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泛文娱 / 现在的明星,怎么这么爱告网友?

现在的明星,怎么这么爱告网友?

没被明星发过律师函,不是合格的黑粉。仅从今年4月至今,便有白宇、肖战、杨颖、朱一龙、刘诗诗、范冰冰、王一博、虞书欣等多位明星状告“黑粉”。专门承接明星诉讼官司的北京星权律所,隔三差五就贴出胜诉“喜报”。

上一波明星告黑粉引起广泛关注是2019年。当时北京互联网法院公开报告,全年共有34位明星起诉网友侵害名誉权。该报告部分内容被《人民日报》等官媒转载,成为“明星不再对网络暴力沉默”的佳话。

到今年,明星起诉网友几乎成为家常便饭,微博、豆瓣、知乎等平台均有匿名网友现身说法,“等待与大明星对簿公堂是什么感觉”。

互联网非法外之地,明星合理维权也可以理解。但黑粉向来猖獗,明星为何忽然不在沉默?

明星告素人,一告一个准

从受委托律所官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判决结果不难发现,与想象中公众人物享受了特有权益的同时需让渡部分个人权益不同,明星状告素人的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除极少数硬茬子会继续上诉,多数被告网友在一审结果出炉后便滑跪认错。

虽说接到明星律师函警告的网友不少,真正走到庭审环节的却不多。对明星外貌、业务能力等可接受范围内批评,也可能引来律师函警告,但更多是“恐吓、捂嘴”。就算是过了发函这一步,进入到法院待审阶段,也不一定要吃官司。网友私下服软认错删帖,明星多会选择撤诉。

明星状告网友最多的,就是以侵害名誉权为由进行民事诉讼。从裁判文书网中《杨颖与李咏军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李易峰与贾磊等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等判决文书看,法院明确指出自然人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自然人享有名誉权等权利,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其名誉。

杨颖与李咏军的民事纠纷中,被告方李咏军辩称原告是艺人,出道多年,常年都处在各种社会讨论之中,而这也是国内影视娱乐业的资本方、相关从业艺人与人民大众共同促成的结果。在此情况下,要求最为弱势、最不知情的普通民众讨论艺人时完全对自己的言论负责,没有道理也不公平。但该说法并未得到法院支持,李咏军最终败诉向杨颖赔礼道歉并支付经济损失。

李晨与李委委的民事纠纷则是为数不多的明星败诉案例。法院一审指出,被告李委委转发娱乐圈明星相关文章并无明显不当,亦不存在损害李晨名誉权的主观恶意,未构成对李晨的侮辱和诽谤。

但这场“网友的胜利”并未持续太久。很快李晨委托诉讼方星权律所表示将提起上诉,北京第四人民法院做出二审判决:一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遗漏当事人,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撤销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结果并发回重审。目前该案仍在重审中。

能够走到与明星对簿公堂这一步的,基本都有对明星名誉权进行毁谤、侮辱的实锤,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明星告网友的成功率奇高。

不过,明星虽赢得诉讼,也并非全部主张都得到法院支持。一般来说,明星诉讼的同时会对被告人索赔大额精神损失费、误工费等,但法院往往会酌情处理,大部分被告需要承担的经济赔偿为3-5万元。另外,法院也不是明星“封口”的工具,对于明星要求封禁被告账号的主张,法院基本予以驳回,仅支持明星要求被告删除与自己相关的不实内容。

星素诉讼频发,谁是诱因

这几年明星告网友数量呈明显上升趋势,有人打趣说,如今几个月就能完成过去一年的星素诉讼KPI。明星不再沉默,举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背后,与相关法律法规完善有关,也与舆论环境变化有关。

前互联网时代,普通人没有舆论工具,自然也谈不上和明星对簿公堂,新闻媒体才是接律师函的主力。其中最知名的如沪上球星范志毅,因《中哥战传闻范志毅涉嫌赌球》一文将上海《东方体育日报》告上法庭。法院认为“作为公众人物的原告,对媒体在行使正当舆论监督的过程中,可能造成的轻微损害应当予以容忍与理解”,并驳回范志毅全部请求。

进入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后,人人都可随时随地发声,都有成为几分钟意见领袖机会,这就为星素纠纷打下了技术基础。在部分可查询的庭审录像中,被告网友痛哭流涕表示自己只是跟风黑,或享受被其他网友吹捧的感觉,并不知道已经触犯法律。与经过专业训练的新闻媒体相比,普通网友确实很难把握“毁谤”与“监督”之间的尺度。

早期,因相关法规尚处空白、取证存在难度,互联网还一度成为“法外之地”。但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的出炉、互联网法庭的设立,就为明星网络维权提供了便利。

北京互联网法院发布的《“粉丝文化”与青少年网络言论失范行为问题研究报告》中更明确指出,只要侮辱性称呼能够形成与特定明星的对应关系,即可视为对该明星的侮辱,构成侵权。换言之,即使以别称指代明星,仍有可能吃官司。

专门为明星提供法律援助的律所,也助推着明星与素人对簿公堂——正如前文所述,这可是胜率极高的好买卖。2009年入行的朱晓磊律师,机缘巧合做了艺人维权案子后,就一头扎入娱乐圈,并于2015年成立专为明星提供维权服务的律所——北京星权,它也是圈内大部分星素诉讼代理方;毕业于北大法学院的刘莐,则于2014年成立“如是咨询服务”,专门提供影视娱乐行业的法律服务。

舆论风向的改变,更让明星彻底放下了顾虑。过去星素诉讼虽然不多,但每年也有零星几例。当时网友多秉承着“站在鸡蛋一边”的原则,即使明星胜诉,也难得到群众支持,反而会被嘲“仗势欺人”。

随着饭圈文化对互联网的全面侵袭,饭圈警察四处出警引群众不满,支持明星维权的不仅是明星粉丝,也包括不少路人。从相关讨论不难发现,群众支持明星维权,归根结底是希望通过公众人物的带头作用,整肃互联网环境。

有关部门对畸形饭圈文化的关注,眼下正展开的“清朗行动”等,也是最近一段时间星素诉讼频发的一个原因——即,明星告黑粉不仅获得了群众基础,也有了官方支持。

另外硬糖君发现,除了上述大环境影响,明星变“强硬”也与代际有关。与息事宁人的前辈们相比,新生代爱豆更倾向于走法律程序维护自己权益。一方面,敢于表达自我情绪是年轻一代的共性;另一方面,依托饭圈的爱豆们,对于外界攻击的回应越是“刚”,越有利于饭圈凝聚。

重击之下,黑粉仍难根除

明星选择重拳出击,是否会对已经形成产业链的职业黑粉产生震慑?情况并不乐观。

对明星大肆侮辱的黑粉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就是讨厌他”的普通黑粉,另一类则是“拿钱办事”的职业黑粉。但除非搜集到确凿证据证明利益关系,否则这两类人的归属并不好界定。

明星胜诉后的判决结果,无非是被告方赔偿明星一定经济损失,删除与明星有关的侮辱性内容,公开道歉等。但上述三点,对黑粉尤其是职业黑粉,很难达到根除效果。

首先,无论是黑粉还是职黑,普遍年龄不大,许多人还是未成年,没有经济来源,法院在判决时考虑到这一点也会酌情下调明星的经济赔偿主张。有些被告方在输了官司后,会私下找到明星团队“卖惨”,表示自己只是个学生一时糊涂等等,不少明星还是会心软放过。

当然也有明星选择“刚”到底,一切照判决结果来。少数被告会选择破罐破摔,拒绝赔偿玩消失,哪怕跻身失信人名单也无所谓;有人赔了钱后,会以其他途径“内涵”明星,向“大明星几万块都要计较,是穷疯了吗”的方向引导舆论。别说,还真有群众上当,认为诉讼频发是明星缺钱。

删除与明星有关的侮辱性内容,只涉及被告方账号。然而一场星素官司从原告提起诉讼至法院最终判决,少数也要半年才有结果,即使删除,侮辱性内容也早就通过转发等方式造成了广泛影响。对于职黑而言,效果还是达到了。

而且职业黑粉有着明确的分工及运作程序,明星提起诉讼一般只针对账号所有人,对其背后的组织则难以产生打击效果。

至于公开道歉,按照职黑的话说,只是暂时服软而已,并不意味着就此低头。甚至有些黑粉的公开道歉文案用上了春秋笔法,看似诚恳认错实则阴阳怪气,反倒会在黑粉群体中树立起“敢于向明星公开挑战”的大佬形象。

也有网友表示,明星与黑粉对簿公堂,黑粉的部分个人信息会因此公开,从而产生一定的威慑力。坦白说,这也不过是网友的美好愿望罢了。从裁判文书网的判决文书来看,原告被告双方的个人信息均受法律保护,个人信息的披露仅限于出生年月日以及居住地辖区,或许普通黑粉会就此收手,但有着利益趋势以及完整运作分工程序的职黑却不会。

另外有些明星滥发律师函的行为,也让星素诉讼的舆论反馈变得更复杂。发函并不意味着吃官司,只是起警告作用。部分明星试图通过发律师函的方式消除网络上那些令自己不舒服的言论,实际上不仅收效甚微,反而会令明星本人风评变差。

总的来说,明星选择不再沉默是件好事,但也需警惕发律师函这招一旦被滥用后,将会造成公信力下降、公众形象崩塌等一系列连锁反应。作为也难免接过几封律师函的非著名媒体,硬糖君想说是吓唬还是来真的谁都心里有数。各位明星还是精准打击,就不要鸣枪示警了吧。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