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消费 / 东北农村盛产网红:有人吸粉700万,年销售额破2亿

东北农村盛产网红:有人吸粉700万,年销售额破2亿

从北大仓的农民,到鸡西市卖装修材料的老板,从中俄边界大山里的赶山人,再到吉林长白山的朝鲜族……熟悉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用户,对于这些内容应该并不陌生。

这群“东北网红”通常在家乡农村发布短视频,分享农村生活,开通直播,网上卖货。凭借接地气的语言风格和内容在短视频平台上大放异彩,从而吸引众多粉丝。

乘着网红经济东风,这些网红在曾经“靠山吃山”的地区,俨然已经靠着直播实现了个人财富的增长。他们有的人年入百万,有人一场2小时的直播能卖出10万元的货,还有的村庄靠直播年销2000万,从而带动当地经济增长。

东北从来不缺传奇故事。从中国人口大幅迁入的独特地标到成为“网红界的半壁江山”,这片极具话题的黑土地上,每天都讲述着新故事。

小村庄走出大网红

在何家红的视频里,素颜的她裹着一身休闲装,出没在自家的乡间稻田前。何家红最爱自称为农民,在谈及自己所种的稻花香大米时,她的嘴角也常常不自觉上扬,让人觉得亲切舒适。

何家红今年34岁,去年,她辞去北京UI设计的工作回到老家。“晚睡早起、地铁公交。我发现自己依然怀念绿色的田野,发现在城市中无法寻求我想要的生活。”于是,何家红决定回到家乡北大荒,并种了2000亩稻花香开始创业。

视频里的地方,就是她的家乡,黑龙江省虎林市虎林镇。这里位于黑龙江省东部的完达山南麓,以乌苏里江为界与俄罗斯隔水相望。之所以选择回家做一个农民,是因为何家红的长辈父母都在当地从事农业生产,从小在北大荒成长的她,似乎天生就无法与这片黑土地分割开来。

入驻抖音短视频,是何家红的无意之举。去年疫情期间,何家红看着别人玩抖音短视频,就试着记录自己的“种田”生涯。她给自己的账号取名“何小花farmer的店”,当时只发布了4个短视频内容,就有10万用户关注了她。

这之后,她给粉丝科普农业知识和北大荒的人文地理,偶尔分享记录在北大荒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大到在北大荒生活的成本,比如当地的房价十分便宜,一般楼房只要10万元;工厂或者公务员的工作,工资大概有3000多元;在东北一年为了取暖要买4吨多煤,花费3400多元。小到她所种植的稻花香大米是什么品种,多久要施肥,一亩地能够产出多少斤大米……

自家种植着稻田,远离城市的喧嚣,享受慢节奏的生活,这些何家红短视频里的东北乡村风光,成为了许多抖音网友向往的田园牧歌。也让她从农民,多了一个网红的“副业”身份。

何家红告诉「创业最前线」,从有粉丝开始,她每周都会做两、三场直播,每场根据季节的变化,会变更不同的具有当地地域特色的产品售卖。如今,她已经发展了30多个产品。比如“镇店之宝”稻花香大米,山泉水、蓝莓、松茸、猴头菇、骆驼油、蜂蜜……

“一场直播赚几千块钱是没问题的。”说到这里,何家红是很满足的,“我一周直播卖一次大米,现在因为4000亩地还没丰收,去年种的2000亩地的大米已经不够卖了。”

在去年秋天,可能是因为粉丝们“亲身经历”了种植稻米的全过程,当2000亩稻田终于丰收,粉丝们的购买力更是十分惊人。“稻花香大米上新,我的一场直播就卖了100多万销售额。”何家红说道。

就这样,在入驻抖音仅一年多时间,何家红涨粉61万,水稻种植面积由2000亩扩充到了4000亩,一年的销售额早已经突破1000万。

相比何家红,祝哥则更早接触短视频,他也是东北十里八乡内知名的网红,如今在快手上更是有755.1万粉丝。

祝哥的家乡是吉林省梅河口市小阳乡景兴村,景兴村是一个只有200多户人家的小村庄,里面大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祝哥更是在初中没毕业便出来打拼,从小五金店开始做起,渐渐在沈阳有了批发门店。

在接触快手短视频之前,祝哥的装修材料批发生意在当地的收入并不少,“有自己的房子和车子,一年能赚三五十万。”因此,不缺钱的祝哥刚接触短视频也并不是为了赚钱。

大概是2017年7月,祝哥无意间路过河边,看到有人在打渔,就一时兴起用快手拍了一条视频,没想到这条视频上了热门,并涨了两三千粉丝。

“感觉这东西挺有意思的,这样也能涨粉丝。”因为祝哥本身是做装修材料批发生意的,就将ID取名“祝哥装修材料”,没事拍一些水龙头等装修产品的介绍,一来二去便涨粉5万多。

这期间,一直有粉丝希望他能开直播卖货,“他们找我买货,我就不卖,我就想着我是搞批发的,我不能做零售。”祝哥解释,他在短视频里说的产品价格,都是批发价,如果粉丝买少量的产品,根本不值得他卖。

直到2018年3月初,祝哥的粉丝已经有二三十万。因为还是每天都有粉丝留言,希望能够在快手上买货。于是,祝哥在快手搞了一场活动,全家老小一起上阵当客服下单,“短短两个小时,就卖了十万元的货。”

祝哥“傻”了。要知道,当时祝哥在沈阳的批发生意,每个月的销售额也还不到100万。

祝哥彻底被直播电商的巨大潜力吸引了,并决定将其当成事业来做,“之前的实体店生意都交给老员工去做,我开始全心全意做短视频。”

祝哥本身有着东北人天然的幽默感,于是他会拍些关于装修材料的情景剧。比如去玉米地里烤玉米时,不忘带上抽油烟机。在户外烧烤时出现浓烟后,不忘给大家展示抽油烟机的吸力,让大家不仅能看到有趣的段子,也能对产品的真实效果有一定了解。

认真起来后,祝哥的粉丝增长更是喜人。到2018年底,祝哥的粉丝就已经突破了100万,2020年,祝哥的粉丝就突破了500万,其在直播间的年销售额更是已经突破2亿元。

截至今日,祝哥不仅在快手上获得“卖货达人”称号,商品总销量更是达到172.9万件。

“无心插柳柳成荫”。显然,通过他们自己的努力,这些从小山村里走出来的普通人,正在短视频平台上大放异彩。

东北盛产网红

在东北,如何家红与祝哥这样的网红还有很多,甚至用一句东北盛产网红来形容也不为过。

何家红身边的网红朋友就特别多,总和她一起参加活动的知名网红就有20多个。“还有更多的人不是全职在做短视频,只是偶尔发一些生活相关的内容。”何家红表示。

“我家邻居就是网红。”祝哥透露,他们村子做短视频的有好几个大网红。且通过全职做短视频赚钱的就有好几个,“剩下的基本上全村都看快手。”

同样是入驻抖音平台的网红卢小开也曾公开表示,他们村子常住人口有400多人,但是有三、四十人在做自媒体,“我们是典型的网红村,我们这个村总共粉丝量应该能突破千万级别,上百万粉丝的网红就有好几个,拥有二三十万粉丝的网红已经比较普遍了。”

事实上,据抖音2020年2月发布的《2019抖音数据报告》显示,在创作者视频平均播放量排行榜上,北京来源地的创作者人数位居榜首,而东三省黑龙江、吉林、辽宁均上榜前5名。

而在陌陌发布的《2019主播职业报告》里,黑龙江、吉林、辽宁也是职业主播最多的三个省份。

东北网红经济的崛起,也正给东北经济带来新的增长。

众所周知,东北曾因“闯关东”“开发北大荒”“会战大庆油田”而迎来辉煌,是吸引中国人口大规模迁入的独特地标。但随着东北工业的萎缩、经济减速,这里正悄然发生人口外流现象。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东北三省总人口9851万人。相比十年前的人口普查减少了1101万人。

“我们村里一共有40多户人家,但是有一半以上都是空房子,他们要么去城里住楼,要不就是去经济发达的城市打工了。”何家红表示,如今的东北农村外出打工的情况时有发生。

事实上,由于经济转型,在北京、天津、山东、甚至最远端的海南等地,正有大量的东北人在这里落户生根。

东北是农业大省,所产的优质农产品、山产品、土特产品在北京、上海、重庆、昆明、武汉等区域中心城市都深受欢迎。但长期以来,东北总是扮演着“幕后英雄”的角色——产品销售渠道狭窄,许多优质产品只能以普通产品、初级产品形式销售。

但随着网红经济的发展,这些产品正被网红们推到台前,直面消费市场、消费人群,从中赚取的利润也翻了几番。

以何家红为例,就在自己赚取收益的同时,也为家乡特产打开了销路。

“今年北大荒的农民普遍都将大米积压在手里了。”何家红介绍,今年的普通大米价格一直很便宜,过年时期最高时只有1.3元/斤。农民觉得价格太低都没卖,准备等到价高卖多赚点钱。结果到现在为止,大米的价格已经是1.2元/斤。

“就这还没有人收,因为到这个季节,天特别热,今年雨水又多,很可能就会发霉。因此,只能在老乡自己家里存着。”在此背景下,北大荒有不少农民主动找到何家红,希望通过直播帮他们卖货。

何家红告诉「创业最前线」,她如今已经帮助了四、五家农场主卖大米。与此同时,何家红还与40多个蜂场以及个别面粉厂合作,双方达成合作协议,由对方提供质量好的产品,她帮对方销售。

卢小开也曾表示,以前他家乡周边的山上物产丰富,现在上山采点老牛干基本供不应求,因为要产品的粉丝太多。现在他们完全可以做到自产自销,收山货的价格也开始上涨。

“我个人认为,通过我们全村电商主播销出去的产品,应该不低于2000万元。”卢小开说道。

“网红”俨然已经成为带动东北经济的重要增长动力之一。

东北人的“魔力”

其实,业界很早就有东北占据网红界半壁江山的言论。那么,东北网红为何能够获得粉丝们的“独宠”呢?

“可能是因为大家闲着没事,拍个短视频随手发一下挺好玩。”用祝哥的话说,东北这个地方,一到冬天便多雪寒冷,且每年11月到次年4月有半年的农休期。闲下来的东北人很容易在短视频平台上找乐趣。

再引用一位网友的经典发言:可能是东北人天生幽默感比较强,东北冬天漫长而寒冷,过去取暖设施不发达,又没有暖气小太阳之类,所以冬天很难熬。

这使东北人在冬天会没事挨家挨户串门聊天,唱唱地方戏、喝喝酒的事情时有发生,“一来比较快乐,二来也可以增进邻里感情,这也是为什么东北人天性热情的原因。”而现在网络发达,短视频平台深受用户喜爱,他们借助平台火起来也就不难理解。

“东北人大部分人都能扯犊子、抬杠,且性格直爽,没那么多事儿。让粉丝也觉得,这样的网红追起来又高兴,还不矫情。”自身就是东北人的刘伟补充道,淳朴、善良、农民本色,都是大多数东北人身上的标签,确实很容易让大众产生好感。

刘婷也表示,东北人似乎骨子里说话就自带幽默,很多人说东北话自带一种魔力,“宿舍7个南方人,1个东北人,一学期下来都成为东北人了。”

当然,东北网红能够获得粉丝们喜爱,也离不开主播们对产品质量的追求。

何家红觉得,自己的直播挺没意思,都是在介绍产品、卖货。在她看来,大家看她直播的原因,不是因为有趣,而是货好。

“可能大米是我自己家种的,大家都说好吃,觉得我人挺好的,也会买我其他产品。”在何家红的直播间里,大米是作为引流的产品,市场上卖6-8元/斤的长粒香大米,在她的直播间只卖到3元左右。

而且,因为质量有保证,粉丝们往往更愿意买单,“我直播间的复购率能达到80%-90%。”

祝哥也表示,以角阀为例,潜水艇品牌已经是高品质的标杆,而他在做自己品牌的时候,就会按照超过潜水艇的标准来做。“宁可不卖,我都不乱卖,做任何行业也好,有质量就能活下去,没有质量就别想活下去。”

正是因为祝哥对货品质量、品质的高要求,让粉丝愿意在他直播间下单。他透露,“虽然相比普通品牌,我的产品稍贵些,但我的产品有保障。不少粉丝从地漏、水龙头、花洒、厨卫电器、家居等全套家装都选择我,一口气消费四、五万的消费者也大有人在。”

与此同时,快手、抖音等平台纷纷出台的相关政策,也成为这些东北网红发展的有利土壤。

比如今年,抖音新升级的“新农人计划2021”就是从流量扶持、运营培训、变现指导等方面进一步扶持“三农”内容创作。

据抖音平台透露,抖音将拿出2亿流量资源,通过“乡村大师课”“中国农民丰收节”等多种活动,帮助其解决冷启动和曝光不足等问题,让美好乡村被更多人看到。

此外,除了流量激励,“新农人计划2021”还将从运营培训、变现指导等方面,帮助三农领域创作者成长。对不同阶段创作者,新农人课堂推出运营推广小技巧、短视频制作法则、优质三农内容关键要素、直播带货等全方位、多元化培训课程。

而早在2019年,快手也针对农业领域推出了“三农快成长计划”,开放百亿流量助力乡村振兴,并发起“幸福乡村带头人”等活动,同时上线学农技频道,发布快手教育生态“春耕计划”,引入农广校、农科院等专业内容,扶持各地各方向农技专家、种养能手,丰富平台内优质农业知识结构,鼓励技术专家在线为三农用户解决农业生产难题。

2020年2月,快手助农行动曾两次登上《新闻联播》。在2月20日关于支援湖北抗击疫情的企业报道中,快手作为互联网企业的代表,通过为平台上的农户减免佣金,提供了5亿免流量帮助农户解决农产品销售问题。

再者,地方政府对网红经济的大力支持,也是东北盛产网红的原因之一。

此前,沈阳市印发了一份关于《沈阳市电商直播发展(网红经济)行动方案》,预计2022年沈阳市将培养一万名国内具有东北特色的网红达人。

今年三月,黑龙江省妇联为何家红颁发了“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以此表彰她对当地农产品推广作出的贡献。“上过报纸和当地电视台,政府这边对扶持网红一直很支持。”何家红这样感慨道。

“我希望我的土地规模能够再扩大到1万亩,明年还能带动当地的旅游经济。”何家红如是期许。

从无数个村庄里走出的农民网红,正在给东北这片广袤的黑土地赋予全新的色彩。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