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消费 / 美团需要一次结构性的调整

美团需要一次结构性的调整

7月26日,一纸文件引发美团股价地震,顺便再次带崩整个中概股。

由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下文简称《指导意见》)指出,将督促外卖平台及第三方合作单位为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

《指导意见》发布当天,美团股价暴跌13.76%,昨天更是跌出了17.66%。今日开盘虽一度大涨12%,但盘中来回震荡,一度翻绿,最终上涨7.53%,收盘在208.6港元。

一天内跌宕起伏的股价背后,是空多双方在反复较量,当下投资者对于这家公司,是矛盾的。

身处社会结构性调整带来的阵痛时期,加上针对现在整个互联网产业,尤其是部分领域的强监管,以及国际关系带来的不确定性,三者共同作用下,互联网公司纷纷被卷入这场股市动荡中。

美团,是最为典型的一个。

美团面临着什么?

《指导意见》中的监管政策,几乎会改变美团未来1-3年的整体业务状况。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会得出两个对美团的判断:

短期来看,美团将面临由盈转亏。根据美团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餐饮外卖骑手支出共486.92亿元,倘若美团为目前旗下所有骑手缴纳社保的话,美团每年固定增加的成本支出在100亿元左右。

这个数字仅为粗略估算,毕竟骑手成分太过于复杂,流动性也较大。但无论如何,按最小数额估计,总社保金额也是个大几十亿元的数字。更难的是,占据美团营收30%以上的餐饮外卖业务,只要扩张,一定会需要新的骑手,从而带来成本进一步增长。

要知道,美团2020年全年利润仅为43亿元。一旦增加接近百亿的成本支出,将会面临持续至少2年的亏损期。

企业亏损通常分为三种,除了业绩下滑带来的负面亏损,还有由于战略投入带来的短期亏损,和外界突发情况与市场变化带来的亏损。

前者类似于美团做社区团购,由于投入较重,在去年某些季度出现亏损。这种战略亏损对于投资人来说,是可以接受,因为大投入下往往也对应着更大的想象力。

后者则为美团在《指导意见》下发之后面临的问题。由于突发情况和市场环境的骤变,为美团现金流水平带来影响。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美团的现金流无非通过股市募资和日常经营两个渠道获取。在日常经营面临亏损,股价又大跌的情况下,美团可能会遭遇缺乏资金的问题,从而在一些必要的技术研发、人员扩充,包括在新业务的投入上,受到极大限制。

所以,长期来看,投资人会认为美团今天面对的不只是一时的现金流问题,还会导致其他业务在战略发展上将受到阻碍。

为什么骑手交不上社保?

美团这家公司十分矛盾,其业务最大亮点,正巧也是此时最大的瓶颈——城市即配物流能力。

即配物流,是当前和未来整个消费互联网中的一套极有竞争力的基础设施。正是依赖即配物流,才能演变出“从送外卖到送万物”的整个同城零售概念,整个同城零售赛道超8000亿的市场规模也是基于此所测算的。

美团在即配物流赛道上,处于市场遥遥领先的第一名,其后是饿了么和达达。2021年第一季度,美团骑手近258万人,饿了么骑手近112万人,达达骑手则在70万左右。骑手数量上一旦出现翻倍领先,后来者是很难追上的。

一手即配物流资源,一手一线BD推广,正是美团在互联网公司中最大的业务优势。

很多人会将美团遇到的问题与京东去做对比,提出疑问:既然京东,包括顺丰能给快递员交社保,为什么美团饿了么却没办法为外卖小哥交社保?

事实上,虽然美团和京东表面上都是把物流配送当做核心竞争点,但二者之间其实存在阶段性调整的错位。

京东在2018年时,完成对京东物流的拆分,让京东员工转变为合同工性质,解决了社保问题;同时让京东物流上市,从而对外全面开放,获取盈利点。

但美团却很难像京东这样调整。这是因为,美团运力资源的核心优势,是人——骑手数量;而京运力资源的核心配置,是仓。

美团此类没有重资产,核心资产在“人”身上的运作模式,会导致一个目前普遍的现状:劳务公司派遣化。更通俗来讲,就是外包,外包是用人成本最经济的方式。

这样一来,美团自然是给骑手上不起社保的,上社保的“义务”,也在外包公司那里。但众所周知,外包公司大多并不正规,仍然处于低价使用劳动力的灰色产业中。

为减少成本支出,同城即配只能在“人”上面的支出做减法,但除了“人”,又难以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

这成了美团、饿了么、以及达达的困局,也是所有同城即配公司共同的痛点。叮咚买菜和盒马相对而言,因为业务体量还在增长当中,以及权益保障还没到急迫点,总体就没什么太多社会化影响。

美团如何破局?

美团是所有互联网公司当中,下属基层劳动力最庞大的公司。所以,此次监管下发后,对互联网公司的影响主要体现在美团,也是正常的。

事实上,本次的《指导意见》,正好戳中了美团整个业务结构性的痛点。美团眼下面临的市值股价下跌,并不是其需首要解决的重点问题。

互联网公司的转型,是中国全社会整体性转型中的一部分。这意味着,美团在社会趋势面前,需要对整体业务结构和增长方式做出调整,该方向是不可逆的,也是美团破局的关键。

同城即配这种业务,在效率优化方面,存在着结构性的本质问题。每增加一笔订单,就要增加一个人力的配送班次,是一门典型的投入与产出呈正比的业务。经济倍增效应和边际递减效应,在这里是不存在的。

这也是为什么美团在此占据了几乎垄断型的市场份额,但无论从财报或公司对外表述口径中,都显示美团在外卖上,并没有挣到多少钱。

这么看,为美团打造出核心优势的即配物流,在目前的规章制度下,反而开始制约美团的发展。

如今,在“必须做出调整”这个结果成为既定事实的当下,美团需要尽快找到定义“原因”的方法。

无论站在美团决策者的角度,还是站在行业的发展角度,抑或站在消费者利益角度来说,美团不如借此机会,将自身从一个中国最大的外卖公司,转型成中国最擅长管理庞大基层队伍的一个互联网公司。

不管是外卖骑手,或是地推铁军,美团都表现出了互联网公司做不到的机动性和执行力。这或许是美团未来破局的要点。

往往在面临重大变化之时,正确的做法并不是所谓让外界感觉能恢复到以前,而是借此机会变化成升级成一个新的自己。无论如何,美团不管如何调整,其面临的挑战不会比现在更大。

动荡会持续多久?

中概股整体动荡的背后,是中国更大的宏观经济趋向在变化。

其基本趋势为,重视制造业、科技能力与自主权;回归实业经济、尤其是第二产业竞争力的打造。体现在消费领域中,表现出一个“讲究公平”。

当下,公平这个词的优先级大于增长。这意味着,整个社会的供给能够更加的均衡和公平,而不是让某一个行业,或某类公司去过多占有社会的消费供给以及商品流通。

所以,这样的社会经济结构性调整产生的变动,与针对互联网公司的监管所产生的影响,二者叠加压在互联网公司身上。加上国际关系带来的不确定性,三者同时作用,使市场和大众在接连不断的打击下,产生悲观和负面的情绪。

这两日,不仅是中概股,整个A股也出现了连续多日的大幅下跌,上证指数直接跌到年初水平。这一波断崖式下跌一方面因为前期一些板块确实涨的太多,另一方面也是受到了流动性预期的影响。

宏观经济和货币政策是整个股市的基本盘,从货币政策来说,最近降准释放的利好,刚好被大额到期的MLF+续作缩量对冲,这样一来市场存在流动性收紧的可能性,所以市场对流动性层面的担忧,也是下跌的部分原因。

而恐慌情绪一旦在市场中产生,就极易演变成踩踏式抛售。于是板块带着板块,市场带着市场,开始了一波传染式下跌。

说回到中概股,诚然此前互联网算是用了一些“反常规”的路子狂奔,才得以超过传统企业。比如和骑手这种“反常规”的劳务关系;过去互联网最引以为傲的大数据,都长于“无法可依”,一度让传统企业望尘莫及。如今,这些正在慢慢被新的时代命题强行规范起来。

事实上,所有行业其实都经历过从“无法可依”下的狂奔,到进入正常秩序,需要回归商业本质的去理性看待。

当下,互联网公司的基本面和存在价值依然没变。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一年内重要会议的影响下,一两年内各类监管政策仍会陆续推出,或许整个中概股股价仍会下行。

但这不会是常态,长期来看,只要它们依然是消费者赖以衣食住行的平台,那么股价与业绩间的剪刀差,就终将被抹平。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