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消费 / 叮咚买菜正式登陆纽交所:市值超55亿美元,让每个人都享受到美好的食材

叮咚买菜正式登陆纽交所:市值超55亿美元,让每个人都享受到美好的食材

据IPO早知道消息,叮咚买菜于6月29日晚间正式以“DDL”为证券代码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叮咚买菜在本次IPO中总计发行37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发行价为每股ADS 23.5美元。值得注意的是,叮咚买菜四位现有股东老虎环球基金、软银愿景基金、Coatue和Aspex 均有意在IPO中加码,以示对公司长期价值的看好。

以发行价计算,叮咚买菜的市值超55亿美元。

叮咚买菜创始人兼CEO梁昌霖在上市仪式现场表示:“让每个人都享受到美好的食材,这个目标就像特别高的一座山。今天,我们还身处山底,刚刚起步,路途遥远,雄关漫道,是使命感让我们坚持做这件事。同时我们也要躬身微末,做好一万件小事,和用户在一起,才能不被用户抛弃。”

国内增速最快的即时电商

客单价已提升至70元

2017年5月,叮咚买菜自上海起步,现已覆盖全国29座城市,拥有40个城市分选中心和超过950个自营前置仓,其中5座城市的月GMV超1亿元。根据灼识咨询的数据,叮咚买菜是国内增速最快的即时电商;此外,叮咚买菜亦从最早的生鲜杂货品类,拓展至其他日用商品。

2018年至2020年,叮咚买菜的GMV从7.42亿元以319.2%的复合年增长率增至130.32亿元。根据灼识咨询的数据,这一增速为国内前五大即时电商之首,同时远高于同期行业平均114.6%的复合增速。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第一季度,叮咚买菜的平均月交易用户从2020年同期的360万进一步增至690万,2020年全年的平均月交易用户数为460万。

此外,在2021年第一季度,叮咚买菜的平均月交易会员数为150万,其带来的GMV在总GMV的占比为47.0%;2020年,每位会员平均每月的交易额从2019年的407元提升至478元。

自成立以来,购买叮咚买菜会员的消费者在第12个月和第24个月的复购率分别为64.2%和70.5%。

从用户画像来看,叮咚买菜的用户群同样已拓展至所有年龄段,其中年轻一代消费者更愿意为预制菜和及时配送买单;而中老年人则以更高的频次来购买新鲜农产品、肉类和海鲜以及其他日用品。

客单价方面。2019年和2020年,叮咚买菜平均每笔订单的收入分别为41元和57元,而在2021年第一季度这一数字进一步提升至70元。

2019年和2020年,叮咚买菜的营收分别为38.80亿元和113.36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的营收则从2020年同期的26.04亿元增长46.0%至38.02亿元。

履约成本同比减少约15个百分点

复用现有资源和打法持续拓展

除用户规模和GMV的持续增长外,叮咚买菜的运营效率亦在不断改善——2020年叮咚买菜履约费用在总收入的占比已从2019年的49.9%减少约15个百分点至35.7%。

具体来讲:其一,在仓储方面,2020年前置仓的生鲜和所有产品的库存周转期分别为2.2天和3.9天。灼识咨询的数据显示,同期叮咚买菜生鲜和所有产品的损耗率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其二,在配送端,2021年第一季度叮咚买菜的准时交付率为95.2%,差评率则为0.05%。

事实上,从2019年至2021年第一季度,叮咚买菜的差评率均低于0.1%,且拥有行业最高的净推荐值。

当然,一方面,这得益于叮咚买菜与上游供应商的紧密关系从而获得的优质产品供应——2021年第一季度,叮咚买菜直接从生产者和基地合作社采购的生鲜占比超75%。

另一方面,叮咚买菜亦不断通过技术能力的迭代更新来提升智能运营:包括在上游供应商引入现代化措施帮助确保产品供应的稳定性和质量,同时提高库存周转率;引入仓库管理系统来保证整个流程的自动化程度,并提高从区域处理中心到前端的分配效率和准确率;通过精确的用户偏好配置优化产品供应和类别,以及持续增强个性化搜索功能和推荐来提高用户参与度、复购率、订单规模和用户生命周期。

通过日益精准的智能调度系统,叮咚买菜实现了区域订单密度的不断提升,以及骑手日均配送量的提高——灼识咨询的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叮咚买菜是所有即时电商和食品配送平台中配送效率最高的平台之一;对于运营两年以上的成熟前置仓,2021年第一季度每位骑手平均每天交付85份订单。

可以说,到今天为止,叮咚买菜已积累了一整套核心运营体系和标准操作程序,涵盖上游采购、分销、前置仓的设立与运营、供应链管理、履约、配送,数据分析和技术基础设施。

这也将为叮咚买菜未来在存量市场提高渗透率、以及拓展至新市场打下基础,即可将现有资源和打法复用、无需消耗过多的时间和精力。2019年和2020年,叮咚买菜分别新进入5座城市和21座城市。

高榕、达晨、红杉早期进入

团队拥有深耕生鲜赛道必备的品质

自成立以来,叮咚买菜已获得包括高榕资本、达晨财智、老虎环球基金、琥珀资本、红杉中国、今日资本、CMC资本、鸥翎投资、启明创投、龙湖资本、星界资本、BAI资本、弘毅创投、泛大西洋投资、高鹄资本、DST、Coatue、软银等数十家知名机构的投资。

其中,高榕资本是叮咚买菜最早的机构投资方,也是早期两轮融资的独家投资方,并持续参与了后续多轮融资。

高榕资本合伙人韩锐指出,基于团队的研究和推演,高榕资本彼时制定了生鲜赛道投资的三个方向:1、在一、二线城市找到满足极致快的标的,用金钱换时间;2、在下沉城市找到满足极致省的标的,用时间换金钱;3、在所见即所得的场景下追求极致方便。

在极致快的维度,高榕资本就找到了叮咚买菜,发现其数据表现完美契合了预设的关键指标——第一定量上,复购和留存远高于竞品;第二定性上,单仓覆盖面积随着运营时间不断缩小,即订单密度不断提升。这意味着用户体验优化与运营优化在同一方向。结合以上两点,让叮咚买菜更有机会能跑通前置仓模型。

韩锐至今还记得,其初次与梁昌霖见面时的场景,“说实话当时并不是一段轻松的对话。但是当我们谈及5至10年后,叮咚买菜会是什么样子时,想要服务多少人时,你能清楚地看到老梁眼里的光;我想这也许就是我们要找的英雄主义者吧,在认清了所有的磨难和挑战之后,依然如此热爱和坚定自己所要做的事情。”

2018年,达晨财智亦领投叮咚买菜的A轮融资,是其至今唯一的人民币基金投资人。

达晨上海总经理汪璐回忆道,当时第一个感觉就是老梁这次搞对了,那时候项目大概运行了6个月左右的样子,第一批仓的数据已经跑出来,非常漂亮的增长曲线。叮咚主打“家庭一顿饭需求”的差异化定位很清晰,并且通过自建物流仓配,虽然模式重了些,但在同行大多还是1-2小时送达、隔天送达的环境下,叮咚做到“29分钟送到、0元起送”,非常准确地抓住了消费者的痛点,迅速抢占了市场。”

汪璐透露,叮咚买菜内部一度也就是否进行快速的城市和区域扩张进行过讨论,达晨当时给叮咚的建议还是先沉下心来把上海做好、打透,成为叮咚买菜绝对的大本营和根据地。“因为上海一直都在新消费的第一线,是线上线下消费的重镇,在这个对消费要求最高、最挑剔的城市,去打磨完善供应链和服务,再去做长三角的复制,几乎就拿下了中国电商新零售的半壁江山。”

除高榕、达晨外,红杉中国亦是较早投资叮咚买菜的头部机构之一。

事实上,在梁昌霖创办丫丫网(妈妈帮)时,红杉中国合伙人刘星就与其相识。“梁总从部队复员后就一路连续创业,不断精进提升;我始终可以感受他的赤诚之心、执着而又谦逊的笑容、不人云亦云的独立思考。”

“自成立以来,叮咚一直是最有战斗力、成长最快、迭代最快的公司;叮咚团队身上有那种‘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的劲头,这是深耕生鲜赛道必须具备的品质。”刘星补充道。

在作为B2轮独家投资方完成对叮咚买菜的投资后,红杉中国在之后的C轮和D轮融资中不断加码。

CMC、启明、BAI、弘毅纷纷入局

期待叮咚让美好食材像自来水一样触手可得

自2019年初起,更多知名机构陆续成为叮咚买菜的投资方。

CMC资本合伙人兼首席投资官陈弦回忆道,2018年11月在CMC上海办公室,梁昌霖向CMC投资团队激情澎湃地讲述他的理想——“让群众吃的好一点”、“专注做好买菜这一件事”,“梁总身上的朴实气质和眼神中的坚定深深打动了我们,面对众多的模式和创业公司,CMC迅速决策、作为领投方坚定支持叮咚买菜。”

2019年初至2021年4月,CMC资本连续参与叮咚买菜的5轮融资,IPO前持有叮咚买菜5.3%的股份,为主要机构投资方之一。“叮咚买菜通过深耕供应链、严控质量和服务,对消费者具有明显价值创造。相信上市对于叮咚买菜只是一个新的开始,也期待公司能够砥砺前行、再创辉煌!”陈弦说道。

2019年上半年,启明创投参与了叮咚买菜的的B4轮融资,后续又投资了C1轮。在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看来,叮咚买菜是创新对传统产业赋能的典型案例,从互联网生活服务平台,到通过生鲜数字化建设推动农业供给侧升级,叮咚买菜既有细致的运营积累,也有具有想象空间的战略思考和布局。

“过去几年,叮咚买菜已经通过生鲜这个高频品类建立起了用户心智,未来叮咚买菜可以延伸更多品类,成为城市家庭主流日常消费的入口。更为重要的是,叮咚买菜不断探索、夯实数字化能力,不仅仅使其在价值链上拥有话语权,也能够为其规划更为富有远见的未来策略提供强有力的支持,推动其创新、增长与民生、农业现代化建设、乡村振兴紧密关联,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共赢。”邝子平表示。

BAI资本同样连续参与了叮咚买菜的B4轮和C1轮融资。BAI资本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指出,BAI资本很荣幸从B轮开始陪伴公司。“梁总一直说自己是叮咚买菜的金牌客服,一路以来,叮咚团队也在践行这样的初心,坚持用最朴素的价值观提供最优质的服务——把SKU的量与质做到极致,以鱼虾活鲜等作为拳头产品,输出整套吃饭解决方案;通过稳定可控的自建物流和配送体系,带来高复购和用户粘性;产地直采保证源头供应。”

“疫情期间,这个充满韧性、凝聚力和战斗力的团队保障了民生菜篮子供应,使得市民出门买菜的风险降低,为抗击疫情做出贡献。再次祝贺叮咚买菜成功上市,祝福公司不忘初心,让美好的食材像自来水一样触手可得,普惠万众!”龙宇补充道。

2020年上半年,弘毅创投亦成为叮咚买菜的投资方;并在2021年的D轮融资中继续加码。

在弘毅创投管理合伙人王天石看来,市场中有前置仓模式、社区团购模式、到店到家模式等各种不同模式的平台在运营,各种模式都能够服务相应层级的人群,彼此之间有重叠也有互补。“弘毅创投团队认为,叮咚买菜的模式是更接近消费者最优体验的解决方案。对于一二线城市中比较忙碌的新中产、Z世代来说,能够很好地满足他们的消费需求。”

谈及对上市后的期待时,王天石表示,“从深耕供应链到追求服务品质,叮咚买菜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我们相信成功上市只是第一步,叮咚会坚守以消费者为中心,长期为用户和股东创造价值、带来惊喜。”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