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泛文娱 / 被郭敬明粉丝威胁后,我彻底“怂”了

被郭敬明粉丝威胁后,我彻底“怂”了

近年来网暴事件越来越多,中招者不计其数;

明星、网红、普通人……不分男女老少,贫穷富有、美丑胖瘦;

有时因为一句话,有时因为一件事;有时甚至不需要什么具体的理由;

很多被网暴过的人想不通,自己究竟做错了,让网友那么愤怒;

但他们都深深记得被网暴的感觉:污秽的语言、恶毒的诅咒、人身的威胁……让他们恐惧、无力、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

网暴像一把利刃,轻者让人疼痛抑郁,重者让人病倒甚至自杀。

本期显微故事关注被网暴过的那些人,分享他们的经历和体会,他们中:

有人一句话引起“众怒”,导致自己的过往被掀了个底朝天;

有人因为评论一个粉丝,被网暴到嗔目结舌怀疑人生;

有人因为写了一篇《小时代》“书评”,被郭敬明的粉丝恐吓威胁。

你被网暴过吗?你网暴过别人吗?

你如何看待网暴?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01

《小时代》让我受尽谩骂和威胁

他们说“要是再欺负小四,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杨毅 男 重庆 27岁

我的网暴经历和郭敬明有关。

10多年前,我还只有17岁,读高中。当时周围有很多同学爱看郭敬明的小说,还常有女生凑在一起讨论《小时代》,我出于好奇也买来看了看。

看完的感觉是,郭敬明的文笔不错,但《小时代》里有很多价值观让我很难认同,也有很多读者评论这部作品充满“无病呻吟”、“拜金主义”。

那时郭敬明的读者大多是价值观还未成型的青少年,一想到身边有那么多少女崇尚作品中的价值观,我就莫名慌张。

现在想来,当时我还是年轻气盛、热爱表达,就跟女同学们表达了这个观点,还告诫他们少看郭敬明、多看点大师的作品。

就这样随口一句话,话音未落,其中一个女生就把课本冲我砸过来,还劈头盖脸的把我臭骂了一顿。

她的原话是,“你有什么资格攻击小四、玷污《小时代》?你算老几?”

其他女生也围过来,七嘴八舌地跟着一起指责我。

“我只是在讨论郭敬明的书,你至于丢东西吗?”我非常不服。

话音刚落,她们就冲过来掐我、拧我耳朵。本着男人决不能打女人的想法,我就忍着,心想以后再也不跟这些狂热粉丝说我的心里话了。

但我依然内心不甘,我觉得会有更多的人认可我的观点,我的想法并不小众。

在一些网友的鼓励下,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在当时还很火的QQ空间里,写了一篇关于《小时代》的书评。

读后感不到1000字,核心观点是“郭敬明不应在《小时代》中传递疯狂的物欲与拜金主义”。

第二天我又把这篇书评发到了刚注册的新浪博客里,下午的时候阅读量涨到两千多,每刷新一次又会增加几十甚至上百的阅读量。

我又看了看评论,才发现自己惹事了。评论里无一例外全是骂我的。

温和点地就说:

“人不聪明还学人秃顶”、

“你知道小四有多努力吗?你凭什么要攻击人家”、

“有本事你也写本卖得这么好的书看看”。

这些我还都能忍受,但越看到后面越气愤。有些人甚至用带有生殖器的词语预设我的生命长度、问候我的家人和祖宗。

还有人攻击我的长相——我当时的博客头像是一张在网上随便找的女性图片,但我的资料又是男的。于是有人骂我是“阴阳人”“死变态”“臭婊子”……

最后一条留言,让我身上一冷,决定删除文章。

那条留言是,“你这孙子,信不信我们人肉你?”

我被吓住了。

我知道人肉搜索是一种曝光手段,能把你的家庭住址、家人情况、身份证号、考试成绩、电话等个人信息全部曝光出来。

我没有强大的心理去承受这种风险,决定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我删除了文章、清空了博客所有信息、换掉头像、改了名字……然后把电脑啪地一下关了。

接下来的好几天我都睡不着,总担心走在街上会被人认出来,然后被打一顿。

几天之后的半夜,我收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还好你删了文章,要是再欺负小四,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到的我的号码,但我真怕了。

此后好几年我都未在任何场合公开说过《小时代》的不是。

02

10年前的信息被扒出来网暴

“我大脑空白手发抖,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么愤怒”

王叶 女 昆明 26岁

我的网暴经历和写作有关。

10多年前,有本杂志叫《萌芽》,它创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捧红了一批80后作家。受到这个杂志的影响,当时还是一个高中生的我疯狂地迷上了青春文学。

那时我经常写作发布到各个杂志上,有了一点名气后,就有当地媒体来学校采访我,记录我的学习和生活。

我一度有些迷失,觉得自己可能靠写作就能赚钱成名,也因此荒废了学业。直到高考成绩放榜,我才意识到我真的太自大了。

媒体采访、各种无聊的会议……不仅影响到了我的学业,也让我疲于应付各种人际关系,用来思考和创作的时间越来越少。

在我准备安安静静写作时,一个“90后作家排行榜”打乱了我的生活,也让我成了被网暴的对象。

当时有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制榜小组”,每年都发布“90后作家排行榜”、自称其实“90后文学领域权威度最高、公信度最大、参与度最广的文学榜单”,我的名字也经常上榜。

我仔细看了看这个榜单,入榜的作家们水平参差不齐,排名更令人啼笑皆非。

某些不知名作家排在知名畅销书作家前面,甚至有些上榜作家根本不是90后。

2018年,这个榜单被一个微博大号转发吐槽、成了热门微博,我也随口吐槽这个榜单很无聊,希望未来不要把我算进去。

排名似乎并没有任何现实依据

也不知道这句话刺激了谁,10分钟之内,忽然有一大波网友评论我、私信我。

有人扒出我之前发表的作品、用各种不堪入目的语言讽刺我,说我是“垃圾制造者”、“荼毒别人的思想”……

就连我10年前接受采访的新闻、活动照片都被这些人“挖坟”,还针对我的容貌、用侮辱性的词汇进行人身攻击。

一开始我不想回复,没想到他们还不收手,继续用难听的话刺激我:

“你装什么逼,这榜单就是你搞的吧”

“写得那么垃圾还有脸发言,滚远点”

“青春美少女作家是什么鬼,比这个榜单还无耻”……

看到自己被这么多人恶语相向,我一时间大脑空白,全身冰凉、不自觉地手抖,那感觉到现在我都十分清晰。

我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竟让这些人如此愤怒。

为了不再被网暴,那次以后,我彻底改了微博昵称、头像和简介,还将多年的微博删了一干二净,深怕有人扒出我更多的个人信息。

网络暴力有时比身体暴力的攻击力更强。这些人素昧平生,但依然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负担。

有一段时间,我连出门都担心被人认出来,怕有人冲上来骂我。

后来,我基本上不在任何社交平台上发布和自己生活、工作相关的内容。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因为自己说了哪些话,又会被这些网络暴民拿出来嘲讽。

也有的朋友听过我的经历,说我心理素质太差。但如果不是当事人,网暴的威力你根本无法感同身受。

03

网暴的人就跟海里的鱼一样

“等下一次有鱼食过来,他们自然会游走”

薛慕菲 36岁 新闻从业者

我有个做内容审核员的同事,她的工作是处理网络投诉、在公共平台上去评判明星粉丝间的纠纷。

可以说,她本来就是一个干预网络暴力的人,但没想到,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她自己成为被暴力的主角。

有次一个饭圈粉丝之间的斗争,互相恶语相向,她看完忍不住想维持公正,就写下了自己的评论。

没想到,这些粉丝忽然就团结起来,把矛头都对象她,让她成为被人肉搜索和毁谤的对象。

满满的恶意中伤让她一度抑郁了,甚至开始怀疑人生: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多恶毒的人存在?

领导宽慰她:“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见过海中的鱼群吗?等下一个风向或食物到来的时候,它们就会转身追过去,一个都不剩。”

这次网暴事件后,这位同事认真思索了自己的未来,后来转行做“灵性”有关的职业,不但疗愈了自己,事业还做得风生水起。

其实网暴者并不了解全部真相,就对别人进行舆论审判,或者无脑转发人云亦云,只为一时痛快或博人眼球。

这折射出的其实是他们没有为别人考虑的心。

言语诛心,网络暴力是杀人不见血的刀。

这些经历和见识也让我开始深刻地觉察、检讨自己,问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是否成为过这样的“帮凶”,并时刻提醒自己要谨言慎行。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