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融资 / 花房集团赴港上市,周鸿祎能否收获第四个IPO

花房集团赴港上市,周鸿祎能否收获第四个IPO

这似乎是一个姗姗来迟的IPO。

花房集团于10月25日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拟主板挂牌上市。这个听起来稍显陌生的公司,旗下拥有花椒、六间房等直播平台。如果花房集团IPO成功,它将成为继斗鱼、虎牙、映客、天鸽互动之后的又一家上市的直播企业。

招股书显示,花房集团董事会主席为周鸿祎。这也意味着,周鸿祎又一个IPO要来了——此前,他已经收获了三六零、360金融、鲁大师三家上市公司。

但和前三个相比,周鸿祎的第四个IPO不但“性格迥异”,而且“姗姗来迟”。

被遗忘的六间房和花椒直播

如果不是这次IPO,主流市场可能都快忘记六间房和花椒直播的存在了。

时间回溯到2006年,视频行业群雄逐鹿,北大数学系毕业、曾参与了新浪网和亚信公司的融资和上市的刘岩成立了对标YouTube的“六间房”。

靠着《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等短视频,六间房开始崭露头角,一度成为中国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

但六间房没能保住优势,在爱奇艺、优酷等玩家携带版权和资本入场的压力下,六间房“落败”。

2009年10月,六间房上线了演艺秀场,转型成为中国最早的直播平台之一。次年,“网红秀场”在六间房首次出现,六间房率先做了一个“飞机”的视效作为虚拟礼物贴在屏幕上,没想到效果出人意料的好,这就是最早期的网络打赏效果。

2015年,刘岩以“现金+换股”方式作价26亿元,将公司卖给了宋城演艺,他则继续担任六间房CEO。后来当刘岩重新回忆起这段经历,将这次收购形容为“野蛮者的游戏”。

也是在这一年,周鸿祎在没有明确的产品想法的情况下“进军”直播行业,花椒直播诞生了。

周鸿祎的产品思路是:先做一个产品出来放入市场,然后根据市场反馈进行精细化打磨。所以花椒的初衷也不是一个直播平台,花椒最初对标的是Periscope,后者为一款国外流媒体直播应用。

最初花椒对外均用“360旗下花椒”的名称,但是一个技术支撑做工具类的企业缺少媒体基因。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花椒的定位在2015年下半年更换了三次。最终,花椒成了一个“集齐超高颜值美女帅哥、热门网红、校花校草、明星发布会、生活趣闻等内容的手机直播社交平台”。

“千播大战”

2015年下半年,直播行业迎来了轰轰烈烈的“千播大战”。

王校长打响了“千播大战”的第一枪。2015年9月26日,王思聪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置顶了一条写有“17”和配有自己17ID的手机截图。借助1600多万微博粉丝,当天“17”这款App就冲到了中国免费榜的第一。

几乎与17同时,国内也出现了多款泛娱乐类移动直播App。据有关媒体统计,在2016年初巅峰的时候,在App Store里同时有300多家移动直播App可供用户下载。

这个时候玩家们的推广方法简单粗暴:一面是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另一面是穷凶极恶地刷榜充水。不论哪一种,都是烧钱的活儿。相比之下,刷榜相对便宜一点,不过要承担被App Store查处下架的风险。

周鸿祎一刻都没闲着,他为花椒直播设计的竞争套路是:高度娱乐化。甚至周鸿祎本人也曾一度在花椒上直播自己汽车着火的实况——发现爱车着火后,第一时间不是报警,而是直播。

然而,花椒直播却始终还是不温不火。老周又是烧车,又是“嘴炮”的表现,为花椒直播换来的推广价值,甚至不如王校长的一条置顶微博。

事实上,“千播”里大部分牺牲者都是倒在了烧钱上。直播从本质上来说是粉丝经济:用直播平台打造流量明星,再用主播的粉丝效应从游客身上赚取收入。但悖论是,平台的明星主播越多,公司要花费的运营成本和分成也就越多。简单来说就是:公司规模越大,盈利的边际收益也就越低。

2017年,泛娱乐直播“寒潮”来袭,加上短视频的冲击,这个风口也开始迎来自己残酷的退潮期。

视频成为新宠,直播行业式微。极光大数据显示,2018年2月直播APP的用户规模达到2.2亿人,其中,第一名是斗鱼的670.8万日活;而相比之下,抖音、快手、西瓜视频和火山小视频在内的多款短视频应用在Q1的DAU都已经超过了4500万。

很多名噪一时的大直播平台纷纷走向合并,千播大战落幕。同在泛娱乐领域又各自耕耘不同硬件端的六间房和花椒也走向了联合。

当刘岩约见周鸿祎时,他们对行业未来的发展看法趋于一致,都认为未来会以内容化为主。达成共识后,双方确认了交易,花房集团正式诞生。

从六间房和花椒的发展历程来看,前者在PC端发展历史悠久拥有网站的护城河,后者为移动端的新秀并有周鸿祎站台。网页端+移动端的联手,从使用频率和方式而言并不相同,另外花椒的用户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且用户画像大多为年轻人,六间房的用户群体则集中在三四线城市。

但当二者重组时,外界的评价并非是强强联手而是抱团取暖。

目前,周鸿祎为公司非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主要负责集团整体策略规划、企业管治及业务指导。周鸿祎于2019年4月“加入”花房集团,并分别自2019年4月及2020年9月起担任花房科技及密境和风的董事会主席。

而纵观中国直播行业的竞争,中国的直播市场已经走过最原始的撒钱换用户阶段,走向电商直播、教育直播、体育直播等功能性时代。“大环境不好”、监管之剑常悬头上、短视频新玩家入局,泛娱乐直播似乎已经日薄西山。

但令人意外的是,花椒直播与六间房组成的花房集团,居然是赚钱的。

赚钱的花椒直播

在泛娱乐直播大潮退去的当下,花房集团究竟依靠什么来冲击IPO?

招股书介绍,花房集团旗下产品包括移动端旗舰产品花椒、PC端旗舰产品六间房及海外视频社交网络产品HOLLA及Monkey等。

具体来看,截至2021年8月31日,花椒的累计注册用户数量达2.07亿名,拥有注册主播约1010万名,平均月活跃主播超过20万名。同期,六间房拥有主播50万名及累计注册用户7730万名,其中大多数主播留存在六间房超5年。

而HOLLA则是一款面向欧洲及北美市场的产品,提供社交探索及视频聊天服务。截至8月31日,HOLLA有注册用户8530万名,今年前八个月,HOLLA海外产品新注册用户达2670万名。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按往绩记录期间移动设备端累计下载量计,花房集团在中国的所有在线娱乐直播平台中排名第一,而按截至2021年8月31日止八个月所有渠道的月活跃用户以及移动端及PC端的月使用时间计,则排名前二。

在营收方面,花房集团依靠花椒挑起大头。2018年,花椒和六间房合并。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花椒的直播收入为19.76亿元、21.66亿元、28.26亿元,分别占直播总收入的99.2%、76.5%、76.7%。

招股书中还提到,从2018年开始财报中加入语音直播,2018年、2019年、2020年语音直播方面产生的收入分别为920万元、1.93亿元、5.23亿元,占同期收入总额的0.5%、6.8%和14.2%。在推出首年成绩一般之外,后续的表现还算不错,逐年稳健上升。

另一方面,六间房的营收也在逐步上涨,2019年和2020年六间房的直播收入为6.54亿元和8.44亿元,实现了同比30%的增长。

这似乎是一份不错的成绩单,虽然秀场直播的市场占比在缩小,但花房集团是赚钱的。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前8个月,花房经调整净利润分别录得2.11亿元、3.67亿元和2.6亿元。

不过,花房集团存在营收结构过于单一的问题。从招股书可以看到,花房集团几乎所有收益都产生自用户购买直播间的虚拟物品和给主播打赏,平台会就这部分收益与主播及经纪公司分成。简单来说就是“刷礼物”。

选购相应的虚拟物品或其他会员服务之前,用户需要先购买“花椒币”或“六币”,也就是虚拟代币。花房集团在招股书中明确写道:虚拟代币不可赎回。这也帮助花房锁住了大部分收益。

此前,《北京商报》文章报道称,无论是从营收规模、月活数据还是毛利率来看,花房集团都“乏善可陈”,并且,公司还曾经因为核心产品内容违规而被多次约谈。

这些最终导致花房集团净利润表现十分不不稳定。在2018年、2019年及2020年,花房集团分别实现净亏损1.87亿元、盈利1.91亿元及亏损15.25亿元,今年前8个月实现净利2.32亿元。

花房集团能否上市还是未知之数,但是其需要面对的问题却早已摆在面前。在直播行业大变天的今天,花房集团该如何找到自己的第二增长曲线,或者向资本市场回答另一个问题,泛娱乐直播能让花房集团吃饱吗?

周鸿祎的第四个IPO能成?

在“红衣教主”周鸿祎的带领下,花房集团终于来到了资本市场的大门口。

而在花房集团的背后,早就汇集了一大批明星股东。据不完全统计,花房集团至少完成7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芒果文创基金、文化中心基金、高原资本、策源创投等。

如果上市成功,这将成为周鸿祎砍下的第四个IPO,其余三个分别是三六零、360数科和鲁大师,并且“集齐”了A股、纳斯达克和港股三地市场。

然而有媒体认为,周鸿祎为何总是“慢半拍”。

从市场来看,直播行业竞争已经接近终局,同时直播行业的细分化、功能化也愈发激烈。泛娱乐直播行业似乎已不再新鲜,已经上市的老玩家也已经光鲜不在。

今年7月,斗鱼、虎牙两大电竞直播平台的合并,因反垄断监管而被迫终止,这导致当时斗鱼、虎牙两大平台市值、股价双双下跌。

像花椒这种泛娱乐直播纯粹通过打赏抽成来产生收入,是直播行业早期最普遍的盈利模式。花房集团最大的经营亮点就是“美女直播”,并借此吸引了一大批忠实粉丝。

但是从其行业竞品快手、抖音、淘宝等的业绩表现来看,这一商业模式正遭遇挑战。直播打赏人数下滑导致板块业务缩水,已经成为行业趋势。直播行业的重心已经转向电商、体育、教育、扶贫等功能性赛道。

“但并不是无可作为。”毕竟,直播这是目前移动互联网领域为数不多还有持续用户增长的几大入口之一。

这块市场依旧很大。根据艾瑞咨询报告,经过全球在线社交娱乐市场的稳步发展,按收益计,全球音视频社交娱乐市场由2016年的人民币2730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人民币1174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4.0%,并预计于2026年将达到人民币29548亿元。

从目前来看,花房集团需要面临的问题主要有二:其一,花房集团如何在竞争加剧的当下保持用户活跃度和稳定净利润;其二,在直播精细化运营的当下,比如电商、教育等,合并后的花房集团能提供什么功能性价值?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