚到足够的“油水”,就会产生钻规则空子,甚至无视规则的行为。而这些行为无疑会极大伤害亚朵“人文”的定位。

近年来,多个加盟商向媒体反映亚朵存在店长、前台利用低价协议套卖会员卡,空住房分摊房费以及税务开票不合规等多种屡禁不止的财务问题。此外,亚朵酒店还被曝为了拉拢加盟商投资,还故意压低了单间客房运营成本等。

此外,有网友指出,亚朵酒店员工操作漏洞频发,包括未向房客确认就给别人房卡,可用第三人充当房客同意办理新房卡。

“人文”基础,不再稳固

不赚钱的不止加盟商,还有亚朵自身。

2021年6月,亚朵向美国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计划以“ATAT”为股票代码在纳斯达克上市,上市日期定为7月1日。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亚朵酒店的营收分别为15.67亿元、15.6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083.1万元、3782.2万元。2021年第一季度,亚朵酒店的营收为4.20亿元,净利润1146.9万元。

亚朵酒店在提示风险中称,疫情的爆发对该公司财务和经营业绩产生了不利影响,并可能继续产生不利影响。

数据显示,亚朵酒店的入住率已从2019年的73.4%下降至2020年的67.1%。同期,酒店的平均房价由429.5元下降至389.8元。因此,平均每间可供出租客房收入于同年从329.5元下降16.5%至275.1元。

同时,亚朵酒店的资产负债率在不断提升。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和2021年Q1,该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7.96%、71.5%、72.85%。作为对比,首旅酒店资产负债率在50%左右,而锦江酒店在65%以下。

截至2020年末,亚朵的负债总额为14.20亿元,同比增加26.8%。2021年第一季度,这一指标增加至15.30亿元。与之对应的是,截至2020年末,亚朵酒店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8.25亿元,同比增加约8%。

雪上加霜的是,财务愈发紧张的当下,亚朵融资的路也断了。

就在登陆美股前夜,亚朵发布声明宣布暂停上市。做出这一决定或是因为被曝招股书造假,有消息称,招股书里公布的608家酒店,实际可能只有580多家。

根据美国《1934年证券交易法》项下的一般性反欺诈条款,投资人如果是出于对上市公司披露信息的信赖而购买股票,发现欺诈后可提出民事诉讼,相关责任人或将担负相应的刑事责任。

早在2019年,亚朵酒店就曾将上市付诸行动,聘请中信建投为辅导机构,计划在创业板上市。但在2020年1月,中信建投宣布不再担任亚朵辅导工作,后由中金国际接手。2021年3月,中金公司也中止了对亚朵的辅导工作,宣告该公司正式放弃在A股上市的计划。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三次上市融资受阻,债台高筑、利润大跌的亚朵所能支撑“人文”理念的经济基础已变得不再稳固。

“人文”丢失?

虽然上市之路暂时亮起了“红灯”,但亚朵目前仍能实现一定的盈利,阿里女员工事件不会成为压垮亚朵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海军曾表示,亚朵一开始就定位生活方式公司,酒店只是起点。

从招股书数据来看,作为起点的酒店业务并未为亚朵之后向生活方式的拓展提供强有力的基础支撑;而作为场景下零售模式拓展的新业务,在5年的发展过程中也未展现出第二增长曲线的实力。

在遭遇一系列负面事件后,亚朵需要反思,在自己快速向前奔跑的同时,引以为傲的“人文”灵魂是否已经丢失。否则,再多几次阿里女员工事件或被疑数据造假,亚朵将失去的将不止是“人文”。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