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那些“贴牌”衡水中学的大佬们

那些“贴牌”衡水中学的大佬们

十九年前的高考季,张韶维在家中坐立难安。和几十万河北考生一样,他正焦急地等待着自己的高考成绩出炉。

张韶维老家位于张家口,往南400多公里,便是大名鼎鼎的衡水中学所在地。

那一年,衡水中学以“河北省高考冠军”的名号,连续4天“霸屏”《中国教育报》头版。也是从那时开始,衡水中学的办学经验被争相传颂,衡中也成了教育界“神话”般的存在。

考上昆明理工大津桥学院的张韶维,对老家这所“牛校”念念不忘。几年后,一座名叫“云南衡水实验中学”的民办学校在昆明滇池拔地而起,背后老板正是张韶维。

有了“衡水”这一金字招牌,张韶维把公司送上了纽交所。而另一家贴牌“衡水”的教育公司也正在排队,准备敲港交所的锣。

01

2021年3月11日,第一高中教育(FHS.N)在纽交所上市了。与公司名字一样咋呼的,还有媒体给它的title——“衡中系”,是不是不明觉厉?

第一高中教育是一家注册在开曼群岛的民办中学运营商,它在国内的主体是云南长水教育集团,创始人和海尔的张瑞敏、衡中的张文茂都是本家,姓张名韶维,今年才38岁。海尔投资过第一高中教育,张文茂让第一高中教育光环满满。

张韶维和衡水中学的结缘,始于2013年。

彼时,从大学毕业后的张韶维一头扎进了K12校外培训领域,在经历过家教、会计师培训班的创业后,张韶维盯上了中学生的生意。

那一年,衡水中学包揽了河北省文理状元及文科前10名。河北省考上清华北大的考生,衡水中学占到80%。反观与河北省用同一套高考试卷的云南省,文理科共有3324名考生上了600分,不足河北省一半。

2013年4月,张韶维派出20多人到衡水中学调研。没过多久,双方便决定握手合作,宣布筹办云南衡水实验中学(以下简称“云南衡实中”)。

张韶维出钱,衡水中学出人,时任衡水中学校长的张文茂担任该校名誉校长。衡水中学定期安排骨干老师、骨干管理人员,到云南衡实中传道授业解惑。

在云南衡实中成立仪式上,张文茂难掩激动,“云南衡水实验中学作为河北衡水中学的一所分校,衡中将要为分校负责。”不仅如此,不少衡水中学名师,像桑海勇、丁业胜等,在第一高中教育上市后,也出现在股东名单里。

贴上了衡水中学这个“金字招牌”,云南衡实中自然也成了很多家长眼中的“香饽饽”。

招股书写到,第一高中教育是我国西部地区最大的民办高中运营商。截至去年9月,第一高中教育旗下学校共有25867名学生,高中生(包括高考复读生)占到了17230名。

不同于公办学校,民办学校的收入主要来自学费和住宿费。

2017 -2019年,第一高中教育的总收入分别为2.07亿元、2.54亿元、3.37亿元。其中,学费收入为1.57亿元、2.08亿元、2.78 亿元。即便受去年疫情影响,2020年前9个月,第一高中教育的总收入也达到了2.82亿元。

不过,张韶维并非唯一一个在资本市场上贴牌“衡水中学”的河北人。

就在第一高中教育上市前1个月,贺阳教育也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

贺阳教育的前身是周虎震创办的保定虎振专修学院。“摩托修理学裁剪,虎振给你金饭碗”,上世纪90年代,保定虎振可比衡水中学的名号响亮得多。

云南衡实中成立的同一年,衡水中学与河北泰华地产合作筹建了民办中学衡水第一中学(以下简称“衡水一中”)。几个月后,周虎震找到衡水一中的领导,也想合作办校。

2016年,双方签订合作协议,共同筹办贺阳衡水一中高级中学(以下简称“贺阳衡中”)。与衡水中学为云南衡实中提供人力支持一样,衡水一中在师资、教学、管理等方面,为贺阳衡中提供支持,贺阳衡中向衡水一中支付年费,双方合作期为9年。

虽然没有直接和衡水中学合作,但时任衡水中学校长的张文茂再次为“衡水系”站了台。“衡中与贺阳合作办高中是正确的选择,我一定做好贺阳衡中分校的坚强后盾,当好参谋。”在贺阳衡中,张文茂对家长们说到。

截至目前,张韶维已建立19所学校,其中有16所贴牌“衡水中学”;周虎震的贺阳衡中也在扩建中,学生人数从2018年的1066名增加至2020年的1991名,学校带来的收入也从0.16亿元增加至0.57亿元。

02

虽然不少人说张韶维、周虎震是蹭衡水中学的品牌,但不可否认衡水中学作为“衡水系”的中心,与众多带有“衡水”字样的中学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上世纪90年代,衡水中学还只是衡水市(县级市)下辖的一所普通中学。在衡水地区11个县的教学评比中,衡水中学排名倒数。

1993年,历史老师李金池被“相中”,成为衡水中学新校长。

李金池上任后,先是实施“封闭式管理”,要求学生一律住校;接着向上级喊出“赶超黄冈中学”的口号,获取经费盖大楼;然后给老师定KPI,大到学生成绩,小到宿舍卫生,都会影响考核;还有学生管理,从早上5点半到晚上9点50分,衡中学生的校园生活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一顿操作下来,效果显著。1995年,衡水中学的升学率排到了衡水地区第一名;2000年,衡水中学力压石家庄二中等传统名校,成为河北省高考冠军。

2004年3月,张文茂从李金池手中接过校长的位置,衡水中学开始走上扩张之路。

衡水中学先是将一所民办中学收入旗下,改名为滏阳中学,专门招收复读生。之后和地方政府、教育机构等联合办学、新建分校,将“衡水系”的摊子铺展到全国各地。

2013年2月,衡水中学与河北泰华地产投资9亿余元,投建民办中学衡水一中,张文茂担任衡水一中校长。衡水一中的管理、招生、教学等均以衡水中学为依托。

也是从衡水一中开始,衡水中学的校园时不时就会迎来一批批想要合作办校的调研团队。

衡水一中成立后,一些贴牌“衡水一中”的学校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例如: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衡水第一中学邯郸分校、衡水一中兰州分校、衡水第一中学川南分校……还有前文提到的贺阳衡中。

除“衡一系”外,市场上还有“衡二系”、“十三中系”、“十四中系”,分别是依托衡水第二中学、衡水市第十三中学、衡水市第十四中学3家公办高中创办的民办学校。

此外,“衡水系”还包括很多“挂名系”或“联办系”中学。界面新闻曾统计,其他省市挂有“衡水”名义的分校接近50所,遍布全国11个省份的51座县市。

前文提到,贺阳衡中贴牌衡水一中,需要向其支付年费。如果按照这个说法,衡水系旗下学校通过提供“牌子”,便可以获得不菲的“加盟费”收入。

不过钱最后进了谁的口袋,却一直都有疑问。

就在衡水一中成立后没多久,2014年9月19日深夜,衡水一中的办公楼发生了一件事:当天晚上11点40分,衡水一中公章被张文茂强行取走了。

直到三年后,衡水一中董事会的一纸声明,才将这件事“捅开”。

声明里写到:“2017年6月10日,本校董事会和投资方代表因工作原因需用公章,索要无果的情况下,迫于无奈在《衡水日报》第三版刊登声明,作废公章。声明登报三日后,合法刻制新章……同时请张文茂同志尽快归还无效公章,以避免发生法律纠纷。”

声明里还提到,自张文茂取走公章后,所有以衡水一中名义对外签署的合同、协议等所有办学过程与经营性活动,与衡水一中董事会和投资方无任何关联,衡水一中财务账户和投资方未收到任何一家学校的赞助金和加盟费。

事情发生后,河北省教育厅成立了专项检查组,对衡水中学和衡水一中“公私不分、一校两制、内部互通”进行审查。

结果发现,衡水中学和衡水一中均存在不规范甚至违规办学招生情况。

2017年5月,河北省教育厅下发了《关于对河北衡水中学衡水第一中学办学行为进行整改的通知》,但关于“钱去了哪里”的细节,并没有披露。

面对滔滔舆情,张文茂表现淡然:“我办好自己的事儿,把自己学校办好。”

知乎中有个话题“如何评价衡水中学原校长张文茂以及其处事风格”,高赞的一个回答中写到:“茂哥的前任让衡中起死回生,茂哥让衡中成为了连锁品牌一样的存在。”

坊间传言,张文茂想干到2022年,68岁再退休,但被官方否决。

2018年5月26日,距高考仅剩10天,副校长郗会锁接棒张文茂,成了衡水中学新校长。后来高考成绩公布,衡水中学也没有如往常般公布喜报。

新任校长似乎想让衡水中学回归低调。

然而,实力并不允许。

每年高考,衡水中学都要被拉出来“溜”一圈;衡中学子一句“我就是乡下的土猪,立志去拱城里的白菜”,分分钟登上微博热搜;张文宏之前洒下的“种子”,也开始登陆资本市场,镰刀霍霍向韭菜……

03

十年前,中国民办高中产业还算不上一个“好赛道”。

就像民营医院的原罪一样,“教书育人还是资本育人”的质疑声,也始终伴随着民营教育。

根据中投报告,2019年中国民办高中产业的收入是510亿元。但它预计,2024年这个数字将达到1600亿元。越来越多的企业,正涌入民办高中赛道。

有“衡中”光环加持的第一高中教育率先登陆资本市场,成为中国中等教育“民办教育第一股”。

但衡水中学之于张韶维,可以说是福兮祸所伏。很多关于衡水中学的质疑,也转移到了第一高中教育身上。

和衡水中学的教学模式差不多,凌晨6点半,如果你走在云南衡实中的滇池校区,大概率会听到一声声“我拼!我行!我成功!”的怒吼,这是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学生跑操前的例行公事。

《21世纪经济报道》曾表示,第一高中教育集团旗下的学校全部复制了衡水中学“精确到秒”的管理制度。

不仅如此,云南衡实中也copy了衡水中学在全省“掐尖”优秀生源的做法。

2016年,昆明中考状元到云南衡实中读高中,学校负责人对外表示,对达到规定条件的优秀学生,除免除3年学杂费外,还有1-3万元额度不等的奖学金,对3年后考取清华北大的学生还提供20万元励志奖学金。

三年后,这名中考状元顺利考入清华。此后,各地市、县的中考状元纷至沓来,云南衡实中的补助标准也水涨船高。一些校区对部分高分自费生给予公费生待遇,但标准已从中考550分以上涨到了570分以上。

不同于公立学校,民办学校运作是基于利润。

想要在云南衡实中上高中并不便宜。2019年第一高中教育旗下高中生的人均学费为1.66万元,2020年前9个月人均学费下降为1.02万元。尽管如此,第一高中教育在招股书中写到,这个数字仍比同期云南省所有私立中学的7813元高出不少。

贺阳衡中的人均学费更高。招股书显示,其平均实际学费从2018年的1.21万元涨到了2020年的1.51万元。

也就是说,他们正在用成绩相对较差的学生的学费,补贴着尖子生,尖子生被吸引过来又为学校打品牌。

第一高中教育上市后,《新京报》就曾发表题为“警惕教育资本化破坏教育生态”的评论,直指第一高中教育使用“衡中”品牌涉及公办学校被商业化利用。

就在今年4月7日,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公布,里面明确提到,“任何社会组织和个人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实施学前教育的非营利性民办学校。”该条例自2021年9月1日起施行。

从股价来看,第一高中教育也并非股民眼中的香饽饽,上市第一天,股价破发;上市不足一个月,股价就下跌了超30%。

当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于头顶,“衡水中学”的牌子也不灵了。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