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消费 / 大佬们养猪那些事儿

大佬们养猪那些事儿

2006年的夏天,猪的灾难从江西省开始蔓延,一种高热、不食、传染快、死亡率高的怪病随即在全国各地的养猪场大规模爆发,数十万头病猪被扑杀,蓝色恐怖笼罩在每个养殖户的心头。

受这种“蓝耳病”疫情的影响,猪价从2006年7月的6.7元/公斤一路上涨到2008年4月的17.34元/公斤高点,涨幅高达158%。

各行各业的资本大佬跨界养猪的热闹,就是在第一轮猪周期中悄悄酝酿。

那个时候的高盛,还不是如今被众多金融民工、股民朋友所熟知的样子,神秘、顶尖、富可敌国是其代名词。然而正是这样一个处在云端的国际资本在猪价达到最高点的时候,开始干起了最接地气的“养猪”生意。

从最开始的收购下游加工厂雨润集团,然后以20亿元人民币收购了河南双汇下游加工厂,后面直接在湖南、福建花了3亿美元收购了几十个养猪场,高盛也因此成为了国外资本在中国养猪的第一人。

1

猪周期

在中国,与高盛这种高大上相联系的地方,就是同样玩金融出名的上海陆家嘴了。这地方的神奇之处在于,至少可以找到几千个对养猪产业分析得头头是道的金融民工,比上海养猪的农户还多,他们整天挂在嘴边的一个词,就叫做:

猪周期。

其实熟悉养猪产业的人也都清楚,养猪的周期规律是客观存在且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在过去的十六年里,中国经历了差不多4轮完整的猪周期,每一轮周期的长度差不多在4年左右。而且,每次上演的猪周期,故事和情节都非常类似:猪肉价格下跌——养殖户大量淘汰母猪——生猪供应量减少——肉价再次上涨——养殖户倒过头来大量补栏——母猪存栏量大增——生猪供应剧增——猪肉价格再次下跌。

比如进入2021年以来,上演的就是第四轮起始于2019年猪周期的下半场,即:

生猪供过于求,猪价再次大幅下探的过程。

今年以来,猪价一路下行。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目前生猪价格为15.8元/公斤,相较于1月上旬的36.8元/公斤,已跌了近六成。据监测数据,6月18日,全国猪价最低的西南以及东北某些省份,甚至均价一路泄到了6.2-6.7元/斤,正式进入“6元时代”,并开始向5元招手,肉价又卖出了白菜价。

伴随着猪价不断下跌打破以往对认知的局限,更可怕的事发生了。

目前大部分养殖企业的成本都在18元/公斤以上,个别规模化企业可以将成本降至16.5元-18元,散户成本相对较低,但也要在15元-16元上下。

这意味着,现在猪价下行至成本线以下,无论是猪企还是养猪户,手中的猪一下子由原先的“香饽饽”变成了“烫手山芋”。时代巨轮要翻船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可以置身事外。

一季度不少猪企披露的利润均是大幅腰斩。其中,温氏股份总营收为168.16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3.6%,净利润5.44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71.28%;天邦股份净利润2亿,同比下降59%;正邦科技净利润2.1亿,同比下降76.6%。

对于养猪户来说情况更糟。去年一头猪能赚千余元,今年别说赚钱了,一些出栏比较晚的猪还要亏钱,养的越多则亏的越多。

要知道,在2019年最近一轮猪周期风口来临的时候,短短几个月,就从十几块涨到了三四十块钱,到年底更是突破了50元。

彼时,养猪的企业都瞬间成了暴发户。

2020年,牧原股份在2019年61亿基础上,继续靠养猪豪赚274个小目标,同比暴增348.97%,取得了过去N多年都不可能完成的利润,掌舵者秦英林家族更是以以1173.8亿元的身家跻身中国富豪榜前十。同时,新希望一头猪卖出了前一年四头猪的利润。

如今,短短半年时间不到,猪价却发生了天上到地下的变化。

从“暴利时代”跌入“巨亏漩涡”,这是猪周期规律的作用。穿插在这个行业的资本大佬养猪的故事,也是二师兄这么多年潮起潮落的见证。

2

入局

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猪价的一举一动能牵动老百姓的心?

因为爱吃。

数据说话:2020年,全球生产了猪肉9787.5万吨,其中中国生产了4113万吨,占比高达42%,稳居世界第一。与此同时,由于中国人能吃,2020年共消费猪肉5451.8万吨,吃到国内自产的猪肉不能满足需求,还需要进口来填补。

根据2020年4月发布的《中国农业展望报告》显示,目前我国年人均猪肉消费量在32公斤左右,预计2029年将达到42公斤左右。

如果按一头商品猪平均体重200斤计算,意味着3个中国人一年几乎就要吃掉一头猪。

也就是说,在中国所有吃货民以食为天的熏陶下,猪肉被吃成了超万亿的超级大市场。

规模大了,需求自然也开始大膨胀,这就是好生意。对于以逐利为本性的资本不可能视而不见。

更何况还有隐藏在二师兄身上无形的周期之手在推波助澜,每次到了风口的时候,在猪价一飞冲天的刺激下,更是让许多大佬看的心里直痒痒。

2009年,正值第一轮猪周期的下半场,网易的丁磊在广东两会上,高调宣布养猪,引起舆论一片哗然。随后,他先后派人前往四川、湖南等地考察,只为找到最合适的养猪场。有人嘲笑,有人期待。

期待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程序员会给养猪界带来什么样的变革,但随着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排名不断下滑的丁磊,也有人在感叹:

一个大好青年,怎么就开始不务正业了呢。

据说大佬的养猪事业来自于一次吃饭经历,丁磊和朋友在重庆最大的一家火锅店吃饭,但对端上来的猪血提出质疑,坚持让店家换掉。之后和朋友谈起食品安全问题,然后一拍桌子,决定自己养猪。

不过,大佬的彼猪非一般的猪,是猪中贵族。丁磊的味央黑猪“不剪牙、不断尾、蹲马桶、玩玩具、听音乐、不亚于酒店的居住环境、一天不低于40元伙食费”的高品质生活和良好的成长待遇,绝对是精致的“猪猪女孩”,让众多网友惊呼:

人活得不如猪。

2015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上,丁磊真的拿出自家猪肉宴请一行互联网大佬们。杨元庆发微博“炫耀”,马化腾赞其“肥而不腻”,张朝阳夸它“秀色可餐”,雷军认为它“入口即化”……

2016年11月25日,味央猪正式面市。拥有众多大佬们的顶级代言,当晚首只网易黑猪以近11万元的价格成交,第二只成交价更是突破16万元,创“天价”猪肉。网友调侃道二师兄的肉价都快赶上师傅唐僧的了。

在当时,虽是第三轮猪周期的相对高点,普通养猪户却也只能卖到17元/斤。若按照味央猪当年2万头的出栏量以及售价高达49块一斤计算,丁磊折腾了6年也只有区区一百万的收入,相比于网易当年赚取的117个小目标,简直可以是忽略不计。

可见,丁磊的味央猪在吸引了众多眼球后,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空赢得满堂叫彩而已。

2019年春节前,大佬的养猪事业便折戟沉沙裁员将近50%,倒在了第四轮猪周期的黎明之前,不知可曾后悔过。

与丁磊动真格儿相比,地产大咖王健林的养猪事业反倒是知难而退。2014年,当时还是首富的老王,准备以养猪来扶贫。谁知考察了近半年后,发现都不怎么挣钱,于是便放弃了在丹寨县养30万头猪的宏伟大计,最终还是回到了他熟悉的盖房子事业上。

还有“地产一哥”万科曾经发布过养猪招聘信息,信息一出立即引发市场热议:万科的猪是不是要住在三十层楼的大房子里?不过现在也是杳无音讯了。

转眼到了2018年8月1日,也就是第四轮周期的底部附近。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某养殖户的生猪发生疑似非洲猪瘟,伴随着疫情扩散造成供给收缩,猪肉价格从10元/斤蹿升到25元/斤。

此时的互联网新贵们,选择以养殖企业上游技术供应商的角色深度参与到养猪行业,但他们更倾向于通过高大上的AI技术赋能传统养殖场,比如阿里巴巴的“世界首创AI养猪”项目、甚至京东还搞出了个什么猪脸识别。

只是现在都2021年了,不知后悔创了阿里的马老师和不知妻美的强东叔叔到底出栏了几头猪。

回顾16年不断轮回的猪周期,中国养猪界发生了太多故事,隔一段时间就上演猪飞上了天,不断刺激想要赚快钱大钱的资本争先恐后进入,掀起火热的跨界养猪潮。在今年猪价一路下跌的行情下都已偃旗息鼓,新玩家一个个更是都没了消息,看来是真的被猪拱了。

3

内卷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告诉我们,事物都是普遍联系的。

彼时资本们前赴后继的养猪风口,有点类似于当下大佬们为造车事业蒙眼狂奔的意味。

在3月30日的小米春季发布会上,雷军宣布未来十年狂砸100亿美元。雷布斯表示,造车是人生之中最后一次重大的创业项目,会押上所有,为小米汽车而战。

继小米宣布造车以后,然后大疆也开始造车,在各自领域数一数二的企业,加上百度、华为等等在汽车领域企业开展合作。一时间,造车不仅是未来大趋势,更是全民热议的风口。

那不造车的资本大佬就会开始焦虑了。正如同,在过去16年猪周期当中面对不断上天的猪肉,不养猪的也会陷入被抛弃的焦虑当中。

大佬们会焦虑的一大背景是资本也进入了内卷。这种情形在早期智能手机的混战、光伏的大干特干以及网红直播等领域都有体现。

所谓内卷,指不能从外部渠道获取资源,没有产生整体的增量,只能在存量分配上做文章,往往损害内部一部分甚至绝大多数群体利益来补偿少数群体的利益,最终整体利益没有增加,持续性内耗的一种状态。

在内卷之下,总体市场就这么大,所有人只能通过把自己的竞争力提升到更强,才能打败对手。内卷产生的原因,是整个市场的需求是一定的,但供应却在不断提升,需要大家血拼以后才能胜出。

还是先看二师兄。虽然国人爱吃能吃猪肉,但猪肉的消费量常年保持在一个稳定的需求水平,但每一轮周期随着大小猪企的扩产以及资本的涌入,使得供应量快速提升,从而变成内卷化的周期博弈。

或许有人会说,新能源汽车是增量市场,然后被过剩的资本看上了,确实没毛病。但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局面,各大汽车厂商品牌在电动车领域早有技术积累,却表现的很克制。

相反,现在甚嚣尘上的造车企业都不是车企,面对汽车行业长周期的投入,重资产的不确定风险,现在电动车的产业投资速度却是方兴未艾。

于是,资本的疯狂涌入使得新能源汽车已经出现了虚火过旺的隐忧,毫无疑问的是电动车的未来也会像曾经的智能手机最后只会活下来几家,大多数资本的内卷注定会是炮灰。

但无论你想不想卷,其实都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在全球经济不断下滑的存量博弈以及美帝国主义逆全球化,甚至围追堵截下,中国显然难以独善其身。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更是一个内卷的时代。

不过,资本过度的内卷,已经激起了民意和政策的反弹,所以反垄断的大旗在互联网资本头顶上徐徐拉开。

4

结语

1965年的春节,全国不少城市出现了猪肉积压的局面,以至于当地政府不得不出面号召市民多吃肉。比如时任北京市委书记万里说:

肉卖不出去,还得提倡吃爱国肉,谁吃的肉多谁爱国。

以多吃肉的行动支援祖国建设,这在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

进入2021年,猪价年内跌幅近60%,这背后是国内猪肉供给出现根本性好转。截至5月全国能繁母猪存栏量已连续20个月环比增长,生猪生产完全恢复的任务目标已提前完成。此外,5月全国规模以上生猪定点屠宰企业屠宰量达1996万头,同比增长44%。

如今,猪肉又出现了供过于求的局面。特别想请教下那些大佬们,还养不?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