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消费 / 互联网镜中事

互联网镜中事

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一书中,有一面厄里斯魔镜,人们可以从中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最隐秘而强烈的渴望。

BBC口碑剧《黑镜》以精妙的隐喻、冷酷的黑色幽默,尖锐地批判了数字媒体时代真实与虚拟界限模糊、人类主体性破碎的现实。

镜子,在文学艺术领域素来有着复杂多元的文化内涵。

时至今日,互联网在线上创造了一个庞大的镜像世界,同时对改造现实生活中的物理镜子也颇有一番执念。

被改造后的镜子无一例外都加上了“智能”的名头,身价由此大涨。智能化妆镜、智能浴室镜、智能健身镜…每面镜子的终局,似乎都指向了万物互联时代极富想象力的超级终端,或者说超级入口。所谓的“智能”更像是一个附属品,本质仍是一场互联网浪潮的“圈地运动”。

但事实上,相关技术储备早就有了,价值落点也不少,一众智能镜产品仍折戟沉沙,或更多活在企业、VC的PR稿里,或强行高端,收割用户。大有席卷所有传统生意之势的互联网,至今尚未在镜子产业中孵化出希望标的。

01 实景还是幻景?

资本再次上演了一场“抽签”游戏。

全明星基金、红杉中国、腾讯、金沙江创投、蔚来资本、BAI资本……Fiture的投资方阵容可谓奢华。这家成立仅两年的健身科技公司,现已完成3亿美元的B轮融资,估值超10亿美元。

6月15日,Fiture一面官方定价4699元的旗舰款“魔镜”,以3199元的价格出现在薇娅的直播间。该品牌旗下另一款尊享版官方定价为7800元。

之所以称其为“魔镜”,是因为其搭载了AI智能硬件与包括瑜伽、普拉提、HIIT等在内的各种健身课程,接入电源后,镜面会显示真人教练直播或录播,嵌入式AI摄像头与扬声器可以捕捉运动轨迹,判断你的动作是否标准,并即时给出指导建议,不过需要另交1188元/年的会员订阅费。

继智能动感单车后,智能健身镜,称得上家庭健身场景的新图腾。Fiture对标的国外智能健身镜品牌Mirror、Tonal和Tempo,在资本市场均有强大的吸金能力。其中,Mirror现已被美国当红瑜伽品牌lululemon以5亿美元价格收购。国内也已有包括My Shape、JJ FITNESS、沸腾时刻、FITMORE(咕咚)、LITTA MIRROR(乐刻运动)等在内的众多品牌紧随Fiture其后,推出了自家的智能健身镜产品。

一场围绕智能健身镜的大战已然打响,但事实上很多人对这一新物种还知之甚少。反映在电商平台上,就是平平的销量。据悉,Fiture的日活跃用户曾一度达到500人,而后又跌回200-300的水平,活跃用户仅占总用户的5%,这绝对是一个公认的未成气候的数字。

在智能健身镜之前,智能化妆镜市场也曾起过硝烟。从互联网化程度上看,智能化妆镜比智能健身镜离那个镜子的终极形态似乎要更近一步。

除了像镜子一样的表面,智能化妆镜更像一块方形的平板,可以通过语音或手势实现简单交互。你可以边护肤化妆,边控制镜子播放音乐、显示新闻、查询天气、帮你叫车、提醒你什么时候出门……

而且镜子通常内置丰富的妆容风格,配以眉形、眼影、唇彩、腮红、粉底等彩妆品选项,通过AI技术和大数据增强显示技术,为脸部“上妆”,帮助用户挑选合适的妆容,购买适合自己的美妆产品。其还能模拟多种不同的光线,让你了解在不同环境光下自己的妆容看起来怎么样。

搭载了AI算法、大量传感器的智能化妆镜,还能够随时监测面部肌肤状态,并给出护肤建议。相比童话故事里的魔镜,智能化妆镜或许能更客观地回答你“魔镜魔镜,我美吗?”的问题。

早在2015年,国内就涌现了这样一批智能化妆镜产品,但亮相后不久即归于沉寂。今天我们无论是在搜索引擎,还是电商平台上,都已难觅其踪影。

智能健身镜与智能化妆镜虽受资本热捧,却均未打造出现象级的爆款产品。不禁让人质疑,其描绘的科技赋能生活的美好图景,究竟是有强需求支撑的潜力消费实景,还是资本、企业和媒体联手制造的商业幻景?

02可以但没必要

在竞争激烈的消费市场,对于面临增长压力的品牌们来讲,有什么新噱头能标新立异都不妨一试。

如今,“智能”的存在意义已经变得和“羊胎素”“深海精粹”之类的概念差不多,市场上不乏用“智能”来装点门面,噱头大于实用的产品。

从这个层面上讲,智能化妆镜的没落,或许不难理解。

一来,具有播放音乐、显示新闻、天气等功能的智能化妆镜,实际并没有很高的技术难度和很大的创新,基本就是一面镜子加上一块低功能的平板。更为关键的是,在智能手机高度普及的当下,我们真的需要一面这样的镜子吗?或许更具研发实力的AI科技公司和创业者们,能交付出更智能的智能镜产品,但答案是:可以,但没必要。

而具有“试妆、监测肌肤状态并提供护肤建议”功能的智能化妆镜,虽然有着清晰的商业落点:一是电商带货,二是将智能分析解决方案与美容院、医美项目等相连接,但相应的问题也很明显。

在带货层面,相比于美妆博主、带货主播、KOC等的人格化、情感化营销,智能化妆镜并不占优势。且智能化妆镜提供的试妆体验,整体依然较为卡通,不够贴合。即便加入对特定美妆产品的推荐,也只局限于色彩在皮肤上整体效果的呈现,用户无法感受到产品的质地、肤感、持久度等真实效果,对影响消费者决策的作用不大。

而后者则面临更复杂的问题。一方面,美容服务是一种典型的非标服务,如果效果不好可能直接反噬硬件品牌;另一方面,美容服务需要线下交付,而美容院本身就配备了专业、丰富的皮肤检测仪器,用户被美容机构转化后,家中的智能化妆镜难免就沦为了鸡肋。

如今,电商平台充斥的智能化妆镜,只剩下本本分分的“模拟不同环境光,高清真实还原不同光线条件下的妆容”这一个核心卖点。

智能化妆镜失去梦想躺平后,智能健身镜接过接力棒。

疫情加剧了资本对于家庭健身场景的热捧。智能硬件、AI交互、动作捕捉等产能过剩的概念,正好也在寻找新的附着点,于是一大批聚焦家庭健身场景的智能硬件纷纷涌现。

几乎市面上所有家庭智能健身产品都会告诉你,自己就是那个最佳答案。Fiture也不例外,只不过是以镜子为载体。

某种程度上,这的确是一个讨巧的创意。一方面,镜子在一些健身场景下是一个偏刚需的存在。我们需要对照镜子观察自己的动作标不标准,哪里需要调整,调整得怎么样,以及寻找发力感。另一方面,镜子里的真人教练也能提供一定的陪伴感和激励感。基于“曝光效应”,经常照镜子或有利于增强身材自信。当然,核心还是在前者。

合理性有,但这一微小的合理性能撑起资本的热望,撬动一个规模庞大的市场吗?

归根到底,决定这一问题答案的本质因素,是智能健身镜究竟是一种强需求还是弱需求?可替代性有多强?这是一切的根基。

镜子是刚需,但目前市面上的智能镜可能不是。

本质上,智能健身镜可以理解为,针对家庭健身场景下,为了解决健身的时间、空间问题,而牺牲了部分专业指导体验这一痛点的产品。健身课程,辅以AI动作捕捉是智能健身镜的核心竞争力。

对于消费者来说,智能健身镜固然解决了一些家庭健身的痛点。相比于一边观看手机或平板里的健身课程,一边对镜跟练,健身镜提供了一种更为舒适、交互性更强的大屏方案,提升了居家健身的体验。但又有多少用户会为提升的这部分体验花近5位数的钞票买单呢?更何况,这并不是唯一解决方案,也称不上最佳解决方案。

小红书用户吐槽

就互动与指导的体验来说,不考虑私教水平的参差不齐与智能健身镜AI动作识别技术的鸡肋,健身房私教面对面指导的互动性、针对性显然也比智能健身镜更胜一筹。当然,如果考虑到用户对于健身空间私密性的需求,那两者各有千秋。

众所周知,健身行业在某种程度上是一门“反人性”的生意,自制力与专注力的缺失,都是家庭健身的拦路虎。

家庭健身产品只有让用户“成瘾”,有效促进用户坚持运动,帮助用户取得效果,才有机会打开局面,真正引领家庭健身市场的繁荣。例如将游戏与健身结合起来的任天堂健身环。相比之下,目前的智能健身镜既不具备“高成瘾机制”,也不具备极致的性价比与用户体验。而后者直接关系到用户的决策成本与市场培育难度。

另外,在尚未全面实现万物互联的当下,无论是智能健身镜还是智能化妆镜,想象力都十分有限。

至于资本为何依然激情站队,投资圈有个观点或许可以解释:投资逻辑比较好理解,外国有标的,就可以投投试试,毕竟错过和错投的损失太不对等了,扎堆反而安全边际最高。

在智能化浪潮下,唯有真正把握住用户需求,基于用户使用场景解决核心痛点的产品,方可借助智能技术搅动风云。否则即便能烜赫一时,也不过是一团虚火。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