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泛文娱 / “带病”上市,soul创始人如何回答恶意竞争、产品初心问题?

“带病”上市,soul创始人如何回答恶意竞争、产品初心问题?

陌生人社交领域因为Soul更改招股书而变得不再平静。

6月18日凌晨,社交平台Soul开发商Soulgate更新招股书,并将于6月24日在纳斯达克上市,摩根士丹利、美国银行、光源资本、杰富瑞投资银行、中金公司、富途、老虎证券共同担任承销商,预计发行1320万份ADS,预计发行价为13-15美元/股,融资超2亿美元。

关于商业模式的讨论还没有定论,一桩诉讼又牵扯出了对Soul职业操守的质疑。据新华财经报道,上海牛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Uki)以“其他不正当竞争纠纷”为由,起诉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Soul)并已立案,案号为(2021)沪0115民初37860号,目前,Soul已被冻结2693万元。据相关法律文书显示,案件将于6月29日在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Uki也是一款陌生人社交产品,于2018年上线,以大数据为基础,利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算法进行内容和人群分发,来满足青年人群婚恋交友需求。七麦数据显示,2019年Uki一度进入社交类App排行榜前四。

Uki方面表示,Uki在2021年4月就对Soul发起了民事诉讼,其原因为Soul对其进行了商业诋毁的不正当竞争侵权,并造成了3008.24万元的经济损失。这桩诉讼其实可以被看作是2019年一桩有关Uki的“钓鱼举报”案件的延续。

2019年,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前董事、运营总监李龙及其下属范文殊捏造Uki容许用户发布违规内容,并向监管部门举报,造成同年11月,Uki因上述举报材料被监管部门作出全国应用商店下架处置。

巧合的是,在Uki被下架之前,Soul因色情信息被责令下架整改。从用户数据上看,Uki当时的DAU已达到了百万级别,而Soul公开的招股书中显示,其2019年DAU为330万。

2021年初,上海市普陀区法院就“陌生人社交产品Uki遭恶意举报下架”一案做出一审判决,被告“李某”及“范某”因故意在Uki上散布有害违规信息,并设局进行恶意举报被判刑,赔偿上海牛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330万元。

这一恶意举报行为直接改变了Uki的发展轨迹,使其被迫退出了陌生人社交第一梯队的争夺。致使Uki在社交类App的排名跌到了40名上下,长达两年时间才勉强重进社交类前四。

在一审判决公布后,soul发布声明称恶意举报系员工个人所为。Uki方面则坚持认为Soul的这个声明是在罔顾事实、推卸责任。这段陌生人社交领域的公案并未完结,反而随着Soul的上市又掀开了一个新的篇章。

其根本原因在陌生人社交从产品和商业模式上都难以舍弃缠绕其上的“荷尔蒙”气息。受“荷尔蒙”气息的影响,从微信推出的附近的人和漂流瓶,到完全基于陌生人LBS交友的陌陌,到看脸的探探,再到众多声音社交和兴趣社交产品,陌生人社交产品靠会员模式变现,并一直处于软色情、擦边球、杀猪盘等负面事件的阴影。

而且,伴随产品的扩张,营销费用大笔支出,新用户大量涌入,对“荷尔蒙”气息的追逐会冲淡原有的产品氛围。同时也让监管成为悬在每一个陌生人社交产品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旦斩下,就会有产品被下架整改,进而影响到产品的发展。甚至对于有心人而言,这把剑也能劈出赢得竞争的捷径。

但是,陌生人交友的需求并不会因为这些负面事件而消退,特别是当Z世代掌控互联网话语权之后,这个需求变得更为迫切。也因此,如何建立一个良性的陌生人交友环境,依然是一个需要公司、行业和监管层面共同协作解决的难题,硬凹概念来掩耳盗铃显然不是解药。

陌生人社交的隐疾

Soul在招股书中展示了良好的用户数据与财务数据。2021年3月,Soul的用户每天平均访问次数为24.2次,DAU为910万,其中73.9%为90后用户。同时,Soul在2021年第一季度的营收达到2.38亿元,接近2020年全年营收的一半。

但是,招股书同样也暴露出了Soul所面临的隐忧。首先,Soul的商业模式过于单一,虽然刻意强调自身“社交元宇宙”的愿景,但目前的商业变现却绝大部分依赖于交友功能实现;其次,Soul的良好数据建立在大幅亏损的基础上,2021年第一季度的营销费用达到4.71亿元,接近2020年全年营收。

在商业层面之外,每一个陌生人社交产品都难逃公众对其生态健康的审视。而且,上市成为公众公司,就意味着需要经受住公众更为苛刻的审视和问责。这种审视和问责往往会成为压下监管之剑的最后一根稻草,对公司的业务和市值带来难以预估的影响。

对于Soul而言也是如此。如果说商业模式和财务数据是可以调整的战略选择,那更为致命的隐忧在于,纵然提出了吸引眼球的“社交元宇宙”概念,Soul的灵魂社交也没有没有帮助其摆脱缠绕在陌生人社交产品上的“荷尔蒙”气息,也自然难以摆脱负面事件的阴影。

在今年3月有媒体爆出Soul即将赴美IPO之后,有关用户在Soul上遭遇杀猪盘的报道就开始引发大家的关注。有媒体报道,江苏常州的一位女士被在Soul上结识的网友骗取61万元。成都的冯女士被骗15万元。云南昆明在去年12月发生了11起因在Soul平台上结识陌生人被骗的案件,最高被骗金额34万元。

这种负面事件不只出现在Soul上,陌陌也是杀猪盘报道的常客。甚至在陌陌的附近动态中也不时会有人发布自己遭遇“杀猪盘”骗子的截图信息。因为其浓厚的“荷尔蒙”气息,陌生人交友产品不但成为“杀猪盘”等网络诈骗的重灾区,还是传播软色情、为色情交易揽客的重要渠道。

在2019年国家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进行的整治行动中,陌陌、探探、Soul、一罐、即刻、音遇等产品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整改。其中,陌陌和探探关闭了动态板块,探探、Soul都因色情问题被要求下架整改。

这轮整改过去两年后,不少产品中的色情信息又开始死灰复燃。在一些产品中不乏用户名中带有“细品”“看签名”字样的账号,这类账号的头像往往是穿着性感的美女,通过签名提示信息可以搜索到为色情交易揽客的微信号。

还有一些用户被问及是否能面基时,会开口索要礼物或好处。在一些非头部产品中,这种行为往往会更为公开和直接,甚至完全是由机器人来进行的批量发送。刚注册的用户往往就能收到一连串的暧昧消息。

源自产品初心的缺陷

究其原因,陌生人社交产品与色情信息、网络诈骗的纠缠不清,本质上是同一个事物的阴阳两面。陌生人社交产品出现的本质目标就是要满足人们更高效率交往的需求。就像唐岩所说的那样,做陌陌的初衷是解决没有勇气在酒吧当面搭讪陌生人的需求。

相比于现实的酒吧里,在匿名的网络空间中会有更多的人有勇气对感兴趣的陌生人进行搭讪。而且,在摆脱了一些社会身份的束缚后,这种搭讪被接受的概率也更高。同样的,在这种积极效果背后,人的荷尔蒙会被释放出来,更可能变得直接且露骨。

这阴阳两面继续发展,就会呈现出不同的路径。以帮助更多人高效交友为目标,就出现了看脸的探探、看灵魂的Soul、看兴趣的Uki以及什么都不看的一罐。在荷尔蒙的激发下,便捷满足原始欲望的需求成为催生色情信息和网络诈骗的温床。

两个层面是相互交织在一起的,互相依存,此消彼长。当一款陌生人社交产品的交友氛围和效率不断提升时,涌入的用户的目的性会越来越强,耐心越来越少,产品的过渡属性会越来越强,随之而来的是寻求压榨产品氛围实现快速敛财的色情生意和网络诈骗。

而目前陌生人社交产品普遍采用的会员制商业模式的本质是利用用户急于提升交友效率的心理来设置付费门槛,实现营收。Soul即便将自己定位在“社交元宇宙”上,试图实现一定程度的突破,但其以付费提升交友效率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商业模式,依然表明了它本质上还是个交友软件。

既然是交友软件,既然是个过渡性的产品,那无论是靠地理位置、靠颜值、靠灵魂还是靠兴趣被聚集到一起,对于大部分用户而言其最终的目标大概率会是奔现。在陌陌和Soul中都充斥了大量约饭、约电影、面基、找对象的状态,让用户不知不觉中进一步释放荷尔蒙。

自媒体人龚进辉认为,鉴于陌生人社交场景中无法形成稳固的关系链,很难确定精准的用户画像推送广告,各大玩家只能将变现希望寄托在用户身上,才会使出各种金钱套路,想方设法诱导用户付费。而这种诱导往往是以向用户提供荷尔蒙的满足想象为主要手段。

隐藏在荷尔蒙的“糖衣”之下,色情信息和网络诈骗可以更高效地实现自己的目标。而且,对荷尔蒙的向往一直在,色情信息和网络诈骗也会一直在。当监管机构和企业对公开的状态信息进行治理时,色情信息和网络诈骗往往会以更隐秘的形态在陌生人社交产品中传播。

要打一场拉锯战

陌生人社交产品的出现有其社会根源。《2020独居青年生活洞察报告》显示,26-30 岁成为独居主力人群,64.83%的被调研对象选择通过社交软件结交新朋友,线上交友成为不少独居青年们缓解孤独的“必选项”。

《人民论坛》杂志在一篇文章对年轻人为什么需要陌生人社交产品进行了分析。文章认为,年轻人对陌生人社交产品的使用源于源于消费主义实践中对新信仰的渴望、自我实现的成就性动机;源于情感宣泄和展现个性的情感性动机;源于个人主义对自由的无止境追求和面临不确定性的生存性动机;源于情感焦虑、自我认同困境与自我保护的工具性动机。

“人际情感满足匮乏是导致人际情感型动机者的互联网使用行为模式的重要心理基础,而使用陌生人社交软件是一种新的消费情感体验,逃避现实生活中的社交焦虑和人际敏感,满足个体在现实中缺少的情感获得,有利于寻求替代满足和补偿。”文章表示。

既然陌生人社交产品的出现与崛起是一种社会发展的必然,那么对陌生人社交产品的监管与治理就需要形成一个长期的动态机制。虽然平台会针对这种行为设置复杂的审核与举报机制,但在这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较量中,却往往会比较滞后,让色情信息找到可趁之机。

Soul是在上线语音配对之后就陷入了涉黄风波,被下架整改。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指出,“就语音社交软件而言,技术上难以及时、准确识别违法违规的语音信息;网络聊天属于个人隐私,难以进行有效监管,这里面存在监管难题。”

针对杀猪盘问题,Soul成立了专门的反诈专项小组,与相关部门合作,建立了一套发现和打击诈骗活动的风控体系,从预防监控、技术反诈和用户教育等多维度切断网络诈骗的实施途径。但这些努力没能完全遏制杀猪盘的进行,依然屡有用户被骗的情况出现。

管理的滞后可能是陌生人社交产品自身在内容审查规则和技术层面的缺失,也更有可能是出于维持用户增长与活跃度的需要而主动放纵形成的灰色地带。通过大量的擦边球内容,来实现对用户的刺激,甚至增加商业收入。这种放纵的效果不可谓不强。

在《锌财经》的报道中,业内人士曾作一个AB面测试。将内容内容做了规则调整,一面是传统内容,另一个是纯花边,同一时间根据不同用户的内容进行对比。无论是用户时长,还是用户数量,还是点击率,花边内容都完爆传统内容。

这种情况的出现就会要求监管机构的及时、强效和周期性介入,让陌生人社交产品正视问题,解决问题。将陌生人社交产品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打磨得更为锋利,同时加强行业自律,维持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才能形成足够的威慑力,维持监管与治理机制的长效运行。

对于企业而言,这把剑落下来就是一场比亏损更为严重的生死危机。强化管理机制、遏制恶意举报等不正当竞争行为,应当成为企业的常务之急。

(来源: 投资界 公众号ID: PEdaily201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融资BP邮箱:bp@chb.vc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