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泛文娱 / 人大、武大毕业卷香烟,是一种幸运

人大、武大毕业卷香烟,是一种幸运

不是岗位需要这些人才,而是这些人,需要这些岗位。

今天的大学生,则真正成了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人的命运,不只是靠个人奋斗,也要看历史进程,诚哉斯言。

01

生活就像一根卷烟,卷起来点着,化为青烟。

经过小学6年,中学6年,985、211大学4年,或许还要加上2年的硕士生涯,这些天之骄子们,如愿以偿地站到了卷烟厂的生产线前。工作内容包括复杂的“制丝”和“卷包”,等制丝和卷包工作熟练后,他们就可以成为光荣的卷烟厂熟练工了。

说如愿以偿,并不夸张,因为招录比例大约是30:1,3000人应聘100个三线城市卷烟厂岗位。

有人说,这跟地域有关。中烟集团地处中原,经济不算发达。集团下设新郑、郑州、许昌、安阳、南阳、驻马店、漯河、洛阳8个卷烟厂和河南卷烟工业烟草薄片有限公司。这次被关注的,是漯河。这个夹在驻马店和许昌之间的中原小城,2020年的GDP是1573亿,看上去不算低,但人均下来只有5.92万元,大约8000多美元,同发达地区之间的差距还是蛮大的:

经济不发达,能提供的好岗位自然就极其有限了。烟草行业除了跟公务员一样旱涝保收,工资水平与任何行业比都是杠杠的。就拿漯河来说,哪怕是刚进厂的一线操作工,年收入也有15万,还不用996、007,当然算得上好工作,为啥不去呢?

有人说,这跟观念有关,毕竟在中原,不是公务员或者大国企,就算月入几万的程序员,也算不上一份“正经工作”,在婚恋市场上的竞争力,未必比得上月入不多,但不用忧心失业的“体面人”。

02

但我想说的是,这种事背后的逻辑不难理解,漯河之外,发达如杭州,985的博士们,不照样趋之若鹜几个基层政府岗位么?试问有几个综合管理岗位,非得博士硕士才能干?

不是岗位需要这些人才,而是这些人,需要这些岗位。所以别觉得岗位委屈了人,恰恰相反呢,在这个时代,是他们高攀了这些岗位。985也好,211也罢,不过是这些岗位的入门资格。我敢保证,如果仅仅有这些资格,是不足以承担“卷包”这么高难度的工作的。

现在有一个词叫上岸,意思是考公成功进入体制,就能旱涝保收了。这个词隐含的意思是,编制外的世界,是海。而1990年代兴起的机关干部下海,则从另外一面衬托出“上岸”的含义。

1990年代的下海,有其时代特征。当年的财政能力远不如现在,体制内很多人嫌包袱太重,性价比有限,但这还不是下海的唯一原因。很多人走上下海这条路,是因为当时正值市场经济发展初期,无穷无尽的机会在等着有才华的人一展身手。

而现在的上岸,也是时代特征的投射。一方面,随着经济发展,财政收入以每年远超GDP增幅的速度在增长,人才自然要流向资源集中的地方;另一方面,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会失去高增长性,机会也就没那么多了。

所以,2019年北京大学的毕业生,到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工作的毕业生比例达到了49.79%,到国有企业的有27.15%,也就是说,超过四分之三的北大毕业生进入了体制。

03

能进卷烟厂“卷包”的与进各种体制的,绝对是毕业生里的超级幸运儿,因为更多的大学生们,已经活跃在外卖和房屋中介的战线上了。

链家网站上有一个“双一流高校”经纪人名单,里面名校毕业生一抓一大把,硕士、博士也不罕见:

曾经的大学生,真的是天之骄子,今天的大学生,则真正成了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历史的进程何以如此呢?有经济上的因素,也有产业结构上的因素。我们其实能从GDP构成上看到一些东西。2020年中国GDP构成比例如下:

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是无法提供太多的高端岗位的,而第三产业,虽然比重已经接近60%,但其中大多含金量并不高,比如金融和信息服务业,加起来也就10万亿元左右规模,而这些行业又是金字塔式结构,里面真正的高端职位,不会超过从业人员的5%。

这样一来,供给与需求的失衡,就很明显了。这就是高端岗位和大学生之间的供给失衡。

1999年大学扩招之前,大学每年招生人数约在100万上下。2021年,高校毕业人数是909万,20年扩充了多少倍,大家可以算算。加上往届待就业的学生和留学回国的学生,实际就业的人数应该突破了1000万大关。

每年1000万大学生供给,但一年下来哪有1000万的适合岗位空缺呢?有数据显示,985高校的就业率非常不理想,有的专业本科就业率只能达到35%左右,而其中的签约率仅有15%,即便是高学历的研究生,就业率也达不到50%。

所以,985们走上“制丝”和“卷包”岗位,不仅不奇怪,而且是未来的大趋势。

最后,走上这些岗位的大学生们,也不是全无机会,虽然刚开始确实有点辛苦。报道里边有这样一段:

2020年,经过三轮考核筛选进入某二线城市的卷烟厂工作的硕士蒙小姐说:“我进来之后,就是从一线工人做起。我们平时做的工作,就是将烟叶制作成那种可以在外面售卖的香烟。”

据蒙小姐介绍,她所在卷烟厂的每个车间上班时间不一样。好一点的车间是两班倒,早班是早上10点到下午6点;晚班是下午6点到凌晨2点,通常都不会加班。差一点的车间需要三班倒,上班时间也是8个小时。

他们期待的是去科室工作,因为大学生确实有这样的机会。本科毕业通过社招进入某三线城市的卷烟厂的林先生说:“卷烟厂就像是中烟的人才储备库,当上面的科室有岗位空缺,就会发布内聘通告,基层员工可以通过应聘进入科室”。

其实,科室里边也没有多少需要985、留学学历才能胜任的工作,大多数人会蹉跎在最基本的办公室岗位上,直到把在大学里学的那点东西忘得一干二净。

如果产业不能顺利升级,提供出更多高端岗位的话,这些985进入烟草业的名校生,跟同样看不到什么希望的同龄人相比,当然算得上幸运儿了。

毕竟,人的命运,不只是靠个人奋斗,也要看历史进程,诚哉斯言。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