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泛文娱 / 唱吧:不是我太弱,而是对手太强

唱吧:不是我太弱,而是对手太强

日前,唱吧第四次冲击上市,此前三次上市未果,这次唱吧能否跨至新起点?犹未可知。在唱吧发展轨迹上,可以看到老牌网络K歌公司的宿命,那就是跟不上时代潮流,便会被时代淹没。

唱吧这一路,眼看身边“小弟”崛起,自己却无能为力,心有不甘。这也是唱吧迎头追赶,转型为泛娱乐平台的动力。

唱吧未至一个“三十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老话已不能具体到唱吧的个案上,身处互联网快速迭代环境,网络K歌格局瞬息万变,或许不能以三十年为界论。

2012年唱吧逐鹿移动互联网,是在线K歌一个“新物种”,也是“现象级产品”。上线首日注册用户破十万,上线五天登顶app store,上线两年收割1.4亿用户,碾压酷我K歌、YY语音等众多在线K歌产品,曾连续两年稳居移动K歌市场第一的宝座,一时间风头无两,战绩可观。

本以为上市就能巩固地位,怎料唱吧接连失败备受打击。唱吧此前进行了三次上市:2015年在普华资本、芒果传媒等投资下,唱吧完成4.5亿元人民币D轮融资,并展开赴美上市计划,但无疾而终;2016年唱吧退至A股上市,曾获得汪涵、何炅、谢娜等人投资,在中金公司辅导两年后,亦未如愿登陆A股;2018年,中金公司又对唱吧进行为期一年半的上市指导,认定唱吧符合上市资格,可进行IPO准备,但最终还是不了了之。而在2016年与2018年唱吧为上市焦虑之际,唱吧竞品全民K歌迅速崛起,同时斗鱼与虎牙、抖音与快手定立了直播、短视频赛道霸主地位。

其实,唱吧也并非只顾着上市。8年间,唱吧在自己固有理念中打转,也曾拥抱变化,但收效有限。2014年,唱吧涉足手游业务未果,又大手笔投资线下KTV,但市场也不乐观;2015年唱吧推出硬件麦克风,当时唱吧创始人陈华认为,该款麦克风没必要做成与手机云同步的“智能硬件”,直抵用户核心需求即可;2016年,唱吧追赶直播热势,推出“唱吧直播APP”、“火星直播”,但其重心仍在K歌,直播业务未有较大声量,陈华曾讲唱吧应以固本为上,独立直播APP开发运营风险大;2017年唱吧象征性投资“智能硬件”如“胶囊”麦克风、“小巨蛋”麦克风等,它们还出现在湖南卫视《乘风破浪的姐姐》等热综中,甚至在央视新闻、李佳琦、罗永浩的直播中也取得不错的销售成绩。然而,这些产品都不在唱吧主营业务圈,自然受公司资源倾向少,不是主力盈利来源。

冥冥之中,注定了唱吧的失意。当前,万物上云已是大势所趋,直播更是红利巨大。唱吧错失入局良机,且不够重视新趋势,造成了其不受市场欢迎的现状。

对手林立 唱吧腾位

如今,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网易、快手等群强环伺,唱吧已今非昔比。

腾讯系全民K歌具有智能打分、专业混音、好友擂台等全面功能。全民K歌在2018年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一起上市,通过多年发展为TME贡献不小业绩,据2020年TMEQ3财报显示,第三季度TME的在线音乐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ARPPU)9.40元,环比增长1.1%,同比增长5.6%,包括全民K歌、直播等的社交娱乐ARPPU为166.70元,环比增长33%,同比增长32%。全民K歌盘活腾讯系庞大资源,可以说起点高,竞争优势强;

阿里系唱鸭在2019年诞生,是UGC短音乐社区,用户可选清唱+乐器弹奏+节奏音效,演绎后发布作品。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月,唱吧上线10.0.0版本中的弹唱功能,因其与唱鸭风格相似度高,引起网民打击抄袭的风波。对此,唱吧反指唱鸭碰瓷营销;

字节跳动在2018年上线“音遇”,主打“社交+游戏”,用户可选曲领唱、跟唱、抢唱,该产品还出现在《快乐大本营》等电视综艺上。2018年第四季度,音遇的用户活跃数达到417万人,跃居在线K歌行业应用用户规模第三位。字节跳动在2019年上线“抖唱”K歌小程序,依托抖音,主打“异步合唱”功能,用户可与音乐达人同屏演唱,自主制作MV上传与分享;

网易推出了音街APP,与“云村”概念协同,注重生态打造与社区运营,提供演唱、调音等功能,创新乐评、歌单、Mlog等产品,紧抓95后用户。音街数据显示,使用一键Remix作品的平均播放量达其他普通作品的8倍;而快手推出了光音App和回森App,可录制音乐、MV及添加字幕等。

据公开信息表示,截至2019年Q4,我国在线K歌用户规模为2.82亿人,同比增长13.7%,95后已成为主流用户群体。另外,比达咨询《2019年度95后用户K歌洞察报告》显示,唱鸭全民K歌活跃用户领跑行业,唱鸭最受95后喜欢。2019年下半年,全民K歌、唱鸭、唱吧是我国95后用户量最高的三款K歌移动APP。

同时据艾媒咨询数据,截至2020年11月,在网络K歌领域,全民K歌以月独立设备数16591万台位列第一,唱吧则以月独立设备数4168万台居第二。同期,唱吧的活跃用户数量为1373.11万人,不到全民K歌活跃用户数量的五分之一,网络K歌行业王者宝座已换人。

唱吧死磕上市,又布局风口上的多元产品,充满誓要回归巅峰状态的热血。

2020年,陈华在唱吧嗨典上宣布新品牌“玩音乐, 就上唱吧”slogan,并升级公司战略,更新唱吧弹唱、智能混剪等功能,又表示会实施“0门槛分享1个亿”,激励音乐创作者,该平台已实现内容发布平台、流量智能分发平台、内容激励扶持闭环,改变了曾经执着于K歌的打法。

关于唱吧的商业模式,去年陈华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唱吧当前营收来自于用户之间的虚拟物品购买,包含会员模式、广告模式、直播打赏等。目前该平台已有唱吧小店,但未接入天猫、淘宝等。借助该商业模式,以视频为入口,音乐创作者在唱吧弹唱、表演、玩音乐,创作与分享视频并取得收益,同时该过程也为唱吧提供了UGC内容,促成唱吧从K歌工具向音乐内容社区、泛音乐内容平台转型。

但是唱吧的转变会不会为时已晚?陈华曾说,错失一些赛道红利只是一种未能引领风潮的遗憾而已,过去带给自己的忠告就是要进行更多思考。移动互联网时代,流量并不是商业模式的唯一定律,而推动商业模式的不断进化和为用户提供价值才更重要。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