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泛文娱 / 儿子穿裙子上学这样一件“小事”

儿子穿裙子上学这样一件“小事”

7岁的男孩小凡脑袋里总会冒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他会穿不一样的袜子和鞋子出门。有一天,一向讨厌喝水的他突然开始猛喝水,因为他想试着把马桶尿满。在一个平凡无奇的周一放学后,他一脸严肃地跟爸爸说,他想穿裙子,理由是这样穿凉快且漂亮。

对于儿子的这些想法,31岁的父亲唐宁有时候会忽略,毕竟小孩子会瞬间忘掉上一秒的想法,转身投入到新的事物中去——马桶怎么也尿不满,跑厕所又麻烦,小凡很快就放弃了。但当发现儿子认真起来时,唐宁和妻子本着宽容的原则,尽可能地创造条件让儿子去尝试。至于穿裙子,夫妻俩丝毫没有关于性别的顾虑,他们查了校规,没有明令禁止,又跟儿子预警了可能会遇到的嘲笑和批评,小凡表示无所谓。那就穿吧。

第二天的学校门口,所有路过的人会看见一个穿着带白色花边的蓝色牛仔裙的小男孩,咧着嘴向他的父亲挥手。裙子是小凡自己挑的,他形容穿上简直“太爽了”,唐宁猜测,那种爽大概是……“呼扇呼扇有风的感觉”吧,毕竟,他也没穿过啊。

小凡在学校拥有了过山车般的一天,被他形容为“三秒不开心,一秒开心”。校门口的保安瞪大了眼睛表示,“这不对吧”,他狡黠地笑了。隔壁班的男同学都来围观了,他们指着他哈哈大笑,“他穿了一条裙子!”这给小凡带来一丝被关注的快感。道德与法治老师用了一堂课的时间讲述“男孩子为什么不可以穿裙子”,可以想象,小凡对此感到沮丧,但是高兴的事也随之到来,几位女同学举手发言,对他穿裙子的行为表示赞同,并表示女孩子也可以做一些男孩子的事情。那其中,有一个是他喜欢的女孩子。

回家后,种种复杂的情绪被父母化解了。这是一场关于做自己想做的事,以及宽容的教育。唐宁和妻子再次对儿子的行为表示了肯定,希望儿子可以继续拥有各种“奇怪”的想法,也希望儿子能学会尊重他人的“奇怪”。“世界上就是因为有这样奇怪的人才有意思,对吧?如果世界上都是一模一样的人,都是穿西服的男士的话,太没劲了,太没意思了。”

事实上,这也是个略有“奇怪”的家庭,母亲哲学博士在读,父亲是一位全职爸爸,兼职接一些摄影的活儿赚钱。穿裙子的事情发生后,唐宁把整件事记录在网上,帖子迅速发酵,登上了热榜,也在朋友圈里小刷了一波屏。有人赞同,有人批评,一番关于性别、教育的讨论就此展开。

我们和唐宁聊了聊事情的始末、全职爸爸和儿童教育。在谈话的末尾,他强调,他不认为自己的教育理念和在儿子穿裙子事件中的处理百分百正确。整个社会对于下一代的教育还在摸索中,他欢迎各种不同的讨论和批评,“只要有讨论,就是好的。”

以下是唐宁的讲述。

我已经变成甲虫了

儿子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提过一次他想穿裙子,我们说家里没有啊,然后他转身就忘了。这次是上上周一放学的时候,他很严肃,没有笑,说爸爸,我想穿裙子。

我问原因,他说,因为凉快,而且漂亮。我说我们家没有裙子啊,要不等下向同学借一条?他说他想自己挑一条。我说,那等会到家我跟妈妈商量一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的第一反应不是“不行”,可能因为我们没有一个特别明确、卡死的性别界限。我是搞摄影的,身边做艺术的朋友很多,有扎辫子的、留光头的,儿子都认为很酷。他扎过辫子,还一直想让我剃光头。

回家后我跟我老婆商量了一下,觉得可以,我们还查了校规没有明令禁止,所以我跟儿子说,晚上把钢琴练完,就出去买裙子,儿子很激动。到了商场,我们先去了一家店,儿子觉得那里的裙子土,换了一家,我老婆挑了一件那种玫红色的小纱裙,他还觉得土。又挑了一件淡蓝色、带亮片blingbling的,他还觉得土,他妈妈就“受伤”了。我说我给你挑,他说不,他要自己挑。

转了半天,他挑中了一件蓝色牛仔材质、带一圈白边的半身裙。他妈给他直接套上了,他觉得太爽了,可能觉得呼扇呼扇有风的感觉吧,反正我没穿过。他还挑了一件白色的女款T恤,胸前的图案是鳞片拼成的冰棍。两件一共199元。

商店里人很少,没人围观我们,有一种卡夫卡《变形记》的感觉——我已经变成甲虫了,但周围没有人发现。

儿子睡觉以后,我跟我老婆讨论了这件事。我们觉得(儿子)明天肯定会面临很多的眼光、嘲笑——也不是嘲笑吧,就很多人会觉得很好玩,“你看他穿了个裙子,哈哈哈”。老师的态度我们无法确定,好的情况是说“你怎么穿了个裙子?”然后就过去了,不管他了。也有可能会批评他,“这不应该是一个男孩穿的。”最糟糕的结果可能是老师严厉批评,其他孩子更加嘲笑他、捉弄他。我跟我老婆想,我们能否hold住这些可能的结果?回来能不能给他调整、疏导,或是带他去反思这件事情?我们觉得是可以的,而且他才小学一年级,小朋友不会想那么多,如果是初中的话就特别难把控了。

第二天早上,我一看他课表,完蛋,有体育课。正在我和儿子呆滞的一刻,我老婆又拿出一条裤子让他带上,教他怎么在不露出内裤的情况下,裙换裤,裤换裙。当时我和儿子就觉得太神奇了!儿子觉得自己掌握了一个未知领域的完美技巧。

我们还跟他说,你肯定要面临嘲笑和批评啊,他觉得无所谓,没有退缩。其实小朋友是很希望引起别人关注的,那我们就让你去引起一次别人关注,看看什么感觉,有可能,哇,很多人关注你,你什么心理?也有可能根本没人关注你,你自己去积极地感受一下就好了。

儿子进校门后,平时一个总跟他打招呼的保安突然大吼,这不对嘛,这不对嘛,我儿子就笑,站门口的德育校长死死地盯着他——他也不确定那是不是裙子——旁边的男老师说,这好像是一条裙子。也有同学看到了,就说“啊,裙子”,然后儿子就进去了。

没过几分钟,班主任信息过来了,问怎么穿了这样一身?我回信息说儿子想穿,我们就允许了,如果违反了什么规定或者造成了麻烦,就不会让他再穿了。然后班主任回了一条信息,我刚准备看,他撤回了,接着又发了一条,我刚准备看,他又撤回了。

下午3点半,我去接儿子放学,看到他嘻嘻哈哈地出来了,我说今天怎么样,开心吗,他说超级开心。但到家快上楼的时候,他的情绪突然低落下来了。

三秒不开心,一秒很开心

我问,有老师批评你吗?他说有两位老师,体育老师和道德与法治老师,我说跟我聊聊,他说不想聊,我说OK啊那回家你跟妈妈聊。

到家后我做饭,就听着他跟妈妈聊,他说,今天的情绪就是三秒不开心(撇嘴),一秒很开心(呲牙)。

开心是一下课很多同学过来围观他,他心里挺美滋滋的,有同学说他穿裙子就像大树长了尾巴,特别有创造力。也有人嘲笑他,但那种也没有恶意,就觉得稀奇、搞笑,而且儿子也不在意。有几个女生很赞同他穿裙子,其中一个是他很喜欢的女生,所以他就更加得意。

班主任那很快就过去了,就跟他说别再穿奇装异服了。体育课的时候,平时对他们班男生就非常严厉的体育老师把他单独叫出来,问你裙子呢?你来学校穿什么裙子?(他那时已换上了裤子)接下来在儿子的描述里,老师就是“叽里呱啦”说了一通。有可能是他真听不懂,要不就是选择性失忆,或者小朋友嘛,干脆就放空了。

下午最后一节课是道德与法治课,老师用了一整节课的时间讨论他穿裙子的事情。儿子复述老师说,男孩子应该有男孩子的样子,不应该穿裙子。让我很惊讶的是,有几个女同学举手发言,说她们觉得男生穿裙子没有什么不可以,女生也可以做很多男生的事情。儿子喜欢的女孩子也在其中。这个女孩课后还偷偷跟我儿子说,我觉得你没问题,你挺棒的,我希望所有男生都可以尝试穿裙子。我带儿子去这个女孩家玩过,她玩起来上蹿下跳、张牙舞爪的,她妈妈批评她,没有女孩样,她就很反感,说,女孩怎么了?

但回忆完(老师的批评),儿子的情绪非常低落,我跟我老婆就跟他说,这是这位老师的观点,我们是认可的,也同意她发表自己的观点。但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观点,我给他读了我早上发他穿裙子上学的朋友圈,很多人点赞,其中有很多他认识的叔叔阿姨,他们赞同他的做法,赞美他的眼光,觉得裙子很漂亮,我说,所以你看,也有很多人认可你。

我跟他讲,世界上的人对待事物的观点都是不一样的。你妈妈读哲学博士,有很多人冷嘲热讽,说这肯定是家里有矿;我当全职爸爸,你奶奶就在质疑我,觉得我应该找一个稳定的工作。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不代表你是错的,你要有自己的判断,你做这件事情有没有伤害自己,伤害别人,如果都没有,你就OK了,你在街上倒立都可以。

从儿子1岁开始,我们就坚持给他读绘本。那天我也给他讲了好多平时看的绘本里的故事。《糟糕,身上长条纹》里,一个爱吃青豆的小女孩因为朋友们都不爱吃而不敢吃青豆,有天她身上突然开始长各种奇怪的条纹,心理学家、营养学家、巫师们想尽了各种办法也解决不了,最后,一位婆婆引导女孩承认自己爱吃青豆,做回真实的自己后,条纹就消失了。

《小绿狼》中有一只浑身绿色的小狼,为了融入灰色的狼群,他去商店买灰色的衣服、涂灰色的油漆、将柴火熄灭后的粉末涂满全身。只是一下雨,他就变回了原形。直到有一天,他在被仙女接连变成金鱼和小鸟后,决定变回小绿狼,做真实的自己。

听了这些,儿子的情绪很快就恢复正常,开心地吃水果、练琴了。

还有一件事是学校里有个男同学掀了他的裙子,他内裤露出来了,这让他觉得不大舒服,他俩就打起来了。我们对儿童性教育很重视,经常告诉他内裤不能被别人看到,有人摸你的私密部位要抵抗,所以他对掀裙子很敏感。我和我老婆就问他,老师什么反应,他说老师批评了他们打架,也批评了那个同学掀他裙子,就没有了,但平时如果有男生掀女生裙子的话是要到校长室罚站的。我们又问他,你觉得这件事情会让你不舒服到什么程度?希望我们去跟对方家长进行严肃的讨论吗?他说是的。

第二天早上上学的时候,我碰到了掀他裙子的男孩和他爸爸。我问对方爸爸,你知道这件事情吗?对方爸爸说知道,这时坐在后座的男孩就说,但是昨天他穿了一件裙子。我就非常严肃地说,无论男孩穿裙子,还是任何其他人穿裙子,掀裙子本身这件事情是非常不尊重别人的,你要认识到这件事情的严肃性,如果一个叔叔扎了辫子,你会随便揪他的辫子吗?对方爸爸说,是的,这件事情非常严肃,你要跟别人道歉。

那个男孩感受到了大人的严肃,就跟我儿子道歉,儿子接受了,小朋友瞬间就和好了,两个人去学校一起玩了。在小孩子那里,这件事情就over了,翻篇了。顶多就是保安说,你咋不穿裙子了?我儿子就嘿嘿一笑。

世界那么大

我老婆给儿子买过一个纸做的拱门形状的小房子,后来他不玩了,我们就把房子改造成了一个小衣柜,让他平时挂自己的衣服,那件裙子后来就一直挂在里面。

直到周六早上,他下楼买早点又给穿上了,我看见了也没说话,就好像他穿了个袜子一样平常。吃完饭他去滑滑板,还穿着裙子。对,他知道学校已经禁止他穿裙子了。

回家后他在那爬上爬下的,裙子会挂着他,他就把裙子“腾”地脱下来换回裤子,怎么方便怎么来,不会像大人那样考虑那么多。

其实儿子经常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2019年我老婆去法国交流,我和儿子过去陪读,我们在科隆旅游的时候,看到街上有很多流浪汉,儿子也想去做流浪汉。他拿了妈妈喝完酒的纸杯,又要了一欧元,“万一没有人搭理我,我还有一欧元”,他说。我说你至少表演点才艺吧,他说我没有才艺,我就想当个流浪汉。

他就坐在街边的地上,摆出一副苦兮兮的表情,我们在后面看着他。因为怕警察来,我的计划是10分钟后必须带他走,无论结果如何。等了一会,有一对年轻的情侣路过,女的给了他两欧,我儿子觉得,哇,太神奇了,我竟然得到两欧,他拿了钱叮铃咣铛,叮铃咣铛摇了好半天。

我们俩就在想该如何教育他,因为这就是不劳而获嘛。我们把他喊过来,问他什么感觉?他说挺好玩的,当流浪汉可以赚到钱。我们说,你知道世界上有很多善良的人,即使他不知道你是否真的是需要帮助,还是只想在那儿坐着要钱,他都给你钱,他们可以不给你钱。那个姐姐她很善良,她觉得你需要帮助。当你看到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应该怎么做呢?儿子说,我也应该帮助别人。

他有时候会穿不一样的袜子和鞋子出门,我说你穿错了,他说嗯,然后就出门了。他不喜欢喝水,但有天突然开始不停地喝水,我说为什么,他说他想把马桶尿满,我也没管他,他后来发现马桶是尿不满的,跑厕所还耽误玩,就放弃了。

有天外面下大雨,他要求下楼在水坑里玩滑板车,他觉得“哗”过去,“哗”回来,看水花飞溅起来很酷。我陪着他玩了一个半小时,站得腿都酸了。当他衣服快要湿透的时候,我提醒他,你有可能会发烧感冒,他就在旁边晾了一会儿,然后继续滑。

每个孩子都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只不过有的被家长压掉了,孩子可能会想,我这么说,爸妈肯定不会同意,还得挨一顿骂,何必呢?慢慢就没有了。我们家里只要儿子提的要求不是太出格,我们都会想办法满足。

也有一些底线是必须要遵守的。你必须要尊重别人;可以反对别人,但你不能对别人人身攻击;你不能用暴力解决;你得言而有信——这些都是最基本的。

我们还会鼓励他描述自己的情绪。小朋友哭是一件特别正常的事情,他无法表达很多东西,只能哭,你要是跟他说你是男子汉,你不能哭,他更加痛苦。我就说OK啊,我陪你哭完,然后你说说你的情绪是愤怒、忧伤、还是难过啊。他自己总结,愤怒和快乐都很好抒发,但很难有一个表情或动作能表达出他内心的忧伤和忧郁。

在巴黎的一年儿子读公立幼儿园,开始啥也听不懂,受了很多欺负。法国的自由活动就是大家“打架”,掐脖子、在地上拖、拿脚踹、捉虫子、抠树皮,老师不会组织秩序,而是在角落里准备好创可贴和冰袋,每天儿子回来都拿着冰袋。当然也有小孩子保护他,我们就会引导他看到温暖、阳光的一面。五个月以后,他的法语突然开窍了,他就开始组织小朋友去打别人了。

巴黎一年最大的好处就是开阔了儿子的眼界。他觉得只要飞机能抵达的地方,我都可以去那里学习、生活。而且他特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他会觉得世界那么大,你批评我,我根本就不在意。

因为有这样奇怪的人

儿子两岁之前,我在一家媒体公司做广告设计师,收入很高,家里能请阿姨。我忙起来各种加班,孩子也不需要我带。我和我老婆花销也比较大,年轻嘛,觉得要买一些漂亮衣服啊,花钱出去吃饭啊,旅行啊。

儿子两岁的时候,我老婆准备考博,她经常会崩溃,哭,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虐我。我想,工作可以再找,钱可以再挣,老婆万一没了,不大好,就决定辞职陪她考试。正好儿子开始有涉及到教育的地方,我们坚持不要父母干涉,自己带孩子。阿姨很好,但她无法帮我们教育孩子。于是我决定当全职爸爸,兼职接一些摄影的活赚钱。

每个月我会拿出7-10天接活,其他时间做全职爸爸,我老婆读博后每个月会有一些补贴,不多。不过日常开销主要是房贷、孩子的钢琴课什么的,买菜做饭之类的开销其实非常少。我们不怎么买名牌,也不会买特别好的车。双方老人也会适当补贴一些。

当全职爸爸经常有崩溃的时刻,但我不会像女性那样大哭,这就是被男子气概压抑了。男子气概允许我的情绪只有愤怒,真的挺可怕的。我只会在家里愤怒,莫名其妙地对家人发火,暴躁,比如我今天做了饭,我老婆说有点咸了,我说咸你别吃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样说。儿子吃完饭没洗手,用手擦嘴,我也会暴躁,说你这样不行,去洗手,家里面气压就会变得特别低。

后来我老婆帮我分析,可能因为我最近参加了朋友聚会,他们创业啊,挣钱啊,会有男人的那种社会价值提升感,但我没有,我回家要做饭、带孩子、洗内裤、铺床单,我就会被攻击到,会产生自我价值的怀疑,就会莫名其妙的愤怒。

这个情绪调节了很长时间,很长时间,挺痛苦的。其实这是一个男人对价值判断的错位,大家认为男人在外面闯事业、挣钱才是价值存在,一旦我回到家里面,这个价值是不被认可的。全职妈妈也一样。我太太会开导我说,你的价值并没有改变,你为家里做的价值会在你儿子身上呈现,你儿子越来越优秀,他帮助到其他人的时候,你的价值会有所传递,这不是金钱去衡量的,可能是一种更大的价值认可。

我不敢保证我现在这个心仍然是平静的,这种情绪会反弹,要去不停地抵御外面的评判标准。写儿子穿裙子的文章突然火起来之后,我周围做运营的人说,快,抓住流量,赶紧做公众号。我说我一旦开始做了,我会被这个东西包裹住,我还得买菜做饭呢,还得接孩子,我得清醒地意识到什么是我要的。

当然了,我们也会经常对儿子发火,我也在不停地调节自己的情绪,让自己更加耐心一点。有时候我们会跟儿子说,你做吧,等你做了你就意识到你是错的。儿子就会说,你不要这样看着我犯错误的态度,我特别讨厌你这样,你并没有告诉我我为什么会犯错误,你在看我笑话。

他很常独立思考,比如他会说幼儿园的自由活动根本不自由,要遵守各种秩序,过节之前会反而不开心,要组织表演,要喊家长来,我们过去就拍照,他们给我们开心地笑一笑。他看得非常清楚。

我平时会在知乎上记录一些育儿故事,写了挺久也没什么人看,这次我写儿子穿裙子上学的引起了很大反响,上了知乎热榜,有人赞同,有人批评,这一切网络上后续的发酵,儿子都是不知道的。

我爸妈打电话把我骂了一顿,觉得我把他们的宝贝孙子玩坏了,我妈问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他们骂了两三天吧(笑),我说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我们只不过是对他更加宽容一些。

我们后续也和班主任作了进一步沟通,确保这个事在双方心里没有打结。有人提出学校是一个有秩序的地方,允许儿子在小区里尝试穿裙子是个更理智的选择,我不能认同,就像办公室对职场人士来说很特殊一样,学校才是儿子真正的社交场,孩子希望的是在他自己的场合引起注意,如果我让他去小区或者公园里穿,那对他来说就没什么意义。

我们的社会发展得越来越宽容,大家知道有各种各样的人存在,各种各样的想法存在。我也希望儿子能接受染红头发的人、绿头发的人、光头、扎辫子、抹口红的男士。可能在别人眼光中他们很奇怪,这世界上就是因为有这样奇怪的人,世界才有意思,对吧。如果世界上都是一模一样的人,都是穿西服的男士的话,世界上太没劲了,太没意思了。

我对儿子的期望?我希望他知道有不同的、幸福的生活方式就可以了。他小时候的梦想是做一个爬树的人,后来也有科学家、发明家、厨师,都OK啊。他现在的目标是在埃菲尔铁塔下当一个弹钢琴的街头艺人。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