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融资 / 手中项目被疯抢,这家硬核VC迎来收获季

手中项目被疯抢,这家硬核VC迎来收获季

“在最难的时候,我们一直坚持才有了今天的机会,很不容易。当所有人不看好你的时候,你还能坚持下去,也是一种迷之自信吧。”一向严肃的米磊罕见开起了玩笑。

刚刚过去的十月份,他所执掌的中科创星收获了一个硬科技IPO——中科微至成功登陆科创板;还有天使轮就参与的项目奇芯光电,估值一路走高,如今账面回报达200倍以上。这背后,是中国硬科技投资迎来大爆发,坐了多年冷板凳的硬科技投资人纷纷迎来了收获季。

这样的一幕,是当年刚踏入VC圈的米磊所不敢想象的。2013年,在中科院西安光机所的他联合其他合伙人共同发起成立了中科创星,这是国内首个专注于硬科技创业投资与孵化的平台。彼时,国内硬科技投资鲜少有人问津,主流投资机构更倾向于模式创新的项目,靠着互联网缔造无数回报神话。

多年下来,米磊和中科创星亲历了中国硬科技赛道从冷清到火爆的过程,同时也形成一整套孵化硬科技创业的体系和严密的投资方法论,至今累计投资超340家硬科技企业,估值超1100亿;其中包括了150多个知名科学家团队,缔造了一张隐秘而庞大硬科技版图。

一家硬核VC的历程:

8年,埋头投了300多个硬科技项目

米磊从未想过硬科技能像现在这样火爆。

时间回到2013年,在中科院西安光机所的支持下,中科创星在千年古都西安成立。彼时,中科创星成立的初衷是致力打造以“研究机构+天使投资+创业平台+孵化服务”为一体的科技创业生态网络体系,为硬科技创业者提供专业、深度、全面的创业孵化及融资解决方案。

回忆起中科创星起步时期的艰难情景,米磊依然十分感慨:“因为硬科技投资周期比较长,当时大家对硬科技的认可度没有像现在这么高。所以,我们一开始募资还是挺难的。”最后,好在有西安光机所等机构的支持,中科创星成功发起国内首支硬科技天使基金。

相较于募资,更艰难的是被投项目的后续融资问题。一般而言,硬科技企业前期投入大、周期长、见效慢,使得大多数投资机构敬而远之。彼时,主流的VC/PE机构都将目光放在互联网,热衷于模式创新项目,即便是有实力的基金也不敢轻易尝试回报周期长的硬科技。

而当时,中科创星手握很多成长性很强的优质硬科技项目,其中就包括了如今爆红的光电芯片公司——奇芯光电。这家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业界少数具有材料、芯片设计、芯片制备、芯片封测以及光模块全功能研发能力的企业。

早在奇芯光电成立之初,中科创星便参与了天使轮投资,一路相伴。2018年,该公司受中兴事件影响,现金流出现了一些问题。得知这一情况后,部分投资人想要撤资,而谈好的新一轮融资也无法正常进行。

就在奇芯光电最困难的时候,中科创星又拿出了1000万元支持,解决了公司资金链短缺的问题。如今,熬过难关的奇芯光电成为创投圈炙手可热的明星项目。据悉,在新一轮融资中,很多投资机构已经抢不到奇芯光电的份额了。

同样曾经遭遇冷落的还有驭势科技。其实米磊在正式投资驭势科技之前就已经专研无人驾驶领域已久,“因为我研究方向是光学领域,而激光雷达在无人驾驶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所以我从2012年就开始关注这一领域的动向。”

后来,当他听说吴甘沙准备离开英特尔创业,马上通过朋友要到了后者的联系方式。第一次会面过程中,米磊了解到吴甘沙团队在无人驾驶有一定技术积累,而且他们技术进展远超出了预期。经过初步交谈后,米磊便毫不犹豫地决定要投,最后连续投了3轮。

早期投资本质是投人。在米磊看来,身为驭势科技创始人的吴甘沙是一位典型的“长跑型选手”,值得信赖;况且他选择的路径也是中科创星所能接受的:先做可落地场景,再逐步迭代。

时间证明了米磊当时的判断。经历过无人驾驶行业的至暗时刻后,驭势科技开始进入到收获季——2020年,公司开始迈向大规模商用,业绩同比增长150%。与此同时,驭势科技融资火爆:仅在2021年,公司便完成了4轮融资,引来国开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国开金融等国家队投资人,以及科源产业基金等一众产业投资方。

截止2021年10月,中科创星投资孵化了超过341家硬科技企业,其中驭势科技、九天微星、飞芯电子、中科微光、中科微精、鲲游光电、卓镭激光、奇芯光电、博动医学、无双医疗、深信生物、橙科微电子等多家硬科技企业都成长迅速。

中科创星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价值投资的内涵:真正的价值往往在长期中才能体现。回顾过往8年的时光,米磊感叹:“十年前,整个投资圈对硬科技的关注可以说是冰点。如今,硬科技投资火爆,这是一个从极冷到极热的转化过程。所幸的是,在最难的时候,我们坚持下来了,才迎来今天这个机会。”

迄今为止,中科创星旗下管理多支基金,总规模超过53亿元,LP阵容愈发多元化,券商、民营企业的比例不断增加。此外,中科创星开始进入收获季,被投企业中科微至于今年10月登陆科创板,另有十余家公司将在未来2-3年准备申报上市。苦守多年,中国硬科技投资终于迎来了爆发。

硬科技江湖棋手

信仰价值投资背后的方法论

放眼望去,各大VC/PE都簇拥在硬科技这一块热土上:有的人极具爆发力,在一条赛道高举高打;也有人像猎鹰一般冷眼旁观,待时机成熟猛然出招。而中科创星则像一名棋手,在混沌中洞察先机,敢于从热门赛道抽身出来,扎进冷僻领域挖掘水下项目。

“红海的蛋糕就这么大,那么多人抢,你肯定抢不到多大一块。而蓝海的蛋糕看似很小,但是没人跟你抢,只要慢慢地把这件事情做好,那这个蛋糕就是你的。当你占到了绝对第一后,再慢慢把这个蛋糕做大就好。”米磊如是解释。

从人工智能、智能制造、商业航天、新能源到生物技术、信息技术、新材料、光电芯片,中科创星遨游在硬科技这片汪洋大海中,一直坚持不懈地寻觅下一片蓝海。用米磊的话来说,即下一代技术。他举例说,中科创星在商业航天投了20多家公司,是投资数量最多的VC之一。“现在的商业航天已经得到了主流VC的认可,算是我们带火的又一个赛道。”

眼下,当投资圈同行扎堆在GPU、AI芯片等领域的时候,中科创星却转身冲入了光电芯片和量子芯片。米磊分享团队的预判:“人类的信息通信正处在‘从电到光’的转换过程,人工智能时代必定带来集成光路与光芯片的革命,而光电芯片将是未来投资的热点区域。”自2015年起,中科创星在光通信、光传感、光显示、光子制造、生物光子等领域超前投了150多个项目。

在不同领域前瞻性布局只是表象,中科创星的核心价值在于——它能在科学研究中发现具有商业价值的硬科技,然后投资并帮助对方实现商业和产业价值。换言之,任何一个技术走向大众视野至少经历两个过程:第一、技术能不能创造价值,如提升效率、降低成本、解决产业界难题等;第二、技术能否以更低成本,实现大规模量产。看过数百个项目起起伏伏后,米磊总结出的一个规律:如果一个技术做不到以上两点,只能是空中楼阁。

当投资人真正走到投资一线时,便会清楚一点:长期主义不是空喊的口号,而是一种需要学习的能力。

硬科技投资经理不仅要懂技术原理,更要提前预判技术落地过程中将会出现各种难题,譬如工程和工艺如何解决、技术如何产业化落地等。米磊坦言:“我们需要投资人既有科研经历,又有产业界工作的经验,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更加理解两边的需求。过去,硬科技投资人很少具备这样的品质,招也招不来,其他投资机构也很少有这样的人才,我们基本上都是自己培养的。”

据了解,中科创星投资经理大部分都是理工科背景,同时还需要在产业界干过5到10年以上,才能出手去投项目。为了让投资人更快成长,中科创星在要求投资人做研究的同时,主动将投资人推出去跑客户,让他们跑到产业界做访谈。米磊的经验是,投资人经常与产业界人士沟通,才能拿到更多一手资料,行业知识体系才会更为完备。

如今,很多硬科技创业团队的实验室总能看到中科创星投资团队的身影,而米磊也随时与产业资本和科研机构保持交流,“了解更前沿技术,我们才能洞察趋势,才可以持续地投出好的企业。”

给钱、给设备、给服务

让科学家安心创业

当大多数VC意识到要与科学家交朋友时,中科创星早已成为国内知名教授和科学家最熟悉的投资人团队之一。

这里有一组数据:中科创星至今投了341家硬科技企业,其中有150个知名科学家团队。接触过一批批科学家团队后,中科创星团队最真实的感受是:真正敢出来创业的科学家,还是少数的。因为科学家成功转型成为企业家,会遇到很多挑战。

很多科学家都有技术情结,希望真正能够做一个产品去服务社会大众。这也是科学家创业一个通病:他们往往技术很强,但在市场、管理、运营等多方面能力比较薄弱。

“中科创星一直坚持做科技成果产业化,在这个领域积累了丰富经验。我们会知道,一个科学家从实验室出来创业会经历哪些坑,怎么跳过这些坑。尤其当市面上提供不了解决方案的时候,我们必须自建解决方案——在投资的同时提供设备和技术支撑,为他们提供最好的服务。”米磊补充说。

这并非夸张,中科创星是国内为数不多敢于购置半导体生产线的投资机构。此前,中科创星在孵化芯片企业的时候发现,初创公司对半导体设备需求量很高,却没有太多资金购置设备。于是,中科创星联合陕西省科技厅以及各级政府部门成立了陕西省光电子先导技术研究院,置办了芯片企业所需要的各种设备。据了解,这座研究院总建筑面积4.7万平方米(5000平米洁净厂房、百级千级万级等……),仪器设备就有2800余台/套。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中科创星为芯片公司解决了生产问题后,一批初创公司被吸引到西安,半导体材料公司赛富乐斯便是其中之一。2016年,赛富乐斯计划在美国建一个中等产量的生产线,但成本太高。就在这时,中科创星的投资经理找到了赛富乐斯联合创始人兼CEO陈辰并告诉他,中科创星有一条现成的生产线可以直接使用。

陈辰的第一反应是:“这个投资人要么有情怀,要么就是骗我的。“一台MOCVD设备几千万,这19台设备就价值几个亿,投资人用十几亿买设备资产是难以想象的”。直至后来,陈辰亲自跑到西安,吃惊地看到这些设备,最后决定让中科创星成为赛富乐斯的A轮投资方,并将公司落户西安。

事后,陈辰一度感叹:“我们这一行的很多投资人,鲜少有中科创星这样的战略眼光,以及战略耐心。半导体或者是硬科技投资真是要花时间、花资源把壁垒建立起来,才能做出来。”

除了硬件设备,中科创星还在软件服务上下了功夫。在米磊看来,科学家与创业者最大的差别是思维方式——科学家的思维是不对事和人妥协的,他们极力追求最高的科学目标,最重要的是单点做到极致;而创业者需要具备对事妥协的工程师思维,以及对人妥协的企业家思维,要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做到客户产品价值综合领先。为此,中科创星自2015年以来举办了7期硬科技冠军企业创业营,旨在锻炼科学家创始人商业思维和产业思维。

此外,中科创星还建立了一个较为完备的投后团队,形成了培训团队、产业和政策咨询、宣传团队和融资团队四大投后赋能板块。其中,培训团队主要面向于硬科技企业的CEO,为其提供相应的培训服务;而产业服务板块致力于产业龙头客户资源对接,帮助企业拿到订单;品牌宣传板块积累了适合于科技企业的品牌构建方法论及宣传资源;融资团队则贯穿天使+、VC、PE、Pre-IPO等企业成长全过程。

米磊说,如果硬科技创业想要变得更容易,投资人就要把各种创新要素聚集到一个平台上,为他们提供一个像热带雨林般的生态系统。“如果把钱比做雨水的话,那么中科创星的投后服务就是阳光,先导平台是土壤,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便是生态中的其他物种,共同支撑创业者自由生长。”

“外部越是热闹,我们越要冷静”

硬科技需要真正长期主义

走过8年时光,中科创星亲历了中国硬科技赛道从冷门到火爆的全过程。

当下,硬科技成为投资界最为热门风口。基于政策扶持和国际环境变化,科技创新已经成为社会共识。更为重要的是,硬科技投资人的退出通道愈发畅通。科创板为VC/PE引入了新的退出渠道,促进资本涌入硬科技领域,促进科创企业与资本市场的良性循环。

而北交所的出现又为硬科技投资打开一道门。“很多硬科技细分赛道的是市场容量没有那么大,公司规模可能上不了科创板。如今北交所给了‘专精特新’企业一个新出路,让更多的硬科技企业可以加速走上资本市场。如此一来,硬科技投资的退出渠道完全畅通了。”米磊激情地说道。

在这样的历史大背景下,VC/PE踊跃投身硬科技领域。但问题又来了,随着热度上升,硬科技初创项目估值暴涨的场面再度上演。这一幕米磊看在眼里,他常告诫内部团队:外部环境越是热闹,自己越要冷静。心态还是要平和一些,先把自己的事做好,不要被短期的市场波动打乱了自己的节奏。

“该过日子就过日子,现在只不过是天气热一点,我们还是踏踏实实找好项目,不能因为天热就使劲胡吃海喝,不管项目估值多高都使劲去投。现在,我们就开始做好冬天随时可能到来的准备,对于一些估值过高的项目和不理性的项目肯定会回避。”米磊打了一个形象比喻。

他也坦言了自己的担忧,“初创公司的估值一下拉得特别高,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大多数人往往高估技术短期的技术能力,而低估未来十年的发展空间。如果投资人在3-4年还没有看到东西出来,可能就撤了,最后不知道哪些初创公司能挺过来。

尽管一批批科技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是科技本身并不是瞬间“爆炸”的。一般来说,硬科技企业的发展曲线,在起步发展的前5—10年,投入和回报率成反比,甚至还要经历亏损。在技术的研发和成长期,硬科技企业的回报是低于线性增长的,可谓是“十分耕耘一分收获”。一旦过了拐点,就是一分耕耘、十分回报,这也是硬科技的本质,是真正的长期主义和价值投资。

而长期主义并不是持有一家公司足够长的时间,赚取了大量的利润,而是将国家和社会的长期福祉和经济可持续发展作为投资的终极目标,并为之付出努力,实现上层系统的价值的最大化。这才是米磊心中的长期主义:硬科技投资的真正价值是既创造了知识价值,同时也创造了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实现经济进步,社会良性发展,人类生活水平提升。

用米磊的话来说,身为投资人尤其是硬科技的投资人要有一定使命感和责任感。“其实我们投资人就是社会资源的配置方,是一个促进社会进步的角色。如果你配置错了资源,不仅个人会被时代和社会淘汰,还可能造成社会资源浪费、延缓社会进步。”

这也是中科创星的使命和追求——在中国转型的关键期,总要有人愿意埋头做硬科技创新的支持者与守护者。而科研出身的米磊,更为深知硬科技是一件需要长期坚持的事情,这是一条漫长且孤独的道路。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