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还是大厂好,裁员能赔三五万

还是大厂好,裁员能赔三五万

8月刚开始,各大社交平台就开始疯传在线教育行业大裁员。

据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旗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从8月5日起,开始全面关停少儿教育直播课业务,大幅裁撤了短期班、低价课团队,其中瓜瓜龙计划在8月底前裁撤50%以上的体验课老师。

火花思维相关员工表示,从7月26号开始,每个部门都在开始裁员,推算大概是20%到30%,按入职时间倒序来裁。

猿辅导80%以上收入比例的业务面临关停转型,4万多员工面临调整或优化。

最夸张的要属豌豆思维,网传计划裁员70%到80%。

高途是反应最快的。在“双减”意见下发的第二天,创始人陈向东就定下来了裁员指标:全国13个地方中心,在8月1日前完成关闭,只留下郑州、武汉、成都三个辅导老师中心,涉及裁员人数上万人,相当于三分之一人要离开。

被高途课堂裁员的一名员工看着排长队准备签字,领离职证明的同事们,想起之前公司疯狂扩招、连工位都不够的时候,心里不禁一阵唏嘘: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来自《中国企业家》的报道称,K12教培从业人员的数量,大约是1000万。但这些同样是赶着风口进入在线教育的年轻人,有的人面临的是一座山,有的人面临的却是一场惊喜。

/ 1 /

“很突然,就是突然把你叫到办公室。”李强提到前几天的那次被裁,还是忍不住强调了突然这个词。

李强是火花思维的一名普通研发岗员工,7月26日那天,他像往常一样来到公司。

唯一不同的是,他注意到所有的会议室都有详细的路标指引,哪个会议室顺着哪条路去一目了然,好奇在心里一闪而过。

到了下午的时候,李强被领导叫去了办公室,到那之后发现,人事也在,“这段时间出了个政策,公司有困难,理解一下。”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李强提到辞退过程进行得很迅速,“之前离职是要走线上流程的,而那天只要你签完字,立马就可以走,完全都不用交接。直接就可以去拿离职证明了,电脑交了就行,特别快。”

当然对于被裁的员工来说,辞退补偿永远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火花思维给的中规中矩。据李强所说,补偿就是按照国家法律规定,没有过试用期的就半个月,然后过了试用期就N+1,没有休的调休假或者年假都是直接折算。

据晚点LatePost报道,1月24日,火花思维完成了E轮融资,其中由挚信资本领投,腾讯资本等老股东跟投,融资金额超4亿美元。

李强是在E轮融资一个多月后入职火花思维的,和他同一天入职的还有一两百人。

他能明显感觉到,公司上半年招人招得特别厉害,每个星期一三五入职日的时候,每天平均都是一百多人,一星期能进五百多人。

而这些员工,在7月24日双减政策落地之后,都成了负担。

“就我大概了解的,公司应该是按照入职的时间倒序来裁的。”

当被问到研发岗位怎么也面临裁员时,李强说道:“每个部门都有一定的比例,并不是按特定的部门去裁员,大概每个部门都会裁个百分之二三十。我们部门二十八个人,裁了七个。”

在那一天来到之前,大家其实都不觉得会被裁。

一方面,是因为火花思维主营业务还是素质教育,基本不怎么涉及k12学科辅导,员工普遍觉得政策对公司影响不大。

另一方面,领导也在喂定心丸:“火花之前不怎么投钱做营销,现在国家不允许在线教育投广告,对火花来说甚至还是某种优势。”

而现在,就算那些还留在公司的员工,大多也已经做好了被裁的准备。虽然公司在裁完这批后,就暂时停下了裁员的动作,但显然大家不可能自己离开,都在等着。

被裁之后,李强又换了一家互联网公司,这次不是在线教育行业了。

“我估计现在其他人(被裁的同事)也都不会考虑这个行业了,这个行业感觉已经没有啥希望了。”

/ 2 /

跟火花思维中规中矩的离职赔偿相比,豌豆思维的吃相就略显难看了。

话题#豌豆思维被指暴利裁员#甚至登上微博热搜,引来一千多万网友围观。甚至小红书上、知乎上也有大量控诉豌豆思维的帖子。

“其实上个月还好好的,但8月就突然变天了。“吕一说到。

因为双减政策,豌豆思维也跟大部分教育公司一样,开始对相关业务板块进行优化。吕一就是其中一个。

“公司的裁员方式分两种,一种是突然通知你离职并给赔偿,这主要在hr和教研部门。另一种是消耗员工,让员工自己提离职,没有赔偿。给赔偿的那部分人也没有拿到应有的赔偿金,只给到n。当时签字时领导就说明,如果不愿意接受n,等公司没钱了,直接跑路没得赔,这才引起了巨大反响。”

真的没钱了吗?事实也许并非如此。

有网友在知乎爆料称:有同事发现,公司在大规模裁员的同时仍在面试新员工,且公司账面上的钱完全足以支付员工的补偿金,后来管理层也承认公司账面上确实有钱,现在给出的赔偿方案是他们综合考虑之后得出的理性结果,并表示希望被裁员工能够理解公司立场。

不接受单n赔偿的员工也大有人在,当协商未果大家提出要进行劳动仲裁时,上述爆料人称,豌豆思维的领导扬言自己在仲裁局有朋友,即使提出仲裁也会被搁置,最终连n都拿不到。

王晨属于被消耗的那一拨员工,跟他一个部门的两百多人都一样面临着降薪、要求完成超高业绩的情况。

“天天逼着大家打电话,谈单子,让家长续费,加班。业绩目标也一下子多了好多,之前都是每人每月几万块钱的目标,现在每个人背着30万的业绩,按现在的行情,完成是非常难的。”

如今,他们拿着5000块钱的底薪,一边追逐着那个难以实现的目标,一边“甘愿”被消耗,默默等着被公司裁掉。只是,这份无声的较劲,最终会有一个圆满的结果吗?

吕一也十分感慨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虽然之前曾经和同事抱怨过豌豆思维的福利一般,但因为数据好,上课老师和班主任大部分也比较负责,所以后期续费的家长挺多的,自己也能拿到一份相当满意的收入。如今却一言难尽了。

曾经,新东方是教育行业的标杆,被同行认可,被用户信赖。

但在这波裁员大潮里,新东方也没能幸免。虽然没有闹得像豌豆思维那样难堪,但在赔偿方面也被质疑差强人意。

脉脉上,有自称是新东方的员工爆料,公司为了降低赔偿,毫不顾忌已经为公司工作了5年10年的老员工,依然通过降薪稀释十二个月的平均收入。

有网友还在评论区戏称:

你:俞敏洪你心里过得去吗?

俞敏洪:过得去。

/ 3 /

签完离职,张浩直接去打疫苗了。

几天前,一张“字节的教育板块,全部裁掉”的截图传遍网络。隔天字节跳动回应称确实存在,赔付为n+2。

随后,各个平台上出现大量字节被裁员工的发帖,大家议论纷纷,被裁的人满意称赞,围观的人羡慕嫉妒。

这跟豌豆思维的暴力裁员形成鲜明对比。

张浩在字节教育板块工作的时间不长,才4个月,但是按照字节n+2的赔偿方式,也拿到了不少赔偿。除了按自然月的整月平均税前工资算,年假调休假没用完的全都双倍工资结算,8月份的五险一金也按正常情况缴纳。

他对自己拿到的赔偿很满意,一度表示,字节这样对待一线员工,应该没有不满意的人。

“拿到三万-五万赔偿金的员工比较多,六七万的也有一些,但没那么多。”

“双减政策出来时,大家多少都有点心理准备了。接到通知时,自己还挺开心的,因为本来也是打算走的,教育行业确实很累很辛苦,而且没办法积累客户,不是长久能做下去的行业。”

“领导还告诉大家,如果以后还想在字节工作,可以继续投简历,并不受字节回流限制的影响。”

回忆起当时选择字节跳动的原因,张浩毫不犹豫地表示,主要还是因为字节名声在外,想在大厂体验一下,然后同类型的企业,字节给的待遇算不错的了,所以就过来了,平时工作跟大家相处也蛮好,整体工作氛围很不错。

离开字节跳动,张浩打算先休息一段时间再说工作的事儿,之后依然会优先考虑“大厂”。

“觉得小企业更没有保障,大企业最起码福利待遇是好的,创业型公司在国内目前的大环境下本身就很艰难,随时可能没了,自己只是个打工人,好好打工就行。”

/4/

7月底到8月初,大部分在线教育机构都在度过一个“艰难的时刻”。

7月27日,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在公司九千多人大会上说:“裁员是肯定会裁员的”;

7月30日,高途创始人陈向东发公司内部公开信,信里写道:“我们不得不做出如此艰难的决策”;

而新东方,在管理层的内部会议上,有人建议转型做托儿所,俞敏洪没忍住哭了。

真是,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去年由于疫情,在线教育机构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爆发式增长。猿辅导1年内融资4轮,今年估值最高140亿美元。作业帮4月传出上市消息,计划募集至少5亿美元资金。新东方、好未来的股价翻倍。高途则是股价却在一年内由22美元涨到149美元。

在资本疯狂涌入之下,机构获得了充足的“弹药”。

有大量赞助综艺节目的。网易有道和豌豆思维赞助了《乘风破浪的姐姐2》,作业帮选择了《奇葩说》第七季,高途课堂是《欢乐喜剧人》的赞助之一,掌门1对1则投向了《向往的生活》,最厉害的还得是作业帮,作为去年央视春晚的合作伙伴之一,甚至还有一句口播。

也有大量投放广告的。据统计,好未来去年第三季度,营销费用为4.27亿美元,比前年同期增长了120.3%;跟谁学去年的销售费用从10.409亿元飙升到了58.162亿元。

但一切都戛然而止。

教育是刚需,教培不是。

当潮水退去,真要裁员了,哪个地主家还有余粮或许就一清二楚了。

(应采访者要求,以上名字皆为化名)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