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泛文娱 / 饭圈“走火入魔”:没钱打榜,还说什么喜欢?

饭圈“走火入魔”:没钱打榜,还说什么喜欢?

吴亦凡被刑拘已经10天了,批捕与否,官方仍无进一步消息。

不知道看守所内的吴亦凡,是否在等待中焦灼无措。不过,看守所外吴亦凡的粉丝,早已心急如焚。

有人用割腕表达相信他清白的决心,有人甚至想出不可思议的办法想要劫夺“哥哥”,令人啼笑皆非。

无脑粉丝,不是吴亦凡独有,他的前东家韩国男团组合EXO,同样也有数量众多的脑残粉。有EXO粉丝为了筹集跟踪EXO需要的经费,不惜在网上行骗,最后被警方拘留。

花钱追星,早已成了饭圈的标配。问题是,这股铜臭风在饭圈是如何刮起来的?

偶像红不红,粉丝有话语权

机场安检口,韩国男子流行演唱组合EXO的粉丝自觉在旁边站成一队,踮着脚尖向外张望。“灿烈!”“伯贤!”“世勋!”看着明星们缓缓走来,粉丝们手上的手机在录像,身体用力往前挤,有人脖子上青筋突起,声嘶力竭地喊着“哥哥们”的名字。等所有成员悉数通过安检,粉丝们才意犹未尽地向四周散去。

EXO在韩国已有十年的出道历史,根据粉丝网站EXO-L的统计,早在几年前,粉丝数量就已经超过了500万。值得注意的是,吴亦凡的演艺生涯,正是从EXO开始的。

2012年EXO刚出道时,郑媛就被官方门面(组合中最帅)朴灿烈的颜值吸引。185的身高,精致的五官,还有不寻常的低音炮嗓音,每一条都刚好戳中郑媛的理想型。很快,郑媛沦陷了,成为了朴灿烈“女友粉”中的一员。

作为追星狂热粉,郑媛会通过各种网络渠道打听朴灿烈的行程,然后画好精致的妆容,比朴灿烈早两个小时以上到达机场或者活动现场。追星中的郑媛,身上永远会背着一个大包,里面是好几万的相机和超长焦镜头。

跑到一线,随时跟进偶像动态是粉丝们的“终极梦想”。但限制太多,大部分粉丝就将自己的“爱”,用给偶像花钱的形式表现出来。

几年下来,郑媛追星花了大几十万是有的。在长时间坚持下,郑媛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站姐,可以通过代拍挣点机票钱。

这得益于如今流量明星更加简单粗暴的成名方式。与早年为了和资本对赌,3年狂拍13部的杨幂不同,如今靠选秀出道的一些流量明星,成名完全依靠粉丝重金打榜,演技几何,有无作品,都不重要。

在这样的背景下,饭圈对偶像的作用,正在与日俱增。

“饭圈”是对粉丝圈的昵称,粉丝们为了支援自己的偶像自发聚集,为偶像发帖、打榜、助力,久而久之,形成了分工明确,规则严明的组织。

通过动员C端(粉丝),偶像可以通过演出分成,销售周边产品等形式方便快捷地从粉丝手中实现变现。同时,C端粉丝的高涨热情会对B端(剧组、晚会、综艺等)构成影响,促使它们更多地起用当红偶像,偶像在剧组面前的议价“底气”,也会随着粉丝的力量大小而发生变化。

与仅仅依靠追剧,买专辑的时代不同,如今的饭圈,能够让粉丝第一次品尝到自己的力量改变偶像命运的感觉。

从超女到青你:花钱越多,说话越管用

中国最早出现用花钱帮偶像打榜的行为,始于《超级女声》节目,“玉米”、“盒饭”、“凉粉”用全新的形式,定义了粉丝究竟是什么。

在那个互联网并不发达的时代,粉丝们通过短信投票来决定谁晋级谁淘汰。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决赛当晚,湖南卫视收到的短信票数超过八百万。

2008年左右,韩流文化红遍亚洲,其造星模式也传入中国,被多数中国经纪公司借鉴。随后,近乎每一年都会出现类似的大型养成、选秀活动,比如近几年较火的《偶像练习生》、《创造101》、《青春有你》系列等。

在比赛中,这些粉丝从旁观者进阶为参与者,在偶像尚未成名之前,以狂热的刷票、付费等各种手段为其出道付出,既为了把自己的偶像捧红,也在其中对其产生牵挂、爱护情感,从而形成粉丝和偶像的高度黏性。

1997年出生的李琼就很痴迷这类选秀节目,《创造101》、《青春有你》系列,她都参与过打投。“所有选秀节目,基本通常都会有粉丝群去组织,第一次我是散投,后来都是进到组织里。”

李琼当时最喜欢的是《青春有你》里的徐方舟,“他有实力,也很努力,可就是不会表现自己。”

给徐方舟投票,李琼也是靠买牛奶获取二维码,不过那时候投票的二维码不在瓶盖上,而是在箱子里放上一张卡片。但粉头能找到只买卡片的渠道,所以会在群里集资一起买,再分发给下面的人,刚开始一张卡只卖一两块,后期决赛期间已经涨到将近十块一张。

这时候,粉丝的分工就出现了,有钱的出钱买奶卡,有时间的花时间输入码号。一个码是九票,不过不能全部投一个人,就需要粉丝间相互换着投,李琼在节目期间一共投了有一万三千多票,二维码看到眼睛都花了。

而另一部分粉丝会买虚拟账号(手机号)注册爱奇艺账号,普通账号可以投一票,VIP可以投两票。

这其中会有部分奖励机制,比如投票最多的人有机会免费拿到偶像活动现场的门票,鼓动粉丝打投的积极性。

但比较大的微博粉丝群或者超话里,李琼经常能看到一些虐粉的小作文,比如说“孔雪儿训练了八年,她说只会唱歌跳舞,这是她的梦想,我们必须帮她实现”、“投一百票很贵吗?这只是一杯奶茶钱”等。当然,说这些话的目的只有一个,让粉丝多掏钱。

李琼觉得,其实让粉丝花钱给明星投票是有必要的,“在追星过程中,我们陪着他们一起开心一起难过,他们给予了我们需要的情感,我们给他们花钱是合理的。毕竟娱乐圈,早已淘汰了为爱发电的生态模式。”

通过投入高低,粉丝会自动划分等级,最高等级的粉丝,可以成为明星后援会的成员,和偶像的经纪公司对接,在活动时,可以参与明星活动的外围工作,如布置现场,发放相关物品,管理前来追星的低级粉丝等。

比后援会等级较低一些的粉丝,可以进入管理偶像超话的超话管理组、举报黑自家偶像的反黑组、为偶像增加曝光率的宣传组、为偶像打榜的数据组等组织,并且依靠这些组织的力量,维护偶像的形象,减少偶像的负面影响。最低一级的组织,便是粉丝们自发在社交平台上建立的个站,利用网络资源,发布自己追星的历程。

这个过程中,钱成了至关重要的因素,花钱越多,说话越管用。

至于饭圈整体的盈利模式,根据此前娱乐媒体的报道,主要依赖于应援商品的制作和粉丝众筹的抽成。

主打“应援”的粉丝集资平台,提供各种应援商品,小到周边制作,大到地铁、大巴、机场的广告投放等,每种应援形式被视为一件商品,盈利主要来源于差价。

而主打“众筹”的粉丝集资平台,则以各种主题活动帮助粉丝筹集资金,此类平台则好比资金托管方,盈利模式主要靠众筹抽成。

也就是说,粉丝为偶像应援的钱,也有一小部分,流入了粉丝平台的“腰包”。

用钱堆砌的饭圈,制度保障和内部管理并不算健全,粉丝集资的财务状况通常都不透明,粉头卷款跑路的新闻层出不穷。

比如2018年,网曝吴宣仪"粉头"贪污粉丝集资款买海景房;上个月朴灿烈贴吧的吧主以购买新专辑给朴灿烈冲销量为由,在平台o!what上向粉丝募集了一千多万,随后跑路。

但为了偶像,傻傻的粉丝还是愿意把钱交出去。

畸形饭圈,谁促成的?

追星本“无罪”,但忽略自身条件、脱离道德约束的畸形饭圈却是不可取的。

《青春有你3》打投,粉丝倒奶留瓶盖被称无脑;吴亦凡粉丝“劫狱”的想法震碎大众三观,央视网发文称,吴亦凡那些走火入魔的粉丝该清醒了。娱乐圈出现极端饭圈文化,让追星变了味,价值观失了准,公序良俗和社会伦理也被抛到了脑后,有些已经涉嫌违法。

但这样的局面又是谁促成的?

首先,从源头追溯,是资本对明星的伪装。

人无完人,被公司包装后的流量明星却是帅气、多金、有才、360度无死角的“完美人设”,以至于烂人能躲在“明星光环”下,蒙蔽粉丝的双眼。

经纪人方瑜告诉《凤凰WEEKLY财经》记者,如今的饭圈演变得如此畸形,和经纪公司粗制滥造的造星过程密不可分。现在公司签约偶像的门槛越来越低,对他们来说,长得好看就能有人喜欢,艺人只是公司的“商品”,简单培训包装一下,“能唱能跳”直接打包送上台。

方瑜还提到,娱乐圈现在有一种说法,出名要趁早,所以偶像的学历和文化程度也越来越低。学历虽然不能作为一个偶像的门槛,但他至少是一个衡量艺人艺德和知识储备的标准。高强度的工作量导致他们没有时间丰富学识,像吴亦凡就是高中毕业去韩国做练习生,之后直接踏入演艺圈,受教育程度也有一定缺失。

其次,流量的推波助澜也是畸形饭圈形成的重要因素之一。

公司培养一个流量明星很费钱,相当于买彩票等中奖。外界有传言称,某公司将一批练习生送去韩国训练,花了2亿人民币,只培养出王一博一个顶流。

方瑜指出,各公司具体投入成本不能确定,但绝对都是一笔庞大的开销,所以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不停地去压榨、收割粉丝,才能尽快把投资成本赚回来。

不过,流量明星的变现能力有目共睹。制片方和出品方为了保证收视,会专门挑流量明星,尤其是偶像剧,哪怕这个偶像从没演过戏。“公司只看流量不管业务,万一火了以后靠粉丝或资本狂推,而经纪公司没有介入,这是经纪公司的失职。”方瑜说。

但流量山顶的狂欢,可能也只是粉丝和资本营造的泡沫。

更有媒体通过微博官方商业合作处得知,热搜榜第三条的价格为每天140万元,第六条为每天120万元。

假数据一高,流量明星的片酬与广告报价也随之翻倍,所以才有了“一爽”、“一凡”如此高的日收入。

最后,粉丝内部的低龄化和攀比心,彻底将饭圈拖入深渊。

追星者学生党居多,且年龄越来越小,花钱越来越多。据《半月谈》杂志社的调查:有42.2%的中学生自小学就开始了追星生活,52%的中学生追星时间在3年以上。而目前中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可达1000亿元。

粉圈中,为偶像花钱越多,在粉丝中会越受信任与追捧,尤其在粉丝内部有矛盾时,不怎么为偶像打榜、做数据和不花钱的白嫖党如果发言,极易成为被针对的对象。

没钱打榜,还说什么喜欢?

同时,低龄化粉丝也容易被资本掌控。对他们来讲,一个粉丝群就是他们的一个小世界,眼里除了自己的偶像看不到其他,自然也就会为偶像“拼尽全力”,付出的感情和金钱越多,越难从中抽离,以至于最后变成“死忠粉”、“脑残粉”等。

只是,吴亦凡落马给娱乐圈和饭圈的人都提了个醒,道德有问题的人,早晚会被整治。

方瑜说,“圈内的人推测了一下,吴亦凡的事,估计十年起步吧。”

再大的泡沫,早晚也会被戳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为化名)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