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融资 / VC/PE开始涌现Pre-IPO退出

VC/PE开始涌现Pre-IPO退出

2021年6月23-24日,由武汉市人民政府主办,武汉市地方金融工作局、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政府、清科创业、长江证券承办的“2021中国(武汉)创投峰会”隆重举行,现场汇集投资界大咖、创客领袖、知名经济学家、知名投资机构,共同激活武汉以及湖北新格局下的创新生态,捕捉新格局下的优势与机会,共推中国创投行业创新发展。

会上,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何文熹,湖北省高新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黎苑楚,软银中国资本管理合伙人宋安澜,联想集团副总裁、联合创投集团高级合伙人宋春雨,中国国新基金管理公司首席运营官孙宏慧,中金资本董事总经理杨刘围绕《时代之序,多层次资本市场新格局开启》进行了圆桌讨论,由主持人、投资人、《艾问iAsk》创始人艾诚主持。

以下为速记实录,经投资界整理:

主持人艾诚:我们是幸运的,在中国这样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各大投资机构的钱有出处,也有退出的方式。但新格局下,整个资本市场也充满变化。今天我们围绕《时代之序,多层次资本市场新格局开启》展开讨论。请大家做简单的自我介绍,先从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何文熹先生开始。

何文熹:大家上午好!2015年12月30日,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及其管理的长江经济带产业引导基金应省委省政府产业优化、升级的诉求成立。我们定位于通过资本纽带、产业投资的方式为湖北省的产业升级注入活力。同时,我们积极响应省委省政府将湖北武汉打造成科技创新中心的号召,进行重点产业项目引进,并对先进的硬科技产业链企业进行全方位的投资。

主持人艾诚:谢谢何文熹先生,您聚焦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包括集成电路、智能汽车等,稍候我们再深入探讨。接下来有请湖北省高新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黎苑楚老师。

黎苑楚:大家好!我们是湖北省政府的一级投资平台,也是着眼于实体经济发展的综合性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平台,业务范围包括基金管理、商业化投资管理、资本市场服务、实业投资等。目前,我们在湖北设立了接近80支子基金,基金规模超500亿,在湖北省投了600家企业,从去年到今年参股的企业中已经有12家企业成功IPO,今天,也希望多跟大家聊一聊,一起在湖北做点事情。

我们还是湖北省比较早做创投管理的机构。目前,基金管理规模300亿,直接管理以及主动管理投资300家企业,目前,已有46家企业实现IPO,今年以来,我们收获了五六个IPO。此外,双创服务也是我们的重点工作,我们和江岸区共同打造深交所的湖北基地,上交所的基地也由我们运营。当然,把基金交给我们管理,我们每年都要将资产保持增值,我们还投资光伏、太阳能等新能源领域以及其他领域的产业性投资。

主持人艾诚:谢谢湖北高新,在创业里唯一不变的是变化本身,但智慧的应对变化是投资和创业成功的方向。接下来欢迎软银中国资本宋安澜先生。

宋安澜:我们的基金规模不算很大,投的项目不算很多,主要投TMT、医疗健康,碳中和与新能源领域。在成立之初,TMT方向投得比较多,像阿里巴巴等项目都属于该领域。在医疗健康领域也投了比较多的项目,主要是医疗科技和医疗服务。近期我们集中看芯片等产业,刚才我注意到张书记讲湖北的明星企业里有安翰科技,这是我们的明星项目之一,在帮助它国际化发展方面,我们下了一些功夫。在碳中和领域,我们折腾了十多年,这个产业原来很冷,现在终于热起来,我们的被投企业中有固态电池、水系钠盐电池,还有太阳能设备等等,在这个领域我个人花了很多精力,希望在其中加大投资,也希望在湖北找到更多更好的项目。

在十几年前,我第一次到武汉,在华中科技大学的学生宿舍里发现了一个项目叫PPTV,希望可以再有机会发掘出类似的项目。

主持人艾诚:来湖北武汉我发现大家都变得更谦虚了,连软银都说我们是小基金,投得不多。请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高级合伙人宋春雨介绍自己。

宋春雨:大家上午好!联想集团和湖北省的缘分很深,联想是首批入驻到武汉的大型电子行业企业,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联想武汉产业基地成为联想集团移动业务终端全球最大最先进的自有工厂,全球每10台联想摩托品牌手机中有超过6台产自这里。该产业基地出口额连续6年位居湖北全省第一。联想创投与武汉也非常有缘,我们是联想集团的科技产业基金,我们定位是投资IT的未来,也是湖北长江基金的首批子基金,与长江基金合作这么多年,投资了数十家高科技企业,涵盖人工智能、芯片半导体等龙头科技创业企业。我们和光谷、长江基金的合作非常顺畅,今年在“端边云网智”方面,我们会增加合作力度。

主持人艾诚:今天,所有基金谈到现在以及未来的投资里都包含大数据、人工智能,接下来请中国国新基金管理公司孙宏慧介绍自己。

孙宏慧:中国国新是比较新的央企,2010年设立,去年刚好是10周年,基金业务是中国国新五大业务板块之一,目前管理8支基金,总规模8000亿左右,首期规模3000亿人民币左右,目前投出金额超过1000亿,有150多个项目。我们的旗舰基金——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聚焦战略新兴产业,特别是在硬科技领域。我们的被投企业有很多与湖北、武汉有合作关系,未来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投资机会在武汉生根落地发芽,希望未来跟在座的企业界的朋友、投资机构同行们有更多合作,谢谢!

主持人艾诚:谢谢孙老师代表国新基金,我们很年轻,只有10岁也可以管着八千亿,我们期待和武汉有更多落地项目的合作。下面请中金资本总经理杨刘。

杨刘:我们从中金公司1995年成立的时候就有直接投资的业务板块,后来分拆出去成为鼎晖投资。中金资本管理的3600亿资金里面有1000亿是母基金,和湖北非常有缘分,中金启元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是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发起的,管理公司我们就设在湖北武汉。今天下午很多分享的嘉宾,都是各个行业里面比较杰出的GP,我们是它们背后的LP。整个中金公司的策略,就是通过母基金布局创投期、中早期的机会,我们有两千多亿的直接投资资金,参与成长期,甚至中后期的机会。中金资本投资之后,中金公司各部门协同,发挥平台优势,继续为公司提供全链条的资本市场服务。

去年我们和红杉投的数量差不多,因为整个中金资本分为20多个大的投资团队,这里面每个团队都有若干支基金,整个中金资本直接投了800多个项目,200多支基金。

主持人艾诚:谢谢。投资赚什么钱?我相信,第一赚认知的钱,第二赚大势的钱。如何预测它?怎么看待中国资本市场多层次的政策,您的认知和市场中有什么不同请再次分享。中国资本市场有很多新的变化,您认为您所在的机构与其他机构有什么不同?

何文熹:这个问题很好,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认知来说,我原来在投行工作,有几个感受,第一很好、有潜力的企业,短期内看不到是要退出还是它们可以上市,当时不让我们退出,大家觉得这对有潜力的企业不公平,或者促使他们海外上市,国内的一般投资人也丧失了享受他们资本的渠道,科创板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开启之后,这给了广大投资人和企业机会。另一方面,退市制度提出后,对整个资本市场大的环境进行补充,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资本市场比原来有很大的进展。

我感觉多层次资本市场部分借鉴国外一些发达国家的制度,同时有国家自己的特色,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感觉进步是很明显的。但对一些企业来说,对企业排队的预期、审核节奏的把握可能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科创板的一些板块,对企业盈利的要求和变化,结合中国特色未来可能有相对明确的预期,让企业、让投资人、证券机构有比较舒服的运作空间,对企业的发展也好,对资本的退出更加良性。

主持人艾诚:还有没有老师接着分享?

黎苑楚:我们是一个集团,内部团队之间也有一些制度,投资的价值从哪里来?首先,光有认知还不够,还要有预见,价值来自于时间和积累。所以在做投资的时候,有两种,一种是朋友很多,在一个领域掌握到很多的信息,能跟大家一起去投,这是一种认知。但基于这种认知投下去的一般不多,而团队里也有一些人,它对技术、产业发展的走势,看得比较远、比较清楚,投下去后,最初压力可能很大,比较孤独,最开始几年可能常常受到LP在内部考核时的非议。但几年后越来越清楚,特别是科创板、创业板以后,投出去的项目都上市了,做时间的朋友,价值就实现了。所以我们内部决策、考核时,我们不要求团队一年投多少,而是让大家认真的思考、研究、预见,因为这样赚的钱,比急急忙忙投下去往往要多。这也说明过去受批评的人,通过时间的积累变成了明星投资机构。

主持人艾诚:谢谢湖北高新黎苑楚老师,不管资本市场怎么变,团队就是靠积累、预见、沉淀。下面请宋安澜老师,我相信您跟国际投资团队交流的时候,会讨论中国资本市场政策的变化,退市制度,股权如何穿透等话题,在投资项目过程中,您怎么跟国际团队的投委会沟通。

宋安澜:中国的融资市场也在向国际市场接轨,所以有一点全球的概念,我们认为投资两边都要兼顾,首先要做宏观的趋势预判,比如疫情后,可能有三个宏观趋势,第一是数字化转型,国际上也一样;第二是医疗创新;第三是碳中和和新能源。我们在新能源领域已经折腾很久了,原来是跌跌撞撞,现在各种机会都来了。所以宏观趋势对于投资来说很重要,我们比较注重沉入到一个领域中,而且看好在各个领域之间的交叉的项目。比如说现在很热门的AI、大数据,我们更加注重这个东西对传统、有很大体量的产业能够产生多大的提升效力。在各个领域的交叉、结合点上寻找到项目。

主持人艾诚:围绕中国数字化转型、医疗创新和碳中和领域,继续深耕下去。联想集团有产业基础,所以可以进行很多项目孵化,您觉得对于这种变化,联想集团内部的认知是什么?有请宋春雨。

宋春雨:投资科技领域,我们认为需要对产业有深刻的洞察力,我很同意宋总的观点“要专注”,而不是随风口投资。我举个例子,一是新能源汽车,我们是2017年投资的蔚来,当时新能源汽车的风口还没来到,造车新势力还没有整车造出来。而我们当时就相信新能源汽车将是未来的大趋势,我们对整车、芯片、自动驾驶等领域做了系统性布局。这些赛道最近两年开始非常热门,如果在早期发现预测,选中好的团队对我们来说有很大的价值。

第二是人工智能。我们很早期就投资了旷视、第四范式,这需要对产业大势有前瞻的判断。如果能够做到对产业的深刻洞察,与产业里的行业前沿专家和企业保持非常密切的互动,才可以洞察产业趋势,做研究型的投资机构。

主持人艾诚:最后还请教国新基金和中金资本两位央企的朋友,我相信您二位对政策在资本市场的变化是最敏感的,围绕着政策的变化,我相信政策的实施一定也是希望去助力经济和资本蓬勃的发展,你们内部怎么理解这种变化?从孙宏慧老师开始。

孙宏慧:作为一家央企背景的投资机构,我们非常看重对政策的准确理解和把握,我认为把“十四五”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研究透了,我们就知道未来中国的发展方向在哪里,我们的投资机会在哪里。国新的使命定位就是要服务国家战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我们主要聚焦战略新兴产业,在现在的时点让我们更加看重对关键技术、卡脖子环节这方面机会的搜索和对一些相关未来有发展潜力企业的支持,从国新系基金过去几年的实际投资情况来看,我们90%以上的项目都投在战略新兴产业上,做投资不应仅看风口在哪里,更要看大的趋势和方向在什么地方。

除了趋势性的判断,国新系基金在投前投后,企业上市前、上市后,都会为企业提供助力和赋能支持。例如,我们投资的孚能科技,它是三元锂电池的龙头企业,产品属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技术的核心关键领域。是科创板动力电池的第一股,也是硅谷科学家回国创业的公司。国风投基金对孚能科技累计投资37亿左右,是除了联合创始人以外单一持股比例最大的机构投资人,在投后的赋能方面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包括业务的市场开拓方面,帮助企业与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对接(例如,在武汉的东风汽车)。在产能扩张方面,我们在第一时间了解到企业新建产能选址需求之后,迅速帮助公司对接全国13个市区政府,帮它争取最优的建厂选址和投资条件,最终落户在了镇江。国新未来投资的其他项目如果与武汉的当地条件相契合,我们也愿意推动落地武汉。

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不管资本市场如何风云变幻,始终要保持我们的定力,用长期、理性的眼光看待市场和投资机会。

主持人艾诚:央企在资本市场中,既做领导者,又给更多的科创企业打开融资的渠道,更重要的是引领市场做合理的估值,帮助企业做强做大。请问一下中金的杨刘,中金资本在政策解读上现在是什么样的态度和认知?

杨刘:我先说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中金本身就是证券公司,我们一直参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随着多层次资本市场明确落地,对投资圈来说,投资人可以真正的回归投资,而不是为了Pre-IPO去做投资。对中金资本来讲,我们有两个比较鲜明的观点:第一,我们现在有很多巨头类的标的公司不着急上市,这些企业在上市时已经有几千亿市值,有各种各样的投资人在不同阶段加入,因此大部分的融资可能发生在企业上市之前,而不是发生在上市之后。这里面其实有大量的公司是国之重器的公司,这是中金公司深度参与的。比如说我们参与了长鑫存储的A轮投资,其实相对估值来说,第一轮的投资也是比较大的;我们B轮参与了中微半导体项目,当时估值三亿美金,我们参与比较早,但参与这个项目的背景和现在去看那些半导体芯片产业是完全不一样的,那个时候没有科创板,当时还在讨论战略新兴板,当时我们参与还有一定的风险,但现在已经没有这些退出的障碍,其实我们可以真正的去研究半导体的周期规律,把握半导体设备和材料的国产化机会,好好布局头部公司,退出可能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仔细看中金资本去年退出的50多个项目,有很多项目我们不是通过IPO的方式退出,过去有个概念叫Pre-IPO投资,现在我们正在践行Pre-IPO退出,上市前可以把本金甚至于很大一部分的收益拿回来。同时,对一些比较年轻的企业,它只要符合条件也可能很快上市,但对这类企业而言IPO只是一个起点。对投资机构来讲我们要做很多的投后赋能,不是说你投得早、参与了,后面退出就可以了,只是投资参与是远远不够的。而且我们要配合国资和政府,我们自己分析了一下,其实穿透来看,60%-70%私募投资机构背后的钱是国有的,有大量政府平台的出资,我们要配合好政府出资人,特别是湖北武汉这么开明的政府,把一些好的政策、资源给他们,是绝对不可能投完就躺平的,这是我们发现的新趋势。

主持人艾诚:谢谢六位嘉宾围绕多层次资本市场新格局展开的分享,我听到非常重要的关键词,如果真正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实现的话,它给予投资人和企业家提供的是全生命周期的发展服务。最后大家可以送一句话,来收尾今天的论坛。

何文熹:长江产业基金作为湖北省重要产业投资机构和科创投资平台,未来将继续放眼全国乃至全球,发挥重大产业和重点产业的引领,发挥创新驱动推动力,助力湖北进一步打造全国产业强省,助力武汉进一步打造全国产业重镇和区域金融中心。

黎苑楚:武汉是英雄的城市,是创业的城市,希望未来在武汉汇聚更多的力量。

宋安澜:武汉现在天时地利人和,作为风险投资机构来说,我们希望有机会积极参与到武汉的建设和发展中来,也希望能够找到更多好的项目。

宋春雨:武汉有非常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包括产业资源,高校资源,我们会继续加大对武汉的投资,希望助力武汉成为为中国最优秀的创新和创业之都。

孙宏慧:刚才重点介绍了国新在行业方面聚焦战略新兴产业,国新还有一大特色,就是助力国企改革,上个月我们在北京刚刚宣布设立了与地方国资合作的规模总计700亿的综合改革试验基金群,首批参与签约的有六个城市。未来我们也愿意与武汉的国企、其他类型企业,开展更多合作,助力武汉的经济发展,发挥我们的力量,与社会资本共同发展,共同成长。

杨刘:分析中国私募股权投资的结构,发现并购类投资非常少,美国和全球其他国家的同行做了大量的并购投资,我建议武汉能够适当参与大的并购整合。希望可以在武汉深度挖掘一些行业整合的机会,通过整合并购打造细分赛道的龙头。现在我们自己会做一些孵化式的投资,我们也希望得到湖北武汉的支持,我们携手把几个重点产业做出来,争取做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